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7月试阅 ✿] 临渊《美味小厨娘》上

0
回复
53
查看
[复制链接]

2685

主题

3102

帖子

15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 滴
8100
珍 珠
153263
功 勋
4
威 望
2
发表于 2019-7-5 16: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美味小厨娘》
作者:临渊
系列:蓝海E70601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7月05日

【内容简介】

被嫡母、嫡姊使绊子,被赶回外祖母家还改从了母姓,邱念不难过,
反而用简单的豆腐青菜汤收服了刻薄的舅舅、舅母的胃,
顺利取得居留权,从此担起一日三餐的工作,
不过她的好手艺不只邱家人享受,住在村东的卫家母子也是赞不绝口,
尤其是卫炀,吃了她半只烤鸡就当起了她的靠山,
她被村里的登徒子欺负,他顺手救助,却被质疑两人有暧昧;
而他娘亲一口一个的儿媳妇,害她被爱慕他的女子当做眼中钉,
甚至因为一盘蛇肉差点让那女子说动村民将她赶出去,
为此,她生了心思想离开,打算盘个饭馆自力更生,
他得知后不仅要求要合伙,还为了筹钱深入老林打猎,险些没命……


  第一章 回外祖家的小姐

  秋山村有这么一户人家,一个老婆子拉扯大一双儿女,这女儿是村子里最有出息的,因为长得美貌,嫁给了县城里的大户人家做了妾,据说那户人家家财万贯,十分有声望。

  但娘家却没因此沾光,除了当初迎娶时给了不少聘礼,后来就再也没怎么从女儿那里拿到什么钱,而当初的聘礼也都被她的儿子据为己用了。

  今天他们居然大摆宴席请村子里的人们来吃饭,细问下才知,前几天从县城里来信,说是今天要把外孙女送回来住些日子。

  这可是老婆子的外孙女,是人家大户人家的小姐呀,来他们家住可是他们的荣幸,不得好好招待伺候吗?这么多年来,他们连女儿的面都很少见,若是能拢络住这个小姐,家里应该也会得不少好处。

  快到开席的时候,村里受邀的人都来了,就等着上菜,连里正都给面子来了,捋着山羊胡子问:「广新啊,这人什么时候到啊?」

  邱广新正是这家的儿子,他陪着笑道:「您别急,一大早出发,这会儿该到了。」

  这话音刚落,就有人指着不远处过来的一辆马车,「哎,这马车是不是啊?」

  邱广新看了一眼,果断摇头,「当然不是,我外甥女那可是千金小姐,怎么也得是四人小轿,再加十几个随从的。」

  可往往打脸就是这么快,马车径直朝他家赶了过来,到了院门口才停下。

  邱广新狐疑的走过去问车夫,「干什么的?」

  车夫面无表情地一掀车帘,「送小姐回来。」

  还真是?邱广新虽然诧异,还是摆出笑脸上前道:「是念儿吗?好几年不见了,快下来让舅舅看看。」

  乔影……不,她现在已经是邱念了,这原身的主人因受不了屈辱,今晨上路前已经自缢,而她,出了车祸、本以为已经没命的乔影,阴错阳差地成为这身体的新主人,接收所有原主记忆的她,就这么被送回这个穷乡僻壤,现在的便宜妈的娘家。

  这村人们就是来吃饭看热闹的,一听这话纷纷看了过来,想看看这大户人家的小姐是什么样的,可现在这排场就不说了吧,一辆马车也实在有些寒酸,等人从马车里出来,就更加失望了。

  邱念身形削瘦、肤色偏黄,哪像个富家小姐,一整个营养不良。

  邱广新嘴角抽了抽,往后看去,「你是我外甥女的丫鬟吧?他们是不是还在后面?」

  「她就是。」车夫说话竟也丝毫听不出对主子的尊敬。

  邱念自己跳下来,叫了一声,「舅舅。」

  「这就是程家小姐啊?怎么、怎么跟你说的不太一样啊?」村民好奇地围着看。

  「我叫邱念。」邱念边说边自己往院子里走,「现在随我娘姓。」

  邱广新还奇怪呢,虽然说上次见面都好几年前了,但那时候她还粉嘟嘟的,又漂亮又肉乎,如今根本是变了个人啊!

  「念儿回来了吗?在哪儿呢,我看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急匆匆地问。

  「娘。」邱广新拉住她,指着邱念道:「您看那是念儿吗?」

  邱念走过来,「见过外婆。」

  邱老太眼睛不太好,往前凑了凑,盯着左看右看,摇了摇头道:「不太像啊!」

  邱念还没说话,车夫拴好马车过来了,「别看了,就是你家外孙女,以后就住这儿了,赶紧的,我吃完饭还得赶回去呢。」

  一听这话,邱广新暂时收起疑惑,「快,先上菜吧!念儿,你、你也先吃点吧。」

  奔波了一路,还真饿了,早上她娘抱着她哭了半天,闹得早饭也没吃成。

  邱念被人拉着和里正坐在一个桌子,「念儿,这是我们村的里正。」

  里正笑着点了点头,和蔼道:「叫我赵爷爷就好。」

  邱念点了点头,拿起筷子看了看桌上的菜,一桌六个菜,坐十个人,着实是有些不够,还是五个素一个荤,尽管如此,邱念也明白这位舅舅是下血本了,然而只怕是冲着程家小姐的身分而来。

  「吃块肉,怎么现在这么瘦呢?」邱老太给她夹了一筷子。

  邱念将肉放嘴里,嚼了嚼不自觉地皱起眉,职业病的脱口而出,「好硬。」

  邱广新忙给她递水,「这……咱们家里就这样,这已经是好的了,你肯定是吃不惯的,估计姊姊也为你准备了吧?」

  准备什么?钱还是东西啊?邱念暗自耸了耸肩,这才刚进门就惦记着这些,要是他们知道自己是被赶回来的,就不知道是什么嘴脸了。

  「我就带了一个包裹回来。」她回了一句就埋头吃饭。

  邱广新越想越不对劲,总不至于都没个丫头跟着伺候吧?更奇怪的是,跟娘姓是什么道理?

  他坐不住了,起身往车夫那桌走去,挨着他坐下,笑着问道:「大哥,这怎么回事啊,我外甥女一个小姐,怎么连个丫头都没有?」

  车夫扯出个笑,「还小姐呢?都被撵回来了。」

  「撵回来?」邱广新一皱眉,忙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车夫大口吃着肉一边道:「年初她试图勾搭未来的大姑爷被抓了个现行,此后家里是各种不顺,老夫人生病,大小姐亲事也被搅了,大夫人连进她屋子都被绊脚,找人一算,说是家里有个灾星,这不肯定就是她了吗?」

  「大哥,您具体说一说,这怎么就能怪到她身上了呢?那我姊怎么办啊?」

  「那你就更别惦记了,你姊姊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上不得台面,老爷早就腻了,好多年没搭理过,你没看你外甥女瘦成那样吗?现在老爷都不许她姓程了,说白了,就是程家不认她这个女儿!」

  邱广新彻底黑了脸,他本来以为迎回来的是棵摇钱树,没想到是个人家不要的赔钱货!他姊姊也是不争气,难怪这么多年了娘家也不能回,钱也拿不回来。

  他扭头看了眼还在吃的邱念,灾星就送回他们邱家,这是什么道理?

