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7月试阅 ✿] 临渊《美味小厨娘》下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19-7-5 16: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01906250934140.jpg


书名:《美味小厨娘》
作者:临渊
系列:蓝海E70602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7月05日

【内容简介】

「宁信世上有鬼,也别信男人那张嘴」,这话邱念深以为然,
原因无他,只因某人前脚深情款款地求婚,
后脚就迷昏她,带着娘亲跑得不见人影,说找着亲爹了,再也不回来,
更该死的是,她新结交的好友可能是拐跑他的主谋……
只是再伤心难过,日子还是得过,
她的好手艺吸引县令掏钱资助,小饭馆成了大酒楼,
更由县令打造成外来客必吃美食,想吃要么排队要么订位,
看着日进斗金的店面,她深深感叹,果真情场失意商场就得意,
喔不对,她如今也是桃花朵朵开──
有贵公子找上她,积极展现追求意愿;县令每晚都来温馨接送,
可这些人再好她都心动不了,只因负心汉卫炀早就牢牢霸占她的心……


  第二十一章 到底是谁下黑手

  县衙就在县城中心,离萧家大宅并不远,等了一刻钟,衙役就带着人来了。

  邱念回头看去,好啊,来的竟然还不止一个,后面跟着的可不就是程素欣?她头疼得叹了口气,这下又招来个冤家。

  程素欣一看居然是邱念状告萧落,顿时黑着脸瞪了她一眼,碍着是在县衙才没发作。

  邱念不由得想,这两人怎么会在一处?难不成萧落知道事情败露,特意找她来牵制自己?

  萧落倒是皱着眉,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行了礼后问道:「不知大人传我前来所为何事?」

  郑晖示意道:「堂下这几个男子你可认识?」

  萧落扭头看了一眼,很坚定地摇了摇头,「从未见过。」

  那几人也是一脸茫然,「大人,小人也不认识这位公子,千真万确。」

  郑晖轻咳一声,「萧落,你昨天是否在念味居和卫炀、邱念两人发生冲突?」

  萧落看了邱念一眼,没有否认,「确实有些不愉快。」

  郑晖点了点头,「昨天你们起了冲突后,昨天晚上这几个人半夜拦路伤人,原告怀疑是报复,你的嫌疑最大,你有什么话说吗?」

  萧落一脸莫名其妙,「大人,她可有证据?」

  邱念在旁道:「证据不就在你身旁吗?还是萧公子准备死不承认?」

  萧落轻嗤一声,「本公子说了不认得就是不认得,没错,昨天是有过争执,可本公子也没傻到上午刚吵架,晚上就派人去伤人报复,你都立刻联想到我?难道我会不知?」

  「关于这点,民女只能认为是萧公子家大业大,底气足、胆子大。」反正邱念是想不到除了他还有谁与她有过节了。

  萧落咬牙道:「大人明察,这些人或许是另有所图,或许是栽赃嫁祸,但在下绝对没有派人去伤人。」

  对于那几人尚还有理由,但对于萧落的指控也确实没有任何证据,不可能用刑拷问,他的家世在郑晖眼里虽微不足道,可他现在是秦县的县令,并不想太过招摇。

  「萧公子可想好了,本官的准则便是抗拒从严,虽说这几人现在还没招供,但本官若是用了刑,他们说出幕后指使就是萧公子,到时候可别怪本官从严处置!」

  萧落依然不慌不忙地道:「大人尽管审便是。」

  这样的问案方式是没什么作用的,谁也不会承认,又没有任何证据,再耗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郑晖起身挥了挥手,「你们先回去吧,这几人押回大牢待审,本官会派人详细调查他们的身分。」

  尽管不甘心,邱念也只能先等着官府的消息,她与乔六一同出了衙门,果然见有两人还没走,正等着她呢。

  程素欣脸色很是难看,「邱念,你什么意思?这是在故意针对萧落?」

  她不高兴?邱念还一肚子火呢,「自己做了事不承认吗?你可知因为你的小肚鸡肠差点害了卫炀的性命?他现在还在医馆躺着呢!」

  萧落往前一步,「邱念,你给我说清楚,凭什么说是我指使人干的?本公子若是做了敢做敢当,没有就是没有,别往本公子头上泼脏水!」

  对于这种小人,邱念万般不信任,他说的每个字都恨不得反过来听,「萧公子,这不就是你们萧家的做派吗?我可没忘记萧家前些日子刚派了人,光天化日之下就去砸人家摊子呢,对付我和卫炀两个小老百姓这又算得了什么。」

  萧落胸口起伏几下,指着邱念道:「对,你说得没错,本公子要想对付你们两人确实不费吹灰之力,不过本公子也不怕告诉你,我确实是想给你们一些教训,但你们要感谢小郁,要不是她把你当朋友看,我怕惹恼了她,没准就真动手了。言尽于此,你爱信不信,本公子不奉陪了!」说罢甩手就走。

  程素欣愣了一下,「什么小郁?小郁是谁?」

  邱念看着程素欣的脸色,忙一拽乔六的袖子,「我们走!」她可不能被她抓着,难怪吴郁还没事,原来程素欣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要是让她知道了,那吴郁还能有安宁日子过?

  果然,她刚要走就被程素欣一把拉住,「你站住,他是什么意思?谁是小郁?是个姑娘?」

  邱念抽回手,「我怎么知道?你直接问萧落去。」说罢,闪身想离开。

  程素欣却拦着不让她走,「我怎么从未见过这个人,是什么人能让萧落这么体贴?是不是你又联合什么人搞了什么把戏?」

  吃醋的女人真可怕,邱念呼出一大口气,「程大小姐,我与萧公子已经毫无关系,也有喜欢的人了,你上次不是见过了?所以你们的事自己解决行不行,不要再牵扯到我了。」

  程素欣却是不依不饶,「你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我牵扯你什么了?不过问问你那个女人是谁而已,怎么,这点小事也要说声劳烦你了?」

