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5月试阅 ✿] 阿茶《隐婚契约》

0
回复
543
查看
[复制链接]

2943

主题

3180

帖子

8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 滴
8662
珍 珠
85488
功 勋
0
威 望
0
发表于 2019-5-20 18: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 ?. I% |' ~3 B: ^8 `4 y
书名:《隐婚契约》$ N2 l  Q9 h- e5 m/ X) l: k
作者:阿茶3 W5 t) H& J( j* Z
系列:脸红红BR10582 P# T8 W1 d/ Q# J6 u9 K0 E: ~
出版社:喵喵屋工作室
; i# V: p; b5 X; V出版日期:2019年5月23日
: U% m! c: H6 U
) I- J* b7 p/ x, A+ }; L【内容简介】
6 U" j, w( J( x5 k( D& P) N$ j9 V) n
婚,落伍了;逼男人离婚,只怕下不了床,
+ G# ]- r+ T$ i' E# {" N2 Z婚外情,落伍了,逮老婆上床,就怕她躲了!
# i' Y$ l5 c' r% Z
+ d% ^4 q( c  b+ {1 N$ R相亲时,为了拒绝相亲对象,沈博雅一句, 她想嫁入豪门,
4 g6 v0 @$ r5 _7 `1 R4 z' \) e结婚後在家做少奶奶,什麽事也不做, 把相亲对象吓跑不说,$ k- A% L% k7 p8 T
还让她暗恋多年的男神听进去。$ ]: Q6 Z! i* C( x! r, `
她嫁不出去,不是她没人追,而是她对男人很挑剔,
2 |) X9 L" m/ i& q' N8 K& ]8 d+ Z& r郭彦辉一句不如嫁给他,因为她的拜金,他可以满足她。# t1 Z3 E" r, [& C* S2 Q
他有钱有能力还长得人模人样,是她少女时就喜欢上的,
) ^0 f- N# \$ Q- N: |1 k+ P- A可高高在上的男神看不上她,她只好安分的跟他当陌路人,/ b% q$ t7 n! b! g5 r8 k' N; J
结果,在为了逃避父母的逼婚下,她竟真的嫁给他了。4 r, G7 b4 O4 I0 B
郭彦辉说,等他找到想爱的女人,他们的婚姻就结束了,- ]9 b2 M! _! o$ N. Q" k
她以为可以让男神爱上她,可惜他爱上的女人不是她,
3 `% I& [& Z  T  S" v) R. q可她乖乖的让出郭太太的头衔时,他却发怒地找上门。/ Y+ r/ k+ ?9 d" H
0 L) U/ h' t9 {6 G. @: E

- ~" t( z% A1 C& H$ b- c# K+ x9 w
  第一章+ G" |0 d- M  l' N2 q

9 d5 Y( J: G; m$ j6 L  沈博雅正在认真上着班,桌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拿过手机,看着萤幕上闪烁的来电显示,她蹙了蹙眉头。' x1 }( o3 c5 c- S  ~

* k/ w+ R# W7 E9 ]% K/ c9 r2 G% F  这通电话她不想接,却又不得不接。& q, L9 q4 ~# j. G5 E, p9 z

8 I! J1 x: q7 c0 w. O  几个深呼吸後,沈博雅这才按下手机的通话键,笑咪咪地说道:「喂,妈。」
+ X) G% O* r  @5 F; y, }$ h# U8 r# \2 J
  「小雅,晚上七点在丽致酒店的咖啡厅,你过去一下。」电话那头,沈母说道。1 h9 \: n1 ^: g0 b" Y; a
2 Y0 K4 _- a$ p& Y; t9 j! B/ Q) h
  「丽致酒店?」沈博雅微愣。2 Z0 d) k0 E& G; u, y

# i4 M" W; _9 ^! }: x# N8 X  她知道她妈是打电话来叫她去相亲的,这已经不是头一回了。但是相亲的人约在丽致酒店这样高级的酒店还是头一回。; z( y% z, d1 K5 o( i3 |9 Z

1 \6 Y" D" l5 o) p+ j. W. c  「我还没说完,对方叫周见林,今年三十二岁,研究生毕业,有房有车,身高一七五公分,不抽菸、不喝酒,性格不错,你好好跟人家聊聊。记得是七点,别迟到了。」沈母飞速地一口气讲完,中间几乎没停顿。- ]  ^2 F8 G0 Q& U7 v