  尽管邱念料到他们知道真相后态度一定会大转变,但她仍然高估了他们的品性,本想着为了顾及面子,至少会等人走了后再说,结果邱广新立刻沉着脸过来问——?

  「程家是不认你这个女儿了?」

  他这话声音不高不低,刚好够这桌人都听清楚,众人纷纷停下筷子,诧异地看了过来。

  邱念抿了抿唇放下筷子,想起临走前便宜娘交代自己的话,回来不要再想着自己还是什么小姐,一定要听话,少说话多干活,才能过得安稳点。看来她也知道自家人的德行。

  「大抵是不认了。」邱念的表情是十几岁孩子所没有的沉稳与淡然,彷佛被自己家人抛弃于她而言没有任何影响一般。

  「那姊姊信里怎么不说清楚呢?」邱广新的口气很冲。

  邱念反问:「若是娘说了,舅舅和外婆也打算不认我了吗?」

  邱广新被这话问得一梗,这里这么多人,里正还在,他要是真说出口了,别人会怎么想他?

  「怎么回事?」邱老太一脸惊诧,「程家为什么这么做?你娘呢?」

  「无非因为我是庶出,不受爹喜爱还被大夫人排挤,至于我娘,到底还是程家的人,当然留在程家。」邱念拿起筷子,「我能吃饭了吗?」

  邱广新皱着眉道:「吃吧吃吧。」再也不复刚才的态度。

  这样一来,在座的都知道了,邱家外孙女被赶回来了,女儿还不受宠,亏得他们平时还都对这个不学无术的邱广新客气几分。

  也没人来邱念跟前凑热闹了,吃完饭纷纷起身离开,留下一堆烂摊子。

  邱广新将里正送出门,转头看着这几桌残羹更气了,「还不赶紧收拾?」冲着刚吃完的邱念道。

  邱念不作声起身开始收拾,虽说她没受过这种委屈,但也会视情况而定,她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没人没钱无处可去,只能暂时寄宿这里,被人嫌弃也是没办法,况且她也不喜欢白吃白喝。

  等收拾妥当了,一家人这才坐下来,邱广新始终没有好脸色,「你好歹是程家人,他们真的不会接你回去了?」

  「除非我娘破天荒又重新受宠了,不然就不要惦记了。」邱念让他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不然自己也烦。

  「那我姊姊就没给你打点什么吗?」邱广新不太信。

  「我娘每个月的月银都被克扣,她自己都不够用了。」邱念从包袱里拿出三两银子,「这是她省吃俭用让我带给你们的,就当做是我的伙食费,我也会帮忙干活的。」

  邱广新接过来瞧了瞧,不由得撇嘴心想,嫁给那样的大户人家,居然只给了这么一点银子打发人,当初的聘礼还给了五十两呢。

  「外婆,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儿。」说着,邱念拿起包袱往给她准备的房间去。

  这房子当初是用她娘的聘礼盖的,在村里算好的,之前把她当小姐,布置得还算不错,邱念捏了捏袖中的荷包,这是娘塞给她的,看来自己备点私房钱是很有必要的。

  结果邱念躺上床还没清静多久,就听外面吵嚷着,「广新,快,快来扶我一把!」

  她起身从窗户瞧去,只见一辆马车赶进院子里,从车上下来一妇女、一孩子,那女人一瘸一拐的,想必就是邱广新的老婆孩子了。

  邱广新赶紧出来扶住她,「怎么了这是?」

  陈氏嗓门大得很,「真是倒了血楣了,好好的官道还能碰着野狗把马惊着了,我护着宝儿把腿给磕了一下。」

  车夫跳下车,「这位大娘,把钱结一下,我还得赶紧回去给马上药呢。」仔细一看,那马腿还在流血,想必是给咬了一口。

  陈氏一听就睁大眼了,「啥?你还有脸跟我们要钱?我坐你的马车受了伤,没让你赔钱就算不错了!」

  车夫一脸委屈,「这……我驾车好好的,突然碰见这种事也没办法啊,我还给您便宜了不少,总不能让我跑这一趟,没赚到钱还得赔钱给马治伤吧?」

  「那难道还怪我们不成了?」陈氏倚着邱广新,「要不叫人来评评理,我好端端的坐你的车,结果因此受了伤,你没责任吗?是我儿子没受伤我才不想跟你计较,要是我儿子有个什么,我非让你赔钱不可!」

  邱广新自然帮衬着老婆,「就是,赶紧走吧,碰上这事算我们倒霉,再磨磨蹭蹭的我可不客气了!」

  车夫咬了咬牙,看着明显要耍无赖的一家人,自知自己有一部分责任,只能认栽,跳上马车还是气不过,「就你们这种人家,以后看看有没有人敢载你们,呸!」

  马车出了院子后,邱广新一把抱起儿子往屋里去,陈氏在后面跟着。

  邱念瞧着,她那腿可半点不像受伤的,轻叹了口气,看来这个舅母也是个难缠的。

  陈氏这一进屋子就赶紧问:「程小姐到了吗?」

  「什么程小姐。」邱广新轻嗤一声,「就是个被人家撵出来的落魄小姐,人家都不准她姓程了,说她是扫把星,害人家府里倒霉才送回来的。」

  「什么?」陈氏一皱眉,「亏得我还怕娘老眼昏花,你又不会做饭,伺候不好,特意带孩子赶回来呢。我就说你那个姊姊几年也不见着一次,也没见补贴一下娘家,敢情是个吃冷饭的!」

  「这……也不要这么说慧儿,她肯定也过得很辛苦。」邱老太叹口气,愁眉不展地道。

  「她过得辛苦?」陈氏立刻就顶嘴回去,「她怎么着也是在程府住着,不缺她吃穿,也不用干活挣钱,咱们才是苦,这广新本来就靠种地养家糊口,上有老下有小的,她不帮衬就算了,还把拖后腿的送回来,这不是成心添乱吗?」

  邱广新挠挠头发,「那你说怎么办?咱们也不能给送回去啊,到时候程家肯定要恼。」

  「那程家推过来你就收了?」陈氏揉了揉腿,「还真是个扫把星,要不今天会这么邪门?」

  邱念只当自己还没醒,也不想现在去打招呼,闭上眼正打算再眯会儿,听见门吱呀响了一声,她扭头看去,只见门缝钻进一个小脑袋,两人视线顿时就对上了。

  那孩子大约五六岁的模样,虎头虎脑还挺可爱的,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也不认生,脆生生道:「你就是娘说的那个姊姊?」