  邱念怎么可能告诉她,本来吴先生和吴郁在萧家的压力下就挺艰难的了,要是再来个程素欣,他们日子还过不过了?虽说认识不久,但这点义气她还是有的。

  「你问我也没用,我不认得。」邱念死不承认,他们会,自己就不会吗?她道:「你还是问萧公子去靠谱些,我还有事,请程大小姐让一让。」说着,侧身躲过她,拔腿就跑。

  乔六愣了一下,回过神后也忙跟着跑。

  程素欣都看愣了,偏她穿着纱裙,也不可能在大街上就这么跑,姑娘家的像什么样子,当场气得直跺脚,「这个死丫头,现在胆子越发大了!」

  铃儿在旁道:「小姐,何不直接去问萧公子呢?」

  程素欣瞪了她一眼,「你觉得萧落会说吗?这么长时间他都没跟我提过这个人,今天要不是气急了,怕也不会脱口而出,我就说他很不对劲,最近也总是见不着人,果然是有猫腻。」

  铃儿思忖了一下,「那……听萧公子的意思,那个小郁和三小姐还是朋友,没准就是三小姐得不到萧公子,用其他人来勾搭萧公子来报复小姐呢。」

  程素欣紧紧攥着手帕,「说的不就是这个吗?要是让我知道怎么回事,我饶不了她!」

  「既然她们认识,就算三小姐不肯说,她们肯定会有见面的时候,三小姐不是开了个什么饭馆吗,小姐何不派人守着?总能见到那女人的。」

  程素欣看了她一眼,这才收敛了怒气,拍拍她的肩,赞许道:「说得没错,我不信她不露出马脚来,想跟本小姐抢男人,门儿都没有!」

  回医馆的时候路过念味居,发现门口居然围了几个人,邱念这才发现已经中午了,她轻拍了拍额头,关门歇业忘记通知了,她忙走了过去。

  这些都是老顾客,立刻就认出她来,「这不是老板娘吗,怎么今天到现在才开门啊?」

  邱念抱歉道:「真不好意思,昨天出了点事,卫炀受了伤,可能得停业几天,一会儿我会贴告示的。」

  「是吗?严重不?」小地方的人都比较热情,街坊邻居也早就热络了,闻言忙关切道。

  「现在已经没危险了,就是得静养几天。」邱念解释过后,等人们都散了,才打开门进去。

  因为告诉大娘回了村子,也没法回家做饭,她在后厨做了些清淡的饭菜,又写了张歇业三天的字条贴在门口,这才锁门往医馆去。

  卫炀正百无聊赖,他这种闲不住的人,让他静养是最折磨的事,看见她回来了忙问:「怎么样,有审出什么吗?」

  邱念摇了摇头,将食盒放下,「没有,那几人咬死说是为劫财,没任何人指使,传了萧落去问案他也不承认,彼此也说不认识,县令只能押后再审。」

  「你觉得真的是他?」卫炀问。

  邱念想了想,「本来是很确信的,可他说的话现在想想也有几分道理,他上午被赶出去,咱们晚上就出事,太容易联想到他身上,而且他特别小心吴郁的感受,也担心对我们动手吴郁会恼他,可除了他还能有谁?」

  卫炀皱眉,试探地道:「会是你家里人吗?」

  邱念想也不想就摇头道:「虽说我跟程家人关系不好,可我毕竟已经离开了,也没再跟他们有什么冲突,何况我开饭馆这件事除了我娘,其他人也不知道。」

  「我在县里认识的人也不多,而且没有任何对头,如果也不是冲着你来的话,会不会就不是单纯为了报复而来?」

  邱念将碗递给他,「喝粥,可要不是报复,真就是来抢钱的不成?我看那几个人怎么也不像为了钱财来的。」

  卫炀拿着勺子却没动,「我觉得他们是冲着你来的。」

  邱念咬了口饼,闻言奇怪道:「自然,不然怎么会抓住我?」

  卫炀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他们只冲着你一个人,我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个碍事的人而已。」

  闻言,邱念诧异道:「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说?」

  卫炀皱眉回忆,「虽说当时情况很混乱,不过确实听到那人说,让他们赶快解决了我,然后去抓你的,听意思倒像是奔着你来的。」

  邱念咬着筷子道:「还有这种事?这么说来可能还要把我带去哪里的,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

  卫炀几口将粥喝完,邱念又给他盛了一碗,又往里面泡了块饼,才听卫炀犹豫道——?

  「若是有人指使,无非是寻仇或者对你有所图,如果不是报复,那只能是后者了。」

  「对我有所图?」邱念想了想,爱慕她的,据她所知还没有,如果不是寻仇不是为人,那就是为了利了?思及此,她忽然转头盯着卫炀道:「难道是因为念味居?」

  卫炀平静无波地点了点头,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其实开店前就与你说过,生意场上没有那么简单,哪怕你有手艺,不愁客人,但很容易引来同行的嫉妒眼红,虽说我们店才开不久,可你的手艺美味,名声传得快,咱们店里客人越多,越影响其他同行,这次要么是纯粹泄愤,但更有可能是把你抓去,逼问你做菜的秘方。」

  这么说来,还真有可能不是萧落干的!邱念咬唇道:「这县里的饭馆酒楼这么多,要找犯人可不容易。」

  卫炀将空碗放回桌上,擦了擦嘴,「看这么大的阵势,不可能是那些小饭馆,他们没这个资本去请人,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应该是大酒楼所为。」

  邱念没想到卫炀也有这么心细的一面,「这么说来,一般人也没本事让那几人这么老老实实把罪全揽在自己身上,也不知给了多少钱才封口这么紧。」说着,起身道:「我现在再去一趟官府,跟县令说一下,也好让他查案有个方向。」

  卫炀忙拽着她的袖子道:「你不是说县令正在查那几人的身分吗?只要他们是秦县的人,必然能找到蛛丝马迹的,我现在担心的是,念味居名气越来越大,这种情况自然不可避免,现在不过才出现一个而已,以后不知还有什么招数等着咱们,要及早想对策才好。」

  邱念重新坐下,面上也有些忧心忡忡,「这种事防不胜防,该怎么提防?总不能因为怕东怕西就连饭馆都不开了。」

  「以后你出入我都跟着,不要单独出门,那些酱料也要放好,干脆在饭馆挖个浅地窖,关门回家前就收起来,你的手艺只要是开饭馆的必定都想知道,以防万一。」

  邱念想想都头疼,「这也太累了,每天这么忙本来就够累了,还得防这个小心那个。」

  卫炀瞧她皱起的眉,觉得自己好像说的有些严重了,轻轻拉过她的手握在手心,「这些都不是你要操心的,你顾好自己就是,我本来还想着在饭馆我出不上什么力,这不,正好有我的用武之地了吗?」

  邱念心跳倏地加快,感觉两人相握的手都出了汗,可一瞧他的脸色又皱眉道:「那你回回都这么乱来,有几条命都不够你折腾。」

  听出她语气里的关切,卫炀微一扯唇,眸子深邃的好像要把她吸进去似的,「我要是出事了,谁还护着你?所以你放心,不会有下次。」

  邱念撇唇道:「信你才有鬼,乱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保证!」卫炀举起手指做发誓状,「我不会让你有事,自然也会护好自己,毕竟我要是出了事,留下你和娘,我更不放心。」

  邱念这才不跟他计较,转身收拾东西去了。

  这两天邱念不能回去,只能在医馆凑合过夜,但做饭还是回念味居,可每次回去总能碰见来吃饭的客人,这才惊觉难怪自己遭人记恨。

  「邱小姐!」她这刚进饭馆,乔六后脚就跟着进来了,「快中午了,我就知道你肯定要来做饭。」

  邱念边系围裙边道:「干什么,又来蹭饭?」

  乔六嘿嘿一笑,「不瞒邱小姐说,自从吃过你做的饭,真是去哪儿再吃都没了滋味,反正你也是要做,顺便给我做一份吧,我付钱!」

  邱念转身进了厨房,自从上次后,她对乔六的观感好了不少,而且这些天乔六对她还挺规矩的,完全不像以前轻佻无礼,她也不是个记仇的人,也就没再计较了。

  邱念完全不知道,乔六之所以规矩全是被卫炀给吓的,之前虽说看得出来卫炀对邱念有意思,却没想到他居然能为了她连命都不要,自己要是再敢纠缠邱念,还不得被他抽死?

  美人诚可贵,生命价更高,何况人家摆明了是互有情意,他也没什么机会,还不如收了心好好相处,还能蹭好吃的。

  邱念给他盛了碗米饭,炒了个羊杂,道:「快吃吧,吃完我还得给卫炀送饭。」

  乔六忙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尽管吃过很多次了,他还是忍不住感叹,「真是太好吃了,你这简直是神仙厨艺,吃了你的饭其他饭馆可真是不想去了。」

  邱念轻叹口气,搞得好像自己饭菜好吃都错了一样,追根究底,错的不是她的手艺,是他们太弱了,若是有钱有势,便是有些人再不满也不敢如此轻易地就来欺负人。

  乔六抬头一看她神情凝重,便问:「那幕后指使者可是还没找到?」

  「嗯,还没有。」邱念想起乔六在秦县好像做了好几年工,便打听道:「这县里的大酒楼多不多?」

  乔六将饭菜咽下去,摆手道:「就这么大个县,有钱人也没多少,能有多少大酒楼?」

  邱念忙问:「那你说说,比较有名的大酒楼都是哪些?」

  乔六想了想,这县里他哪儿都去过,就算没去吃过饭,那也是见过的,「要说数得上号的酒楼,不超过六家吧。」

  这么少?那范围岂不是缩小了很多?邱念凝神听着,「都哪几家?他们的老板都是什么样的人?」

  乔六一边吃一边道:「离你们这里最近的,就有一家,悦祥酒楼,一共就两层,开了挺多年头的了,生意一直不错,不过最近客人少了不少,追根究底啊,还跟你这饭馆脱不了干系呢!至于老板我倒是见过,就是一普通商人,有钱是肯定的,为人嘛……那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人家也不可能跟我这种小人物有什么交集。」

  悦祥酒楼,邱念心里默默将乔六说的几家都一一记下,这里面说不定就有她要的线索呢!

  为了感谢乔六,邱念也没收饭钱,拿了食盒往医馆去。

  卫炀受伤的第三天,已经能下床走路了,邱念担心他扯到伤口,大夫倒是说多走走有利于恢复,这不,一天都不好好躺着。

  「你可歇会儿吧。」邱念刚回来就看他在医馆门口溜达。

  卫炀一见邱念,立刻往房间走,「做了什么好吃的?」这些天不让他吃辣的、油腻的,他都怀念起她的手艺了。

  「当然是粥。」邱念可不惯着他,「今天好些了没?」

  卫炀用手在伤口处轻按了按,「不按的话已经很少疼了,住了这么些天也差不多了,只要自己多注意就行,也可以把药带回去换,久了娘就该担心了。」

  邱念可不听他的,「回头我找林大夫问问再说,就算让你回去了,你也不准再干活,旧伤刚好又添新伤,若是调养不好没准会留下后遗症。」

  「行,都听你的。」卫炀喝着粥,知道她是记挂着自己,也不想她总为自己操心。

  邱念边吃边道:「我今天碰着乔六,问了问秦县数得上的大酒楼,也就五六家,我在想要不要下午去查一下?」

  卫炀立刻皱眉道:「不行。」

  「怎么了?」邱念愣愣地转过去看他。

  「若是对你不利的人就在这之中,你去了必然就被认出来,你从来没去过,贸然出现,难免会觉得你在怀疑他,打草惊蛇于你危险更大。」

  邱念还真没想那么多,看向卫炀道:「你虽是个糙汉子,心倒是比我还细,那你说怎么办?若是幕后之人做的很精细,查不到那些人和他的关系,靠官府就不一定会有结果了。」

  卫炀伸手不轻不重的拍了她脑袋一下,「你直接去告诉县令,让他出面去查,或者用这条线索诈一诈那几个人,或许会有收获呢。」

  邱念恍然大悟,一拍他的肩,「你真聪明!我以前从来没发现。」

  卫炀哭笑不得地道:「在你眼里我很蠢吗?」

  邱念忙摇头道:「以前觉得你是靠武力吃饭,现在觉得你脑子更好使。」可能是他以前就打猎,也没什么表现机会,但自从离了那片大山,她是真切感觉到这个男人睿智的一面。

  吃过饭邱念就要走,卫炀拉住她,「我和你一起。」

  邱念皱眉道:「你又乱来?」

  卫炀整了整衣服,「我今早换药的时候已经问过林大夫了,他说想回家就可以走,多小心伤口些就没事了。」

  邱念看他确实走路看不出什么异样,而且上次比这次伤得重,也就只住了三四天,看他实在憋得慌,心不由得一软,「那你必须听我的,不让你做的事就不能干。」

  能让他出去就很好了,卫炀忙点头,「好。」

  邱念这才去找林大夫结帐,顺便又问了问卫炀的伤势。

  林大夫果然说可以回家,她这才放心,把东西收拾好,先往家里去。

  第二十二章 卫炀是少主子?