  邱念坐起身,应了一声,「嗯。」

  「我是宝儿。」他关上门跑进来盯着她看,「娘跟我说,让我好好跟你玩呢。」

  过会儿大概得让你有多远躲多远了,邱念摸摸他的小脑袋瓜,「听说你们坐的马车有点意外,你没事吧?」

  邱念不讨厌小孩子,何况这孩子跟他爹娘不同,还挺讨喜的。

  宝儿摇了摇头,「没事,就是饿了,可我娘不知道和爹吵什么呢。」

  想也知道是吵什么,邱念起身道:「走吧,我给你做点吃的去。」

  中午人多菜少,基本没剩下什么,邱念翻了翻,居然被她翻出了一点白面,当下俐落的和了面擀成面条,肉大致上是没了,她从挂着的乾货里面摘了几朵香菇,和芹菜用水焯过,多舀了点猪油下锅煮。

  这里的调料特别简单,只有粗盐、姜和花椒,这个时代邱念也没听过,不过看这条件挺落后的,即便是有些别的调料,怕是普通百姓也享用不起。

  邱念看着在厨房门口眼巴巴看着的宝儿,手指轻搓了下手上的戒指,没错,老天没让她一穷二白的穿越过来,给了她这个!她只要手持容器,心念一动便能出现她想要的调料。

  这是她醒来后就戴着的银戒指,本以为就是个普通戒指,却意外发现是个宝贝,尽管空间里除了各种调料外没别的东西,但对她这个本来就从事美食行业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些更宝贝了。

  她加了些鸡精和豆瓣酱,然后将面下了进去,虽然不喜陈氏,但面上也不能过不去,所以连她的一起煮了,两大碗端上桌。

  宝儿早就蹦蹦跳跳的回房,「娘,姊姊给我做了面条,您快来吃。」

  「面条?」陈氏皱眉道:「家里总共就那么点白面,哪有那么多面条给她做,还以为她在程家呢。」说着,起身往外屋去。

  陈氏和邱念撞了个正着,离得近了才看清楚,陈氏长得其实还不差,皮肤略黑,但身材丰腴,五官还算端正,只是眼角上挑,看着就有些刻薄。

  「真好吃。」宝儿已经等不及开吃了,动静很大,边吃边咧嘴道:「姊姊做的真香,比娘做的还好吃。」

  听了这话,陈氏脸更黑了,「以后可别动不动就做白面,我们家可不比程府,想吃多少有多少。」尽管如此,还是坐下开始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知道了舅母。」邱念心中却是想,做给他们母子吃也能挑刺。

  陈氏刚尝了一口,不由得顿了一下,抬头看向邱念,心道:难怪宝儿这么说,她还以为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没想到手艺比自己还好,看来的确是不受宠。

  「确实做的不错,既然宝儿喜爱你的手艺,不妨以后你来操持三餐,我和你舅舅要在地里干活,还要抽空做些针线去卖,连老太太都会摘点草药拿去卖的。」

  做饭还好,虽然这锅灶有些用不惯,但种地和刺绣她是真不会,于是她点了点头,「好。」

  「嗯,我们家不比程府,养不了闲人,当然,你乖巧的话,舅母自然不会亏待你。」陈氏掀了掀眼皮,姿态语气似乎是在提醒邱念认清自己的身分,要她看清这里是谁在当家做主。

  说完陈氏又埋头吃起了饭,刚开始还有些不乐意,不过现在她改主意了,家里人少,也没钱买什么丫头,若是能因此得个免费丫头使唤,她也轻省不少,多一张嘴吃饭倒也没什么了。

  邱念回了屋子,发现邱老太在里面等着她,「外婆?」

  邱老太朝她招了招手,拉着她坐下,「回来家里就一顿闹腾,也没好好问问你,你娘怎么样了?程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爹又娶了姨娘,我娘没后台、没手段更没儿子,就被冷落了。」邱念简单扼要地道:「大夫人的女儿跟我喜欢上同一位公子,便处处于我敌对,前些日子更是找藉口将家里的不顺尽数推到我头上,我爹向来不怎么注重我,又迷信那个神棍,就把我送回来了。」

  当然,喜欢那位公子的是以前的原主,她连人都没见过一面的,那傻丫头与她娘一样,有些懦弱没心眼,偏偏程家是大户,里面的人也复杂狡诈得多,都想着自己的利益,勾心斗角、排除异己,人情少得可怜,像她们这样的根本斗不过人家。

  「苦了你们了。」邱老太拍了拍她的手,「哎,慧儿从小就老实,当时要嫁过去的时候就担心她应付不来,可都已经是他的人了,不嫁也不行啊。」

  听到这,邱念一下来了精神,「什么意思?我娘还没嫁过去就跟了我爹了?」

  「娘!」邱广新突然推门进来,「宝儿吵着要找您呢!」

  邱老太哦了一声,忙起身去了。

  邱念盯着邱广新,但他只是匆匆对视了一眼就关门出去了。

  她皱起眉,觉得有些蹊跷,就算是外甥女,自己也这么大了,哪有当舅舅的门都不敲就闯进来的,分明是一早在外面偷听,怕邱老太说什么才急着打断的,难道她娘嫁进程府还有什么内幕?

  她不自觉的摩娑着戒指,思绪被拉了回来,这样的家,以自己的性子来看,估计是待不久的,邱老太看着还不错,但一看就做不了这个家的主,自己怕是还得早做打算。

  她前世是厨师,是个很少女性从事的行业,她记得当时跟家里人说要去学的时候,几乎没人支持她,她就自己跑去外地,从打杂做起,然后洗菜切菜当学徒,最后遇到了自己的恩师,被带去星级酒店磨了三年,最终自己开了店,想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

  而现在,自己恐怕要重新来一遍了,好在她有现成的手艺,在这个美食还没发展到那么多样完善的时代,总能有自己的容身之地的。

  第二章 烤鸡勾食欲

  相比于现代的方便和先进,邱念一时真有些不适应古代生活,想洗个澡还要自己烧水,那么一个大浴盆,折腾了半天才装了一半,期间还被陈氏嘲讽娇气。

  邱念没搭理她,她已经很久没听过有人说她娇气了,当初当学徒的时候,全内场就她一个女的,人人都觉得她吃不了苦,她又是个不服输的性子,觉得自己未必就会输给男人,什么重、什么累就做什么,导致后面人家都把她当男人看,现在这个原主身体瘦弱,让她体力有些跟不上。

  将最后一桶水倒进去,邱念舒服的泡在浴桶里才觉得放松了不少,以往她都在泡澡的时候贴面膜,因为从事的职业整天接触油烟,她比普通女人更注重保养,毕竟女人没有不爱美的,可这地方什么都没有,原主还有些瘦瘦黄黄的,顶着这么张脸让她有些受不了,然而她没条件做些药膳什么的,不由得发起愁来。