  「小姐、卫公子,你们回来了?」青喜开心地道:「卫公子没事了吗?」

  卫炀点了点头,「好多了。」

  青喜看了眼里面,小声道:「你们总算回来了,大娘每天出去惯了,这些天让我带她出门,小姐又交代不让,可闹腾坏了。」

  「辛苦你了。」卫炀道了句,忙进了门,「娘,我回来了。」

  卫氏一听见卫炀的声音,小跑着出来,「炀儿啊,你又干什么去了?」

  「我回了家一趟,这不是回来了吗?邱念也回来了,晚上您就能吃她做的饭了。」卫炀安抚道。

  卫氏一扭头看见邱念,却只是冲她笑了笑,没再像以前那样热情的叫她儿媳妇,也没说想吃她做的饭菜。

  邱念还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卫氏的脑子本来就不太清楚,她也没多想,跟卫氏问了声好就和青喜进屋了。

  青喜接过换洗衣服,「我一会儿去洗,怎么样了小姐?有没有什么信儿?」

  邱念将她和卫炀的推断和打算说了说,青喜惊讶地道:「难道不是萧公子?不会那么巧吧?」

  邱念摇头道:「现在什么都说不准,这也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还得依赖官府的调查才行,一会儿我和卫炀去官府一趟。」

  「啊?那大娘肯定又要闹了。」青喜这两天伺候这老太太可累坏了。

  邱念失笑,摸了摸她脑袋,「一块出去,到时候你们在外面等着就行。」

  将东西放好,几人便带着卫氏一起出了门。

  到了官府门口,衙役正站着打瞌睡,邱念上前道:「官差大哥?」

  「啊?」衙役一下惊醒,「什么事?」

  「我是邱念,前几天刚来过的,还记得吗?」

  衙役打量了一下,邱念现在也是出挑的姑娘,至少在秦县这么好看的还是少,所以印象还挺深的,「哦,邱小姐啊,有什么事吗?」

  邱念往里面看了一眼,「县令大人在忙吗?我们有其他线索想跟大人讲。」

  既然是关于案子的,那他自然是不会拦,「你等着,我去通报一声。」

  邱念几人便在外面等着衙役去通报,却忽然看见吴郁朝县衙过来,到跟前了才惊讶道:「邱念、卫炀?你们怎么在这儿?」

  邱念都好些天没看见她了,想着她应该是去找哥哥了,「出了些事,找县令,倒是你,找到你哥了吗?」

  吴郁颓然的摇了摇头,「还没什么信。」

  邱念看了县衙一眼,问:「那你来这里是要报官?」

  吴郁愣了下,忙点了点头,「啊,对,就是来报官,看看官府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大人让你们进去。」衙役出来道,转而看见了吴郁,竟露出个笑,「是吴姑娘啊,是来找大人的吗?」

  吴郁轻咳了声,「我……嗯,上次有些事没说完,邱念,你们是要找县令吧?你们先去,我不急,不急。」

  邱念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听衙役的话好像跟她很熟似的,不过不好叫人家多等,正要安顿卫氏,只见卫氏忽然过去挽住吴郁,眼巴巴地道——?

  「这姑娘真好看,好看,来,你跟我来,我给你买糖吃。」

  邱念顿住了脚,这是卫氏第二个主动亲近的女孩子,该不会……又是认儿媳妇吧?这么一想,她心里忽然酸了一下。

  「啊,好。」吴郁顺势被卫氏拉着往旁边的铺子去,青喜忙跟了上去。

  卫炀倒没怎么在意,「走吧,咱们进去。」

  郑晖正在书房办公,私下的他没什么架子,见人进来,伸手就道:「坐下说吧,这位想必就是卫炀了吧?」

  卫炀拱手道:「见过大人。」

  郑晖看了他一眼,转而又收回视线,对邱念道:「那件案子暂时还没有查到什么头绪,你有其他线索了?可是关于萧家公子的?」

  邱念看了卫炀一眼,摇头道:「当时是又急又气愤所以有些冲昏了头,事后我和卫炀又仔细想了想,觉得也不排除有其他可能。」

  郑晖扯唇道:「邱小姐的意思是,该不会是他们真的只为钱财吧?」

  「倒也不是,民女坚信是有幕后主使的,但可能不是萧落,也不是寻仇,而是为利。不是民女自大,但饭馆开了一月有余,确实也有了不错的口碑和越来越多的客源,没准就挡了一些人的利,碍了一些人的眼。」

  郑晖手指曲起敲了敲案桌,「你的意思是同行下手?」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连他都听说过念味居的大名,还打算有时间亲自去尝尝的。

  「嗯,但是那五个人咬定是自己所为,必然是得了一笔不小的封口费,能有这么大手笔的,在秦县也没几家酒楼能做到,可我和卫炀只是百姓,没权没势,只能仰仗大人去查个清楚了。」

  他们这里谈着正事,吴郁则被卫氏拉到旁边的糕点铺子里。

  青喜追着哄道:「大娘,您别拽着人家吴姑娘。」

  卫氏嘟起嘴,不高兴地道:「你不听话,不带你!你走,走。」

  青喜没想到自己还被嫌弃了,轻叹口气,抱歉道:「卫大娘神志有些不太清楚,吴姑娘别介意。」

  吴郁自然不会跟一个老人计较,笑着摇了摇头,「无妨,大娘要给我买好吃的这不是喜欢我吗?不用过意不去。」

  青喜没办法,又劝不住卫氏,只能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等着,看着两人在柜台前挑糕点,各种各样的一共买了一斤。

  卫氏给了青喜一块,然后神神秘秘的说:「我买了一块特别好看的,你过来,我悄悄给你看。」说罢拉着吴郁到一边去,还背对着青喜嘀咕。

  青喜顿时哭笑不得,喜欢小姐的时候也没这么神神秘秘的啊,只能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糕点,看着衙门口等着小姐。

  吴郁只当卫氏真的脑子有问题,笑问道:「大娘要给我看什么?」

  卫氏却忽然一改之前的傻笑,声音也骤然正经起来,轻声道:「贺王爷?」

  本来一直抿着笑的吴郁倏地敛起嘴角,难掩震惊的盯着卫氏,「什么?」

  卫氏一把扯住她的袖子,「小声点!」

  吴郁的心却剧烈地跳动起来,她和哥哥乔装打扮来到这里,别说秦县的人,京都都没人知道,可这个人人口中不清醒的女人,却张口就说出了主子的身分。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来头?

  「看来确实如此。」卫氏深呼口气,看着从衙门出来的邱念和卫炀,低声道:「明天饭馆见!」

  吴郁还来不及说什么,卫氏就已经转身朝卫炀去了。

  邱念走过来,奇怪地看着神色有些不对的吴郁,「吴郁,怎么了?」

  吴郁恍然回神,又忍不住看了卫氏一眼,瞧见她眼中的警告,忙摇摇头,「没什么,那、那我先进去找县令大人去了。」说罢疾步往县衙走去。

  邱念看着她的背影,一旁的青喜捂嘴笑道:「八成是被大娘给吓着了吧,对人家那叫一个热情,吴姑娘是招架不住了。」

  一向不紧不慢的吴郁,几乎是小跑着冲进了郑晖的房间,「小郑,不得了了!」

  郑晖刚送走两个,看着风风火火的吴郁,无奈地道:「怎么了这是?后面有狼撵着?」

  吴郁双手撑着书案,盯着他一字一句道:「我可能找到了!」

  郑晖蹭地起身,「找到什么了?少主子?」

  吴郁平复了一下呼吸才道:「我觉得很有可能,刚才有个女人对我说了贺王爷三个字,可我明明没跟她说过话,她也不可能知道我的身分,这说明什么?」

  郑晖严肃起来,「那女人是谁?可是卫秋华?」

  吴郁摇了摇头,「她应该不是卫秋华,但她的儿子姓卫。」

  郑晖想起刚刚出去的卫炀,猛地往门口一指,「难道是我刚见到的那个卫炀?」

  吴郁打了个响指,「没错,就是他!我第一次见他时就觉得他比起一般的农民猎户显得格外不一样,仔细想想,你不认为他和主子有几分像吗?」

  郑晖皱眉回想,因为根本没想到这一层,所以当下没有注意,基本上也都是在和邱念说话,叫吴郁这么一提醒,不得不说,还真是不无可能。

  「这叫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看来卫秋华是让儿子随了自己的姓,那天我在饭馆本来是想跟邱念打听一下卫秋华的,却被卫炀的娘听了去,所以她才找上我。」吴郁感觉一切都说得通了,「终于能跟主子交差了。」

  「先别急,她还说了什么?既然她肯表明身分,就说明是愿意带少主子一起回京都的。」

  吴郁点点头,「那是当然的了,王妃病逝,也没人能威胁到他们母子,就算为了少主子的前途,她也一定会愿意的,不过也没机会说太多,她说明天到饭馆再见。」

  郑晖起身来回踱步,「但是看卫炀完全就是不知情的样子,她既然早些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跟卫炀说?他们直接来找你,然后随你回京都不是更好,为什么要瞒着他们,偷偷摸摸的接近你?」

  吴郁也有些想不通,不过这都是小事了,「不要在意这些,找到人最重要,明天见了面一问便知。」

  郑晖点点头,也不再多想,只道:「明日我随你一起去。」

  「嗯。」吴郁解决了一桩心头大事,顿觉美滋滋的,「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到时候将邱念也带回京都开家酒楼,就可以天天吃好吃的,人生就满足了。」

  郑晖哭笑不得地道:「这会儿还惦记着吃的,到底是什么手艺能让你这个嘴刁的人这么推崇,我明天可得好好尝尝。」

  卫炀已经行动无碍,饭馆自然是尽早开门得好,只是邱念不许他再干活,只要留在店里拿个碗筷、点个菜,照看着大娘就行。

  当初说的是三天后开门,是以不少人已经等着了,看见卫炀都关切他的伤势,卫炀边点菜边聊着,邱念更是忙得腾不开手。

  本来乔六也是中午来吃饭的,结果一看这都坐满了,还有等着的,怕是有得等了。

  谁知邱念端菜出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他,便招呼了一声,「乔六来帮忙。」

  「啊?」乔六一指自己,「我?我能做什么?」

  邱念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点菜、端菜、收拾桌子,什么都行,一会儿给你免费。」

  免费吃喝他最喜欢了,乔六忙应了,当伙计好多年了,人很是机灵的他知道该忙什么。

  有了乔六大家就松快多了,邱念不由得想,饭馆是不是该加人手了,当初觉得三个人足够,可没想到这么小的一家店,一到饭点竟也忙得没有个空闲时候。

  这一忙就是两个时辰,邱念累到胳膊都酸了,青喜也趴在桌上不想动,乔六和卫炀看着就游刃有余多了。

  歇了一会儿邱念才起身,「等着,我多做几个菜一起吃吧。」这个时辰少有人来吃饭了,倒是他们都还没吃午饭。

  邱念特意多做了几个好菜,毕竟卫炀好不容易能吃些别的了,他早馋得不行,等饭菜上桌的时候,哎……有人来了。

  「看吧,我就知道现在没人了。」吴郁进门先看了卫氏一眼,可卫氏却低着头,便笑道:「这饭馆可红火着呢,就不能赶着吃饭的时间来,保准你有得等。」

  邱念无奈一笑,「你真机灵,我们可是刚忙完。」

  「进来吧。」吴郁往身后一看,正是县令郑晖。

  一瞧县令来了,几人都起身了,「大人?」

  郑晖一压手,「坐,我本就是便服出来吃个饭,不用这么多礼。」

  吴郁凑近看着一桌子的饭,还好多她没吃过呢,笑道:「看来你们也还没吃,介不介意一起?省得你再做,当然,钱县令大人会出的。」

  既然县令都不介意,他们自然不会说什么,便多加了两张椅子。

  「大人请坐。」

  郑晖坐下打量了一番,「这店是小了些,不过布置得别有格调,邱小姐真是有品味。」

  「大人过誉了。」邱念客气归客气,对他还真没什么惧怕巴结,毕竟观念不同,她的眼里是没什么尊卑之分的。

  「别瞧那些了,快吃饭吧。」吴郁夹了一筷子肉,肥瘦皆有,她其实是不吃肥肉的,可这肉看起来就很诱人,吃了一口口感偏乾,不过一点油腻的味道都没有,加上适当的辣味润色,比平常炒肉要好吃不少,便问:「这又是哪道菜?」

  邱念看了一眼,道:「回锅肉。」

  吴郁往菜牌上一看,根本没这道菜,不由得惊叹道:「你除了这些,还有别的新菜色啊?」简直是个宝啊,吴郁越发坚定了要带她去京都的想法。

  看吴郁吃得这么欢,郑晖也忍不住尝了一口,他是个无辣不欢的人,平常哪怕喝粥都得就着个辣椒那种,虽说有些菜是辣的,但跟邱念这道菜一比,简直是云泥之别,除了香辣,他根本吃不出这菜里到底放了什么东西,味道竟然如此之好。

  「是不是好吃?」看他的表情,吴郁笑咪咪问道,她倒是得意得很。

  郑晖赞叹道:「难怪短短时间就这么受推崇,这味道别说是在秦县难得一见,就连京都都少有能比拟的。」

  「大人来自京都?」邱念顺口问了一句。

  郑晖点头道:「正是,科考后从京都发配到这里。」

  邱念听了点点头,没有再多问,众人也都忙着吃饭,有一桌美味,谁还顾得上说话?