  泡得昏昏欲睡了邱念才起身,收拾妥当了,回房间倒头就睡了过去,在这个地方的第一晚她睡得意外沉。

  「姊姊!」宝儿一大早就跑来叫她,「娘叫你做早饭。」

  邱念蹭的起身,懵了一瞬才想起来自己身在何处,揉着眉心道:「这么早?」

  宝儿嗯了声,「爹娘一早要下地干活,不然再晚点就太热了。」

  邱念起身换了衣服,打着哈欠进了厨房,白面她是不会随便动了,便切了半块院子里种的南瓜,蒸熟碾碎后,舀了两碗棒子面和在一起。

  这个火实在是呛人得很,邱念勉强点着了,往面里加了点青菜叶子和盐,蒸了一大屉。

  等南瓜饼出锅了,她将切好的白菜豆腐倒进锅里,这家就这个条件,也没有太好的食材,滴了点香油、盐和鸡精,几分钟就足够了。

  「吃饭了。」邱念让宝儿去叫人,早饭匆忙,也顾不得做太多,不过她的动作已经算很快了。

  「又是窝窝头啊!」尝过面条的宝儿本来还挺期待的,一看又是这个便扯了嗓子,小嘴翘得老高。

  邱念没理他,盛了最后一碗汤端给邱老太,「外婆。」

  邱老太抓着她的手看了看,虽然她面黄肌瘦的,但毕竟在大户人家长大,没干过什么活,手还是细皮嫩肉的,拍了拍轻叹了口气。

  邱念知道她的意思,只是儿子儿媳就在跟前她也不能说什么,便笑了笑,道:「没事的,外婆,尝尝我的手艺吧。」

  「咦?」心急的宝儿刚吃了一口就抬头道:「这不是窝窝头吗,怎么这么软,还甜甜的?」

  宝儿就是个五六岁的孩子,是最纯粹的年纪,感受到什么就会说什么,以前除了吃肉的时候,很少听他说家里的饭好吃,虽然也确实是条件不好,做的比较粗糙,但邱念做的不也差不多吗?

  一次就罢了,总听儿子说别的女人做饭好吃,陈氏也有些吃味,用筷子扎了个南瓜饼,一口咬下,与又糙又刮嗓子的窝窝头不同,还真是软糯又甜滋滋的,完全不会难以下咽。

  「念儿啊。」邱老太整个吃完才顾得上说话,「你在程家还做饭吗?」

  邱念抿了抿唇,道:「是我比较喜欢做,专门找厨子学的。」

  「不愧是富贵人家的大厨,手艺真是不一般。」邱老太本来就牙口不太好,吃起来只觉得毫不费力,顺手端起汤喝了一口,又放下看了看,「这不就是豆腐白菜吗,怎么味就是不一样呢?」

  说着话,劈完柴进来的邱广新一屁股坐下,拿起一个南瓜饼就啃起来,刚吃了两口就点头道:「做的不错啊,难怪宝儿吵着要吃你做的呢。」说着还难得的朝邱念露出个笑,大概是觉得她不是那么累赘了。

  饭吃完,邱广新两口子就去下地了,邱念收拾妥当,看邱老太背个筐准备出门,忙叫住她,「外婆,您是要去后山?」

  邱老太点点头,道:「你在家带好宝儿就行了。」

  邱念回头看了宝儿一眼,其实她是想去的,待家里没什么事做,况且她也想上山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不过她还没说话呢,宝儿就跑过去拉住邱老太,「奶奶我也去。」

  邱老太俯下身,疼爱地亲了小脸蛋一口,「这爬山累着呢,你乖乖跟姊姊在家里等奶奶好不好?」

  「小孩子的精力可比我们还好呢。」邱念将门锁了,也背了一个筐,「我会好好看住他的,您放心吧。」

  邱老太拗不过他们,只能领着出了门,一路上还在念叨,「你怎么能做这些呢,让你娘知道还不心疼坏了。」

  「您可别拿我当手不能拿、肩不能扛的娇娇小姐,您要是太偏袒我,回头舅母又该不高兴了。」邱念是想尽量跟她井水不犯河水的。

  说起陈氏连邱老太也唉声叹气,「她那个人呀就这样了,也是穷惯了,你别跟她计较。」

  邱念笑了一下没说话,叫小辈让着长辈,说出去都让人笑话,可见邱老太有多无奈。

  邱念牵着宝儿跟着邱老太上了后山,古代的风景空气就是好,大致瞧了一眼,便发现许多自己没见过的植物,对于草药她也是略懂皮毛,因为会做一些药膳,见了就采进筐去。

  宝儿玩性大,刚开始还跟她一起摘,可没一会儿就采采花抓虫子去了。

  都说靠山吃山,各种野菜野果,草药也看到不少,邱念跟见到宝一样,只要能吃能卖就都不放过。

  「姊姊!姊姊你快看,那是不是只小狐狸?」宝儿忽然朝着一边一指,都没等邱念回应就跑去追了。

  「宝儿,别跑了,我们该回去了。」邱老太喊道。

  「没事外婆,您先回去吧,我追上他就带他回去,路我都记得了。」邱念背着筐,朝宝儿追了过去。

  小孩子不会想那么多,只会被眼前的新鲜东西抓住目光,邱念背着一筐东西,好不容易才追上,就见他盯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洞,满脸失落地说:「姊姊,它钻进去了。」

  「它回家了,好了,咱们也回去吧,快中午了,得回去做饭呢。」邱念拉着他的手道。

  宝儿还依依不舍的,「咱们再等等,万一它又出来了呢?」

  「狐狸很聪明的,它的家有好几个洞,知道这个洞口你在守着,肯定就从别的地方跑了,下次吧,要是能再碰到,帮你抓好不好?」

  好在宝儿还能听得进去话,点了点头,依依不舍地跟着她往回走。

  只是两人刚走没多远,原先晴空万里的天忽然就阴了下来,还没等邱念反应过来,雷声伴着雨点就劈里啪啦地砸了下来。

  「宝儿!」邱念一把拉住宝儿就跑,她记得刚才采药那里有个不大不小的岩石悬空,下面刚好能躲雨。

  还好离得不是太远,两人跑过去的时候还没下太大,邱念抬头看了看,要不怎么说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这雨下得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雨越下越大,一点停的迹象都没有,邱念心想,冒雨下山还带着个孩子也太危险,只能慢慢等着了。

  「姊姊我冷。」宝儿淋了点雨,单薄的衣服根本禁不住。

  邱念坐在一块石头上,将他抱在了怀里,想着这雨要是下上几个时辰,就算是她也受不住,便左顾右盼的看着,找找有没有木柴什么的。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瞧见远处疾步走来一个高大男子,身后背着好几只猎物,刚好也进来躲雨,看见这里也有人,默不作声的到了另一头。

  近距离看感觉就更高了,个子大概一米八五左右,身材结实不显壮,他已经被雨淋透了,薄衣紧紧贴在身上,雨水滴滴答答的顺着高挺的鼻子流了下来。

  「卫大哥?」看到来人,宝儿从她怀里钻出一个头,叫道。

  大概是认出宝儿,男子这才出声,「大下雨天的怎么在山上?她是谁?」

  宝儿看了看邱念,「这是我姊姊,我爹说是我姑姑家的孩子,我去抓狐狸,就碰上雨了。」

  邱家女儿的事他是知道的,事实上,村里也没几个不知道,邱家整天因为这个洋洋得意,却没想到能在这地方碰见这么狼狈的程家小姐。

  「我叫邱念。」邱念礼貌的点了点头。

  卫炀的头微不可察的低了下,不再搭理她。

  邱念自讨了个没趣,说实在的,活了二十来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冷的人,看他一眼比淋了雨都能让人哆嗦几下。

  说起冷,怀里的宝儿也是越抖越厉害,照这么下去非得病一场,邱念有些急,说道:「你在这里等着姊姊,我去找些木柴来。」

  宝儿坐在石头上,嘴唇已经发紫了,「姊、姊姊你快点。」

  邱念点了点头,刚要冒雨出去,眼前一道黑影闪过,那个高大的身影已经走了出去,手上拎着一把柴刀,走到前面不远处的一棵树前,手起刀落,十几下就将树砍倒了。

  邱念愣神的功夫他已经把树拖了进来,砍成几截堆放在一起,用火摺子引燃岩石下还乾着的树叶,将火拢了起来。

  宝儿忙凑过去暖和身子,邱念这才明白,人家这是为他们搞的,他虽然浑身湿透,可看着没一点反应,反而他们姊弟俩哆嗦得不成样子。

  「谢谢。」邱念道了句谢,也跟着过去烤火了。

  身子暖和起来了,宝儿小嘴儿又噘起来,「好饿。」

  他这么一说,邱念也感觉有点饿了,都已经大中午了,早上也没吃多少,但她除了草药就摘了些野果也不够充饥,她刚要安抚宝儿几句,就瞧见宝儿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家放在地上的那几只猎物不放。

  邱念看了看,好像有野鸡野兔,不自觉的又犯职业病,脑海里浮现出各种红烧爆炒的做法,这么一想肚子就更饿了。

  眼看着雨也没小一点,邱念望着宝儿的馋样,轻叹口气,捏了捏袖口走过去,「那个……这鸡能卖我一只吗?」

  卫炀打猎也是为了卖钱的,卖给谁不是卖,何况她本来就是大小姐,想必也不缺钱,便道:「自己拿吧!」

  邱念走过去挑了一只小一些的,拿出一两银子递给他。

  卫炀一看,皱眉道:「找不开。」

  邱念有些尴尬,「可我也没有零钱。」

  卫炀便一摆手,「那就回去再说,拿去吧。」

  邱念也不推托,反正他认识宝儿,也不用怕自己赖帐,提过来,自己拿着砍刀,手法俐落地除毛、去内脏,用雨冲去血水。

  没办法,眼下没有能用的水,但好在古代环境好,没什么污染,应该也没大碍,她自顾自的收拾,没察觉到一旁卫炀的目光。

  卫炀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在诧异,这不应该是位千金大小姐吗?见了死物一点也不害怕就算了,居然面不改色的杀净了,瞧那手法跟他这个打猎的比都不差,是不是有点太反常了?

  但邱念可不管他怎么想,找根还没烧着的木棍将鸡串上,架在火上烤,很快鸡肉就滋滋作响了,她瞧着一点颜色都没有的肉,这样没滋没味的烤肉能有多好吃?

  作为厨师的强迫症让她受不了就这么吃,心道:这不是糟蹋东西吗?

  这会儿她才转头看了眼一旁的卫炀,发现他正靠着石头闭目养神。

  于是挪了挪方向,背对着他,她手边没有器皿不好调酱汁,但盐啊、胡椒粉、孜然粉和百里香粉还是能用的,趁着宝儿也没注意,她心念一动,手心里便有了想要的东西。

  「好香啊!」宝儿闻着味,口水都快馋出来了,「姊姊,还不能吃吗?」

  「好了好了。」邱念将肉拿下来,等稍微凉一点了,折下最肥的一只鸡腿递给他。

  宝儿也顾不得烫,狼吞虎咽的就往嘴里塞,一只鸡腿几口就吃完了,吃完后说道:「我以前吃的都没这么好吃,我还要吃,姊姊!」

  卫炀听着只当是孩子饿狠了,一只没味的鸡能好吃到哪儿去?可就离这么远,那香味顺着风飘了过来,卫炀闻着觉得自己肠胃也有些难受了,忍不住扭头看了过去。

  宝儿一抬头,看见卫炀看过来,以为他也想吃,他可不知道这是邱念买的,小脑袋瓜一想,这肉是卫大哥给的,就他和姊姊吃好像不太好,起身将邱念刚给他的大鸡腿递过去,奶声奶气地道:「卫大哥,吃!」

  离得近了,卫炀竟然瞧见鸡腿上有辣椒粉,也不知她打哪儿弄来的,不过卫炀没有接,只摇了摇头,继续闭目养神。

  邱念看了看手里的鸡,他们两个也吃不了一整只鸡,何况这东西虽是她买的,但刚才人家还帮忙弄了柴火,大中午的,自己吃让人家乾看着也太不厚道了。

  这么一想,她将已经没了鸡腿的鸡撕成两半,走过去递给他一半,「吃点东西吧,这雨还不知什么时候停呢。」

  他闭着眼,邱念才好光明正大的瞧,本以为这么高大的体格长相也会很粗犷,但卫炀完全不是,皮肤略黑却不糙,五官端正耐看,闭着眼睛那密长的睫毛都能映下一片阴影,薄唇紧抿,就像他的个性一样,能说两个字绝不说三个。

  看他无动于衷,邱念又道:「反正我们也吃不完,回头凉了就不好吃了。」说罢给他放在了一旁的筐里,自己忙着吃自己的去了。

  吃饱喝足,宝儿就开始犯困,他有午睡的习惯,又跑了一上午,累加困很快就窝在邱念的怀里睡着了。

  卫炀本不想吃的,可近在咫尺的烤鸡香味一阵阵飘过自己鼻尖,肚饿也不由人,皱眉想了想,吃她半只,到时候少要一半钱就是了,遂不再多想,拿起鸡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他刚咬一口瞳孔便是一缩,盯着烤鸡看了起来,起初以为只是撒了些辣椒粉,可吃到嘴里却是香味更多,还是他没尝过的味道,瞧她除了一筐野菜野果也没别的东西,怎么就做出这种味儿呢?