  邱念做的是五人份,多出了两个人,可真的是吃个精光。

  乔六虽然很想跟吴郁说说话,不过县令在,他可不敢扯皮,吃完饭就走了。

  吴郁还意犹未尽呢,却被旁边的郑晖提醒还有正事,忙抬头看了一眼,邱念和青喜在厨房,卫炀刚洗了手出来,她这才转头去看卫氏,卫氏果然也看了过来。

  郑晖瞧了一眼,这妇人虽年纪已大,但仔细一看,确实模样端庄,不像村妇,他起身朝卫炀道:「关于案子的事,我想再问问。」

  卫炀点头道:「当然可以。」

  吴郁顺势起身,「那……那你们先谈正事,我带着大娘出去转转吧。」

  卫炀看了过来,「太麻烦吴姑娘了,我娘……」

  「我要出去,太热,出去,走。」卫氏已经抢先一步道。

  「没事,卫公子不用这么客气,都是朋友嘛,走吧大娘。」吴郁已经搀着卫氏出了门。

  见状,卫炀这才在郑晖对面坐下,「不知大人有什么想问的?」

  郑晖轻咳一声,这次他的心境不同了,态度自然也客气了不少,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可能是小主子呢。

  「之前你们可与哪家酒楼的老板打过交道吗?或是见过的?」

  卫炀摇头,「从未,当然也可能他们来店里吃过饭,但我们不认得罢了。」

  「那也是。」郑晖道:「你可以放心,我必定会找到伤你的人,虽然我也不想用刑,不过实在查不到东西,也只能强硬撬开那几人的嘴了。」

  听到这话,卫炀看了他一眼,感觉县令与昨日有些不同,昨日他只说会尽力而为,今天怎么就改口说一定要找到伤自己的人呢?尽管心中觉得怪异,但他并没有多想。

  案子上的事没多少可聊的,郑晖便打听起他的事,「邱小姐和你可是恋人关系?」

  突然被问到这种事,卫炀有一瞬愣怔,虽说没成亲,可邱念也没拒绝他,应该算是吧,便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郑晖一看却皱了眉,若确定了卫炀的身分,到时候自然要带他回京都,可若是他在这地方有牵绊,这就有些难办了。

  吴郁也说要带邱念去京都,之前不知道倒是没什么问题,可他们两人要是对彼此有意,反倒不行了。

  第二十三章 身分被证实

  吴郁这边,她带着卫氏直接到了一家茶楼雅间,态度尊敬地道:「您是卫秋华?」

  卫氏没有平时的痴傻,神色严肃地摇了摇头,道:「夫人已经过世二十年了。」

  吴郁惊诧道:「怎么会?当初她不是带着少主子逃出京都了吗?」

  她闭了闭眼,「王妃的手段又哪里是那么简单的?夫人当时为了护住少爷,抱了个假的人偶,引开了追兵,我带着真正的少爷分路逃走,她说了,若是能脱险会来秦县找我们,可一直没有消息,想必是没逃过毒手。」

  吴郁叹了口气道:「那您是?」

  「我是少爷的奶娘,也姓卫。」卫氏眼神染上一丝忧郁,「当初躲到偏僻的秋山村,为了不被人追问身分,也防止有人对我有非分之想,便一直装疯卖傻,一晃眼就是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少爷也跟着我受苦,从小到大都是他撑着这个家。」

  「卫公子,不,少主子二十一岁了?」吴郁忽然想起那天在饭馆跟乔六说的话,「我问乔六,他说少主子的父亲早逝,少主子才二十,所以我才没起疑。」

  「那是他胡乱说的,不过二十岁是真的,为了掩人耳目,怕人追查,我才减了一岁。」卫氏轻叹一口气,「当日听你打听夫人的名字,我便知道王府肯定是有什么变故,果然,打听后才知王妃病逝,不然我也怕是她派人来害少爷。」

  吴郁点点头,虽然已经确定没错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从袖中掏出一个荷包,里面装有半支断了的头钗,淡绿色,晶莹剔透,一看就是精品。

  卫氏也拿出一个布包着的东西,她拿着的正是头钗上面那段,两个一合,完美无缝。

  吴郁的一颗心落了下来,「其实王爷这么多年来一直惦念着他们母子,可王妃娘家强势,就算表面上认下了,私下也必然会出手加害他们,所以王爷才忍着没有来寻,直到王妃病逝,王爷才大张旗鼓地来找,可惜都没有消息。」

  卫氏听了却不怎么领情,「王爷若真的有心,当初也不会大意被王妃知道夫人的存在,却又保不住夫人,既想讨好王妃表明不会纳妾,却又私下要了夫人,不仅没名没分,最后还断送了性命,要不是为了少爷的以后考虑,我都不想让他认回这个爹。」

  这种事吴郁就不好说了,她只负责找人,岔开话题道:「那……我们什么时候起程回京都?您还没有告诉少主子吧?」

  「不能告诉他。」卫氏道:「告诉他就走不了了。」

  吴郁诧异,「为什么?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从百姓忽然成了皇亲贵族,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卫氏呼了口气道:「你不了解这孩子,他对感情重过那些身外之物,尤其现在他与邱念丫头互生情愫,绝不会离开她去京都的。」

  吴郁松了口气,「是为了这个啊,那就更不用担心了,我本就有意带邱念去京都开酒楼,这不正好一起吗?」

  卫氏皱眉看了她一眼,道:「这种事你应该比我清楚吧?邱念丫头在秦县尚且算个大家小姐,拿去京都却是不够看的,到时候两人身分天差地别,王爷肯定不会同意,若是两人为此闹掰,那危险的就是邱念丫头的性命,你想害她不成?」

  吴郁还真没想到这一点,当即就道:「可若是两人情投意合,就这么强行分开岂不是很残忍?就算邱念的身世配不上少主子,可当个妾什么的,王爷应该是不会为难他们的。」

  卫氏无奈地摇了摇头,「所以说你不了解少爷,他既然认准了邱念丫头,断然不会再另娶他人,何况邱念丫头本身也心高气傲,未必就会同意做妾。」

  吴郁是真不想做毁人姻缘这事,而且她也是真的想带邱念回京都,又皱眉想了半晌,「那……若少主子真如您所说,我们就算强行带他回京都,他怕是也会再来找邱念的,更不会同意主子安排的亲事。」

  「到时候就由不得他了。」卫氏叹气道:「等他见识了上位人的说一不二,他们残厉的手段,就算再舍不得,为了邱念丫头的安全,他也不会将她卷进来的。」

  吴郁没辙了,她也觉得卫氏的话有道理,除非不告诉卫炀他的身分,不带他走……但这又不可能,「那我们如何带少主子走?又不与他说实话,难道要打晕带走?」

  卫氏看了看手里的簪子,「你自己怕是做不到,我记得你好像是与你爹一起来的,他也是王爷的人?」

  吴郁一拍脑袋,「我忘记通知他了,他还在挨个村子的找人呢!他不是我爹,是我哥,不过是伪装而已。」

  卫氏点头道:「那就好办了,到时候迷晕少爷带他上路,等他醒来也离秦县很远了,若他反抗,绑了带回去就是。」她虽是奶娘,但毕竟相依为命二十多年,这点事她还是不怕的,也了解卫炀不会因此对她如何。

  将大致细节商议好了,两人就往饭馆走,下午没人,就见几人正坐着说话,邱念和卫炀坐在一处,哪怕没做什么,看起来两人也自成一方,偶尔对视一笑便瞧得出情愫流转。

  吴郁心里有些酸涩,邱念算是她在这地方交到的一个朋友,也算是女性中她特别欣赏的一个,虽说她也是奉命办事,但总觉得很对不住她。

  「回来了?」邱念起身过去扶卫氏,「大娘,刚做了些茶点,您喜欢的,给您留着呢!」

  卫氏没心思再嘻嘻哈哈的装疯卖傻,看了邱念一眼,扯出一个笑,随着她坐下,低头看着盘子里的精致点心。

  她不是在装,她是真的喜欢邱念,二十多年过去,她本来没指望了,打算就这么和少爷平静地过一辈子,所以当初见到邱念的时候,她便看出邱念是个不一般的女孩儿,在这个小地方,怕也只有她能配得上少爷了,可现在情况不同,尽管她也内疚,但为了少爷的以后,也为了她好,不得不做出取舍。

  「怎么了,愣着做什么呢?」邱念朝吴郁招手,「你不是爱吃甜食吗?尝尝我做的糕点?」

  吴郁嗯了一声,在郑晖旁边坐下,这是一块大饼被切成了小块,下面金黄,上面覆着红枣片和芝麻粒,瞧着很是好看,她拿起一块咬一口,软软糯糯的,口感极好,她觉得非常好吃,可越好吃反倒越沮丧,以后就吃不到这么好的手艺了,人生一大憾事啊!

  见吴郁回来了,郑晖也不好再久留,「官府里还有事要处理,就不叨扰了,不过以后肯定是要经常来光顾的。」

  出了饭馆郑晖才不紧不慢地问道:「看你神色不太对?怎么,出了岔子?」

  吴郁摇了摇头,虽说一直盼着赶紧找到人回京都,可现在完成了任务,倒是更重的心思压在了身上,「没有,信物也对上了,卫炀就是少主子,不过卫氏不是卫秋华,而是少主的奶娘,卫秋华据说二十年前就死了。」

  郑晖点了点头,卫秋华倒不是主要,主子现在只有两位郡主,最急迫的便是找到少主子,见她闷闷不乐,又问:「那你这是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吴郁撇嘴道:「你还不知道少主子和邱念的关系吗?两人怕是要被生生拆开了。」

  郑晖问卫炀的时候便想到了这个问题,也叹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分开对他们两人都好,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说得倒是轻松。」吴郁白了他一眼,「你跟他们两人都不熟,可我总觉得,这么做很对不起邱念,而且想到回去后就吃不到念味居的饭菜就更难过了。」

  郑晖一拍她脑袋,「醒醒吧,这都不是你该想的事,办好你的差事就行了,明天赶紧把天倾找回来,抓紧时间回京都吧。」

  吴郁点了点头,也知道什么是正事,「那你怎么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啊?」

  郑晖双手背在背后,「本来王爷派我来就是协助你们找人的,既然人找到了,你们回去后王爷应该就会把我调回去了。」

  他们这边开始计划,身为当事人的卫炀和邱念却丝毫不知,生活仍然忙碌充实,两人的性子都不是风风火火的,在确定关系后,感情在稳步升温中。

  两人虽每天在一起,可单独相处的时间真的不多,但小情侣正是热恋的时候,难免时刻想跟对方腻在一起,这不,晚上又剩两人收拾铺子,明明弄完了却不急着回去。

  邱念翻看着帐本,卫炀从背后探过头,问道:「还没算完?」

  温热的气息就喷在邱念的脖颈处,让她两颊都忍不住泛起粉红。

  还没等她说话,一双大手就又揽上她的腰肢,说道:「累坏了吧?」

  邱念努力稳着心绪,「还好,倒是你,让你别累着,你也没闲下来过,伤口有没有事?」

  卫炀轻笑一声,「要不你摸摸看?」

  邱念脸瞬间红透,忍不住转过身娇斥,「你这人,平时老实本分得很,怎么现在也学会这些了?」

  卫炀凑近她,抓着她的手摩挲,「那是你不了解男人,再老实的男人,见了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不会本分的,即便看起来老实,也只是在忍耐罢了。」就譬如他,从前对女人没什么想望,现在却恨不得时时跟她腻在一起,惦念着更亲近些,到了让他难以控制的地步。

  「你说真的?」程素欣本来正在凉亭跟妹妹下棋,铃儿附耳说了几句话,便将棋子一丢起了身。

  程媛忙问道:「姊姊怎么了?」

  程素欣左右看了看,「记不记得上次与你说的,好像有个小狐狸精勾搭萧公子?」

  程媛立刻来了兴趣,「姊姊查到那人了?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不知道程萧两家打算结亲家吗?」

  「想攀高枝进萧家门的多了,哪里会管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罢了。」程素欣捏着手帕,忿忿道。

  「那是自然,爹和萧伯伯已经在商议婚期了,姊姊不用多虑。」

  「那可不行,我得会会这个小蹄子。」程素欣冷哼一声,「她把萧公子迷得神魂颠倒不说,你可知那女人还是程念的朋友?」

  「咦,真的吗?可她不是也喜欢萧公子吗,怎么会与她成朋友?」

  「她是知道萧公子对她无意,也不敢再接近,就弄了个狐狸精来膈应我。」程素欣不再跟她多聊,「我去瞧瞧!」

  吴郁确实是去念味居的时候被程素欣的人发现的,虽说每天客人都没断过,但吴郁本身的容貌就好,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加上她每次都是过了饭点才来,且在饭馆里一待就是很久,一番打听后,果然就是程素欣要查的那个叫小郁的。

  其实吴郁已经好多天没见过萧落了,或者说有意躲着他,反正她就快离开这里,未免他纠缠,还是少见面得好,可她没想到自己都这么避嫌了,还有人把她当假想敌。

  郑晖已经派人去找吴天倾了,但他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找人,现在还真不知道在哪,需要几天才能找到他,所以她也不到处跑,每天除了家里就是念味居,多半是她在和邱念说话。

  邱念总觉得吴郁这几天有些沮丧,便问:「是不是还没有你哥的消息?」

  听她问这个,吴郁更不好受了,低头喝茶,「嗯。」

  「别急,吴先生不是还没找完这些村子吗?」邱念手托腮道:「我觉得你们都比我好多了,我虽说有爹娘有姊妹,却还是被赶出家门,娘见不着,爹不在乎,姊妹更是视我作眼中钉,你们好歹彼此还惦记,我呢,也就和青喜、卫炀跟大娘相依为命了。」