  疑惑归疑惑,但卫炀嘴上可没闲着,半只鸡没几下就进肚子了,擦了擦手,抬头一看,雨已经渐小了,他将猎物扔进筐里,便起身准备下山。

  「哎等等!」邱念忙道:「能一块儿吗?」

  下山的路本来就有点陡,刚下完大雨肯定是又滑又泥泞,她带着宝儿怕有个什么不妥,跟他一起也有个照应。

  看卫炀停住了脚,邱念忙叫醒宝儿,「快醒醒,咱们回家了。」

  宝儿却是哼哼了两声,闭上眼继续睡。

  邱念皱了皱眉,一手将筐背起来,抱着他起身,「走吧!」

  卫炀瞧了她一眼,没作声,大步走在前头。

  山路全是坑坑漥漥的水坑,邱念走得特别费劲,她本来就瘦小,没多大个劲儿,现在还背个筐抱着个孩子,自是吃力得很,不一会儿就走得越来越慢,呼吸上气不接下气,更是跟卫炀越落越远。

  就在她实在坚持不住,打算歇一会儿的时候,走到前头的男人站住了脚步,他似乎犹豫了一下,反身走回来,也不跟她说一声,自顾自地接过宝儿,大步往前去。

  邱念愣了一下,歇了口气忙追上去,看着前头高大的人影,她感觉这个人也不像表面那么冷漠,典型的面冷心热啊。

  第三章 还钱成了儿媳妇

  顺利下了山,卫炀要回家刚好会路过邱家,就顺路把宝儿送了回去。

  邱念刚打开大门,发现邱广新和陈氏也正准备出门,「舅舅。」

  陈氏一眼看见被卫炀抱着的宝儿,小脸发白闭着眼,顿时吓坏了,「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宝儿?」

  邱念刚要说话,还没反应过来,啪的一声,右脸火辣辣的疼,她呆了一瞬,转头看着陈氏,眼神发冷,语调森冷,「你做什么?」

  陈氏没察觉她的异常,「你说我做什么?还不都是因为你?好好的,带这么小的孩子上山去,要是有个闪失你赔得起吗?程家说的果然没错,你就是个扫把星!宝儿要是有个什么,我跟你没完!」

  「他没事。」一直在旁边的卫炀皱眉道:「是睡着了。」

  邱广新抱过来,探了探孩子的额头,「确实没病,也没受伤。」

  陈氏一听咬了咬牙,有些气弱却还是嘴硬道:「那也怪她没由来的带着孩子胡来!」

  邱念捂着脸,从小到大她还没挨过打,受苦受累哪怕受点委屈也没什么,但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她觉得这是一种侮辱,当下就道:「道歉!」

  陈氏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眼睛看着她,「你说啥?」

  「道歉!」邱念一字一句道:「怎么,大人做错了不用认错的?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陈氏看她还敢顶嘴,更来气了,「我打你怎么了?你吃我家的、住我家的,我是你长辈,打你一下还不行了?还以为自己是程家小姐呢,在这儿跟谁摆架子,笑死人了!」

  「我吃你家、住你家的?」邱念冷笑一声,「那咱们就掰饬掰饬,我刚回来一天,给了你们三两银子,如果就我一个人吃饭,最少能管半年!更何况我还给你们帮忙,给你们做饭,再往远说,我娘嫁出去的时候,几十两的银子都你们拿去用了,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

  陈氏气得脸色涨红,「反了、真是反了!邱广新,你看看你外甥女,这是要蹬鼻子上脸,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邱广新皱眉看着邱念,「不准跟你舅母没大没小,既然宝儿没事那就好了,都别吵了,没得让人家笑话。」

  「不行!」陈氏不依不饶,大概是觉得被个小丫头片子掉了脸子,「她今天敢跟我这么说话,明儿还不得来打我?这家到底是谁的家了?我说话不管用了是不是?」

  邱念看出来了,对付这种人还真不能忍气吞声,你想井水不犯河水,想不计较就过去了,可人家不念你的好,反过来觉得你软、好拿捏,只会得寸进尺而已!

  「你以为我住这儿就是你们的下人了?」邱念冷声道:「我愿意帮忙是我不想白吃白喝,不要把自己想得那么高贵,更何况我是回我外婆家,聘礼是给外婆的,房子是她老人家盖的,再怎么样这个家也轮不到你做主!」

  「怎么了这是?怎么在大门口吵起来了?」邱老太开门出来。

  「呵。」陈氏阴阳怪气地道:「娘,您的好外孙女可真有本事,把两个长辈骂得狗血喷头,没错,这是您的家、您的钱,这家里我说话就不管用是不是?」

  邱老太叹了口气,「这是说什么话呢,都是一家人,闹成这样像什么样子,这不是让人家看笑话吗?」

  「笑都笑了,怕什么?」陈氏叉着腰道:「反正今天这事儿就没完!」

  「那你想怎么样?」邱老太无奈地道:「她还是个孩子,不懂事,再说之前在大家族里长大,难免有点娇气,你是长辈,就让着点吧。」

  「凭什么?」陈氏翻了个白眼,「我现在还怕这个灾星待在这家里没好事呢。」

  「那我走!」邱念将筐放在地上,伸出手来,「三两银子拿来,我现在就走。」

  把孩子安顿好的邱广新出来一看这个局面,忙拉了陈氏一把,「别闹得这么大,到时候程家要是问起来,咱们也不好交代。」

  陈氏瞪他一眼,「需要什么交代?程家都嫌弃得不想认她,要是还管她,也不会把她送回来了,怕什么!」

  邱广新小声道:「可你忘了吗?姊姊还在程府呢,只要她在咱们家,姊姊就会不定期送钱回来的,她一个小女娃也用不了那么多,不也能补贴家用吗?何况她还能干活,你连饭都不用做了,多轻省!」

  邱广新这么一说,陈氏冷静下来了一点,仔细一想确实也有道理,但气氛已经僵成这个样子,话也说到了这个分上,让她先低头服软是不可能的。

  一看她的神色邱广新就明白了,走过去跟邱老太道:「娘,我看她还挺听您的话,您去劝两句,我劝着孩子他娘,这事儿就过去了,别闹了。」

  邱老太点点头,道:「念儿来,跟外婆进来。」说着就去拉邱念的手。

  手被邱老太抓着,邱念也不好甩开,只能默不作声地跟她进了屋,邱广新也拉着陈氏回去了。

  卫炀莫名其妙的看了一场戏,这邱家人也真是够剽悍的,又贪又霸道,看来那姑娘在这家里也过不好。

  只是他也没想到,看着柔柔弱弱的邱念居然也有那么硬气的一面,要知道,一个女孩子在家地位本来就低,听父亲的、听丈夫的,甚至以后要听儿子的话,更别说她如今住在别人家里,竟然还敢这么跟长辈对着干。

  卫炀莫名觉得她那样子很有气势,比那些窝囊软弱的女孩子看着可痛快多了。

  见邱家人没再出来,卫炀抬步往家走去,说起来,他好像被这家人弄得忘了要钱,不过他又想了想,吃了那么好吃的烤鸡,她的处境又是那个样子,这钱就算了吧。

  邱念当然也把这事忘了,因为她现在又气又委屈,心里已经开始有了别的想法,这种亲人她是真的容忍不了,她宁愿自己出去吃苦受罪也想离开这个家。

  「念儿。」看她半天不说话,邱老太担心道:「外婆说的你听进去没有?」

  「听见了外婆。」邱念起身道:「我先回屋了。」

  宝儿整整睡了一个时辰才醒,一睁眼就看见爹娘坐在炕头,不知道在说什么,「娘。」

  陈氏摸摸他的额头,「宝儿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宝儿摇了摇头,「我没事,姊姊呢?」

  说起邱念陈氏就来气,「姊姊叫得真亲热,你跟人家亲,人家可未必!知不知道她把你带上山把爹娘都吓坏了?生怕出个什么事,雨一停就打算去找你呢。」

  「我没事。」宝儿嘿嘿一乐,「姊姊给我烤了特别好吃的鸡,怕我冻着还一直抱着我呢,还说要给我抓狐狸。」

  邱广新看了她一眼,「你看看,孩子都这么说,是你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人吧?」

  「连你也怪我?」陈氏气得摔掉手里的针线,「我当时还不是太着急了?而且她把孩子带上山本来就不对,我作为长辈还不能教训她一下了?」

  「不是不能。」邱广新好声好气的哄着妻子,「但娘说得对,她再怎么不受宠,也是在程府那种地方长大的,好歹是个主子,能没有点傲气吗?她要真一时受不住你的气,保不齐真会离开,姊姊好歹还在程府呢,你就能说以后没有用上她的时候?」

  陈氏翻了个白眼,「行了知道了,以后注意点就是了,还半年呢,等三个月后就写信跟你姊姊拿钱!要是她不给,就不管她女儿了,连讨个男人欢心都不会,白长了一副好相貌,没用!」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邱广新也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当初家里也穷,要不是姊姊嫁到程府,他盖了新房子有了聘礼,以陈氏的条件也不可能嫁过来,现在更是给邱家生了个儿子,还得跟着他下田干活,是以他才处处顺着她。

  邱念在屋子里待了一下午,到做饭的点也没出去。

  陈氏也没喊她做饭,自己随便做了,叫宝儿给她端了一碗进去,对于她这种人也算是难得了。

  邱念看着这一碗玉米糊和一小碟咸菜,有些没食欲,不过一下午没吃饭了,她可熬不过一晚上,于是吃完后就让宝儿端出去,熄灯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天气大好,大雨过后的湿气很是好闻,邱念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伸了个懒腰去做饭,既然陈氏变相的服了软,她也就懒得再计较了,当然,她还是会离开这地方的。

  吃过饭后,其他三人都没出门,因为昨天刚下了大雨,不管是地里和山上都不好走。

  宝儿跑来她房间找她玩,「姊姊,咱们什么时候能再吃一次那个鸡?」小孩子嘴馋得很,吃过一次就惦记上了。

  被他这么一说,邱念恍然想起一件事,昨天太乱又在气头上,真忘了给人家钱了!那个冷面男人该不会认为她想赖帐吧?

  「宝儿,你那个卫大哥住哪儿啊?」

  宝儿往东边一指,「就在东头边上,最破的那家。」

  邱念起身套了件薄衫,道:「你先去找奶奶,姊姊出去一趟。」

  「姊姊要出去玩儿?我也要去!」宝儿拽住她的衣角不放。

  邱念哪还敢随便带他出去,而且今天大人都在家呢,她安抚道:「乖,姊姊不是出去玩儿,一会儿就回来,你好好等着,中午姊姊给你做好吃的。」

  一听有好吃的,宝儿顿时听话的放了手。

  邱念出了门,四周看了看,自从来了还没在村里转过,她就照着宝儿说的一直往东走,这村子也不算特别大,走到最东头,她一眼就认出了卫炀的家。

  难怪宝儿要说最破的那家就是了,虽说这村子普遍都穷,但他家的房子当之无愧是最老旧的,又矮又低,外面看着都像已经废弃的住房。

  看卫炀那么厉害,就算打猎维生也不至于混成这样吧?

  思及此,邱念耸了耸肩,不再想那么多,在院门口喊了句,「有人在家吗?」

  她连续叫了两三声也没人出来,刚要开门进去看看,低头一看才发现院门是锁着的,原来是不在家。想着,她转身就要走,可步子还没迈开就听见吱呀一声,一转头,看见房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个妇人。

  那妇人头发散着,衣服满是褶皱,瞧见邱念,竟然嘿嘿笑了起来,摇摇晃晃就往门口过来,嘴里念叨着什么邱念也听不清,看模样……好像不太正常。

  难道是她认错地方了?她皱眉看了妇人一眼,打算找个人问问,那妇人忽然朝门口扑了过来,嘴里高声喊着——?

  「炀儿!炀儿不要走啊炀儿,娘饿,你别走啊!」

  邱念顿时停住脚步,炀儿?她叫的是卫炀?那这里果然就是卫炀的家了,她是卫炀的娘?看她这样子八成是有什么病,难怪将她锁在家里了。

  邱念又走了回来,隔着门问:「大娘,这是卫炀家吗?」

  可那妇人又不搭理她了,摇摇晃晃的在院子里边走边笑,兴许是自己把自己转晕了,砰的一声,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

  「哎呀,流血了!」卫氏自顾自地卷起裤腿,小腿骨处果然磕破一大块,血流得有些严重。

  见状,邱念也没法走开了,「大娘,这门的钥匙呢?」

  卫氏根本不理她,邱念看这墙也不是太高,便搬了块石头踩着跳了进去,扶起她,一边道:「大娘,我进去给您抹点药吧。」

  卫氏怔怔的盯着她,由着她扶着进了房子,但房子里面没比外面好多少,很简陋也有些狭窄。

  「您坐这里别动。」邱念自己去找干净的布和水。

  好在虽然穷,但柜子上的盒子里有很多草药,想必是给他娘用的,她将能止血消炎的草药洗净捣碎敷在卫氏的腿上,然后找了块干净的布包起来,期间卫氏还挺老实的,大概也是疼得不能动。

  忙活完了,邱念也不知道自己是该不该走,谁知她刚一转身就被卫氏抓住袖子了。

  「饿。」

  邱念忙点点头,「好,您乖乖等着不要动,我就去给您做吃的。」

  也不知听没听懂,卫氏自己抓着旁边的木头娃娃开始摆弄起来,不乱动了。

  邱念找到厨房,虽然擅自在人家家里动手不太好,但就当做是她对卫炀昨天帮忙的答谢吧!

  白面呢是一点没有,只有些糙米和玉米面并野菜,昨天他打了四五只野兔、野鸡,如今也只剩一些内脏在水里泡着。

  她先将火生好,把糙米洗了两遍放在锅里蒸,这东西难嚼也难咽,所以得多蒸一会儿,又将内脏拿出来切好,从空间拿出油、姜粉、盐、胡椒粉、老抽和豆瓣酱,先把鸡肝腌起来,省得它腥。

  看厨房篮子里放着些乾货,她拿出几个乾蘑菇和木耳泡起来,然后开始摘野菜。

  野菜不比青菜好吃,很难嚼,味道也偏苦,但如果做得好,也是一道不错的素菜,起码在她的饭店里还挺热销的。

  等糙米蒸熟了,她将这些山货都切成小丁,和糙米混在一块,加了些油和盐,然后捏成了米团子,重新再下锅蒸,这次就快多了,蒸好后将米团子放进盆里盖好。

  她紧接着开始炒菜,其实内脏用辣椒爆炒是最香的,可卫氏一看就是长期吃药的,肯定不能沾辣,不过她用酱料腌了,也会好吃许多。

  邱念把内脏和野菜一块儿炒了,然后将热腾腾的饭菜端进屋里,「大娘,吃饭了。」

  闻着味,卫氏眼睛顿时一亮,等她一放下就用手去抓米饭。

  邱念一惊,忙抓住她的手,「这可不行,烫手,用勺子。」

  卫氏看了她一眼,接过勺子舀了一个饭团就放进嘴里,烫得她龇牙咧嘴的,「香,香!」尽管如此,她还是一个接一个,吃得停不下来。

  作为一个厨师,最开心的事不就是看着别人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做的饭吗?邱念笑咪咪的坐在对面看卫氏吃得香,竟都没察觉到卫炀回来的动静。