  吴郁越来越坐不住,她的事情自己早听萧落说过,以前只听一面之词,还对她的为人有些误解,可接触了这些日子,真的觉得这个姑娘特别招人喜欢,思想作为也让人敬佩。

  如她所说,她现在的依靠只有少主子,可他们却要把她这点寄托也夺走,卫炀突然失踪后她该怎么办?吴郁根本不敢想。

  「我有点事,先回去了。」吴郁起身道,「明儿再来。」说罢快步出了饭馆。

  走出念味居一段路后吴郁才深呼出一口气,她替主子做的事也不少了,从来没像这次这么煎熬,她虽说没爱过谁,却也明白那种失去爱人的滋味,「对不起了邱念,我真的没办法。」

  轻叹了口气,吴郁往家里走去,可刚拐过胡同,就见自家门口居然站了几个男子,一看就是来者不善,她第一反应就是不会又是萧家的人吧?当下没有丝毫迟疑,转身就走。

  为首的男子看到她,立刻一指,「就是她,抓过来!」

  吴郁无奈地看着几个拦路的人,问:「你们是谁?」

  「我家小姐找你说话。」男子往后一指,「走吧。」

  听到这话,吴郁一挑眉,又冒出个小姐?不过她也没反抗,跟着两人往回走。

  院门已经被撬开,吴郁进了前厅才见到那位小姐,从衣着到首饰,无不透露着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当然,她是瞧不太上的。她问道:「你是谁?光天化日之下强闯民宅,这秦县没有王法了不成?」

  这女人……程素欣上下打量了几眼,长得还真是招摇,难怪能迷住萧落,心里更加怒火中烧,她冷笑一声,「王法?那有没有人告诉你,勾搭别人的未婚夫是什么罪?」

  果然,虽不是萧家人,却还是为了萧落来的,不用说,吴郁已经有了谱,「这位想必就是程大小姐了?」

  「自然是我家小姐,萧公子很快就要娶我家小姐了,你若识趣就离萧公子远远的。」铃儿抢话呵斥道。

  「不瞒你们说,我对萧落压根没那个意思,你们大可放心。」就快离开秦县了,吴郁也不想节外生枝,能安稳解决最好。

  可程素欣才不信她,她认准了是吴郁主动攀上萧落,现在被自己吓到才服软而已,而后还不知会怎么告状去呢。

  「说吧,你是怎么跟我妹妹勾结,去魅惑萧公子的?」

  吴郁这才想起,面前这女人还是邱念同父异母的姊姊呢,就是她把自己妹妹赶出来的啊?真是够狠的。

  「我与令妹认识是在萧落之后,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再说一遍,我对萧落没有任何男女之情,你们既然要成亲,就安安心心做你的新娘,不用一天疑神疑鬼,对付了亲妹妹再来找我的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铃儿皱眉道:「小姐,您瞧她有恃无恐的样子,分明就是仗着有萧公子不把您放在眼里,不给她些教训,不会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分!」

  铃儿是程素欣身边最得宠的丫头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她的性格最合程素欣的意,也往往能说出她的心思。

  程素欣起身走近吴郁,「你以为你有什么?不过就是靠着这张狐媚子的脸罢了,你说,要是这漂亮的脸蛋没了,萧公子可会多瞧你一眼?」

  想毁她的脸?吴郁扯唇,这女人可真够狠毒的,不由得出声嘲讽,「恕我直言,你与你妹妹,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程素欣气得咬牙,「给她脸上来几道,看看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话落,身后几个男人立刻就要过来扣住她。

  吴郁自从来了秦县还没动过拳脚,可若因此以为她是弱女子,那就大错特错了,主子可不会派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来办事。

  「啊!」几个男人压根没想吴郁会有功夫,自然没有防备,反而被她抢了先机,她扣住一男子的手腕,只听嘎的一声,那男子立刻倒地嚎叫起来,吓了其他几人一跳。

  程素欣也慌忙往后退了几步,「快,拿住她!」

  这下几人不敢再掉以轻心,挥着拳头就冲了上来。

  吴郁在腰间摸索了一下,一根柔软的鞭子便出现在手里,她从小使这个,早已练到炉火纯青,一鞭子下去,便有一人皮开肉绽,程素欣带来的家丁完全不是对手。

  片刻后,看着躺了一地惨叫的家丁,程素欣彻底吓白了脸,「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居然会功夫?」平常女孩子谁会学这个东西?

  「我是谁你是没机会知道了。」吴郁扯了扯鞭子,冷声道:「我今天就让你知道自己是谁,别以为在秦县你程家人就能无法无天了!」

  「你想干什么?」铃儿颤着身子拦在程素欣身前,「我、我家小姐可是程家的人,你可知伤了她会有什么后果?」

  「我知道。」吴郁认真地道:「什么后果都不会有!」

  「你、你当真是目无王法!」程素欣紧紧拽着铃儿道:「你可知我家与县令的关系?你若真伤了我,别想着萧公子会做你的后台,到那时候连他也保不了你。」

  「真是笑死人,一个光天化日之下,撬别人家锁、带打手来毁人家容的人,有脸说王法两个字?」看来越偏僻的地方越容易出恶霸,今天既然赶上了,不教训一番可说不过去,正好,还能给邱念出口气。

  吴郁上前一步,一把将铃儿扯开,抬手俐落的一甩鞭子,只听双手捂着脸的程素欣惨叫,「啊——?我的脸,我、我的脸——?」

  「小姐、小姐?」铃儿吓坏了,忙连滚带爬地过去查看,见从程素欣的指缝间溢出鲜红的血,她失魂地跌坐在地,完了……小姐的脸被毁了,她肯定也难逃罪责。

  吴郁冷声道:「滚!来一次本姑娘就赏一鞭子!」

  铃儿哪还敢再嘴硬,扶起程素欣逃也似的出了门,几个家丁更是不敢再留。

  吴郁深呼口气,拿出手帕擦拭着鞭子,自己这几天心情本就阴郁,这个不长眼的偏偏往上送,也别怪她下手不客气。

  虽然也能预料到接下来程家必定不会甘休,不过她可不惧一个小小的程家,告官?还以为现在这个县令是与他们几个大家族勾搭的混官呢。

  吴郁将家里收拾了一番,就等着衙门来人,若她料得不错,顶多一个时辰官府的人就会上门,正好自己这几天无聊得很,做点好事也不错。

  「有人吗?开门!」

  果然,她椅子还没坐热就有人来了,吴郁起身去开门,门外来了两个衙役,都是认识的。

  「吴姑娘,程家告你故意伤人,大人招你去一趟。」

  吴郁将门锁上,一派轻松地道:「嗯,走吧。」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总排行榜
  • 日榜
  • 周榜
  • 月榜
最新上传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