  「你怎么在这?」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厚重的男声,吓得邱念啊的一声从炕上跳起来。

  卫氏也被她吓了一跳,停下了动作。

  看清楚是卫炀,邱念才拍着胸口道:「是你啊……吓死我了!」

  卫炀看了她一眼,再看桌上的饭菜,问:「你来我家干什么?」

  邱念这才想起自己不经人家同意就进门了,忙解释道:「我是来给你买肉钱的,本来不想进来,可你娘在院子里摔了,我进来帮她包扎一下,她又拽着不让我走,说饿了,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炀儿,快吃、快吃,香!」卫氏说着拿起一个饭团递了过来。

  邱念这是第一次见这个冷硬的男人露出这么柔软的表情,他张开嘴,咬了一口卫氏递过来的饭团,一边道:「娘,您先吃。」

  卫氏呆呆的笑了笑,接着低下头吃东西。

  卫炀嚼了几口,问:「这是你带来的?」

  邱念摇头道:「是你家里的东西。」

  他家里有什么?卫炀挑了挑眉,糙米加野菜就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

  卫炀是一大早赶着去集市卖猎物,内脏一般是没人要的,又腥又碎,所以他就留下来自己做了吃,虽然他做的也并不好吃,但也好歹是肉。

  下意识的,他低下头去看邱念的手,这手是怎么长的?是不是什么东西经过她的手都会变得这么不一样?

  「你要不要……也吃点?」气氛有些尴尬,邱念手指饭桌道:「反正我做了挺多的。」

  卫炀将东西放下,去洗手回来,坐下便吃了起来。

  男人的胃口就是大,他娘吃了一小半就饱了,剩下的他只一会儿的功夫就一扫而光。

  邱念瞧他吃完了才回过神,将兜里的二百文钱拿出来,「这是鸡肉钱,要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不要了。」卫炀沉声道:「昨天的鸡肉加上今天的饭菜,就两相抵销。」

  他是这么说,但邱念过意不去,尤其在看到他的情况后她就纳闷了,看着二十左右的男人了,长得不赖,身手厉害,怎么会还没娶媳妇儿呢?不过就他家的情况,她也知道一般姑娘大抵是不愿意嫁过来的,穷困不说,还得照顾个疯癫婆婆。

  「收下吧,下次要是想买了还找你。」邱念给他放桌上,转身就走。

  「站住,别走!」卫氏跳过来一把拽住她,「留下、留下。」

  卫炀还是第一次见娘这样,忙低声道:「娘,人家也要回家呢。」

  「不行,不走不走!」卫氏拽着邱念不放,跟小孩子闹脾气一样。

  邱念柔声道:「大娘,快中午了,我也得回去做饭呢,要不,我改天再来看您?」

  卫氏似懂非懂,看着她,刚要说什么,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卫大哥,你回来啦?」

  听见这声音,卫氏一用力,将邱念拉得更靠里了。

  邱念没察觉,反而好奇地瞧过去,只见一个姑娘提着小篮子笑着走进门来,一边还道:「我就知道你肯定刚回来,还没吃饭,这是我自己在家做的,你和伯母快吃吧。」

  卫炀还未说话,卫氏就不客气地道:「难吃,不吃,吃这个。」指着桌上还没收拾下去的东西。

  那姑娘看着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一身粉色碎花衣裤,虽说没特别好看,但是年纪在那里,看着就水灵。

  「你们已经吃过了?」那女孩儿有些失落,这才注意到邱念,「她是谁啊?」

  卫炀边收拾桌子边道:「邱家的外孙女,秀云,东西你拿回去吧。」收拾好就将碗盘端了出去。

  林秀云好奇地看过来,她听爹念叨过邱念。别人家开席是不会请女眷去的,所以她那天没见着,不过爹说就是个落魄小姐被人家撵回来了,是以心里也没把邱念当回事,反觉得她丢人,还不如自己呢。

  「你来卫大哥家做什么?」林秀云的语气中带着质问的味道。

  「做饭,吃饭,香。」卫氏还拉着邱念不放。

  「这饭是你做的?」林秀云顿时有了危机感,卫大哥都不让自己在他家做饭呢,这女人算啥,刚来几天就忙着勾搭男人了?难怪让人给轰出来!

  「我是来还钱的。」邱念可不想掺和进他们的事里,忙道:「大娘,那我先走了,您腿疼,就别站着了。」

  卫氏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

  邱念松了口气,可刚走出两步,就听卫氏在后面道——?

  「记得来呀儿媳妇儿!」

  邱念被这话吓得一个踉跄差点磕门上,与正好进来的卫炀撞个正着。

  卫炀也不知听没听见那句,只是过去扶住卫氏,「娘,我看看您的腿。」

  「你等等!」林秀云高声叫住想偷溜的邱念,「什么意思?卫大哥,你和她什么关系,伯母为什么喊她儿媳妇?」

  卫炀头也没抬地道:「没什么关系。」

  「不可能,伯母糊里糊涂的,怎么会无缘无故这么喊她?是不是你有什么事瞒着我?」说罢,林秀云又盯着邱念,「要不就是你教伯母这么说的?」

  冤枉啊,她又没想嫁给卫炀,邱念道:「你也知道大娘不太清楚,说什么别当真就是了。」

  「那她怎么不这么叫我呢?」林秀云不服气地道:「伯母,喜欢卫大哥的是我,我才是您以后的儿媳妇。」

  「不要不要!」卫氏使劲摇着头,「不要炀儿娶你,不能娶。」

  「好了娘,不娶。」卫炀忙安抚她。

  「伯母!」林秀云气得直跺脚,「卫大哥,伯母很多东西都不懂,你怎么也听她的?她要是闹着谁都不让你娶进门,那你就不娶媳妇儿了吗?」

  「她是我娘。」卫炀面无表情地道:「自然要听她的,你回去吧!」

  林秀云气得哼了一声,转头一看,这才发现邱念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她还好些话想问她呢,忙抬腿追了出去。

  卫炀拧眉看着一前一后出门的两人,低头看着沉默下来的卫氏,也纳闷地问:「娘,您喜欢邱家那丫头?」

  卫氏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茫然,嘿嘿笑着不说话了。

  卫炀也不再问,但林秀云缠着他也不是一两天了,也经常来看他娘,想讨她的欢心,只是他娘对她向来不冷不热,她一旦说起要嫁进来,他娘就拽着他使劲闹,而他也不怎么喜欢她,就顺了他娘的意思,只是她不肯搁下而已。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对才见面的邱念如此依赖,儿媳妇这样的话都叫出口了,他就着实想不通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