$ g' v1 r6 k& e: H& ~& b7 P  「妈……」沈博雅痛苦无奈地拖长尾音。她真的快被她妈打败了,连着几个月,每个星期至少两次相亲,几乎都没有间断,她都不知道她妈到底是从哪认识的这麽多的适婚男子。4 Z, q& Y2 J; P( c" N0 X7 T
3 Y, D, p+ G: h# I
  「小雅。」沈母叹了口气,再次语重心长地劝说道:「你今年是二十九,不是十九了,什麽时候结婚无所谓,可是生孩子一定要趁年轻。现在你还有机会,有时间好好挑挑别人,不然再过几年,就是别人挑你了,再说了……」) [! }7 j9 A7 I" O

4 ?6 y" p+ \/ Z+ u  V3 T7 o; V  沈博雅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支着额头,无力地听着。她妈这些话她都快能倒背如流了,每天都要念个好几遍,她现在都快连家都不敢回了。沈博雅吁了一口气,打断那边老调重弹的话,乾脆俐落索地道:「七点是吗?放心,我会准时到的。」& u+ G0 G) C* k0 x, u5 }6 p
7 J# I7 O9 G5 l( n
  沈母满意一笑,另外叮嘱道:「下班後记得一定要先好好补个妆,这个男孩子条件非常好,人品也不错,你好好聊聊,别没说两句就回来了。」$ C  v% W8 b' W& n
' u" Z) ]& E) ~/ F
  「好,我知道了,妈,我这还有工作没做完,先这样了,晚上我会准时过去。」说完沈博雅急匆匆地结束通话。
; R/ z* m) ]; s) ]* q1 U
1 q( d8 r; X* H; ~* r  长长地叹了口气,沈博雅撇撇嘴,继续将注意力投入到眼下的工作。& v4 O$ ^/ M1 h; N9 [% n- K

8 a# x: ~/ `) u) M  ◎             ◎             ◎
9 @/ x+ Y3 K2 S/ R' w& K4 ^1 A. ^
4 v! w" F5 R! {# J  晚上六点五十分,沈博雅开着车来到丽致酒店的停车场。( f1 \& H8 i/ B
3 x. |, |9 V# [; @2 g! @. g
  临下车前,她放下头顶上的遮阳板,照着镜子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妆容,虽然她有些厌恶这样没完没了的相亲,尤其是对着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男人有说有笑,但是厌恶归厌恶,她每次还是抱着很认真的态度去赴约。2 C6 [# M/ p0 ?# j) K: e) [
% v8 Y& _8 i; _5 I& z
  进酒店後,服务生带着她来到预约的座位。. `: |5 d. Y- Q1 g* x5 I2 d
( u! @6 Z2 q! F  Q, \7 D$ K
  对方已经到了,外貌不错,戴着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见沈博雅过来,就站起身,略绅士的伸出手与其相握,笑着说道:「沈小姐吗?我是周见林,很高兴认识你。」
" {7 R" I3 z& a! Q/ X& P, Q& {: w
% ?6 `& d4 L3 C/ z  「你好。」沈博雅淡淡地笑了笑,点了点头,收回手在他对面落座。
2 l6 f6 P( k9 O: R, w1 k
' J: ~$ g) h4 M5 Q7 v6 R  服务生再次过来,递上菜单,沈博雅简单地扫了一下,要了杯拿铁。
. U" Q% w! u3 M
- m, G: A: \3 H9 ~$ ]. {  周见林要了杯卡布奇诺,然後就将菜单还给服务生。
; }2 }  K$ j; u% f6 M7 I& H+ F& @0 X
  「沈小姐是从事什麽行业?」. ]0 r7 v  f* ~! n; Q* N
* H' B* p: ^  G, x- j
  周见林倒是乾脆,点完咖啡立刻就和她聊了起来。这让沈博雅觉得他的目的性太强,心里顿时有些反感,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可以加快相亲的效率,也蛮好的,他没错。
0 H9 o" }/ r# }' s1 Z# O
8 K+ x) D3 Y! V) z0 e  「我在嘉海集团任职。」沈博雅简单答道。
; b" F7 p- E' Q9 w$ {
# l1 _2 d0 c+ _) J- O  「听介绍人说,你已经是主管了?」周见林笑呵呵地问道。
' T; W8 \# ]: I) V$ m* q
: T) X# T( S4 D+ t6 b( `7 F  沈博雅一愣,脸上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反感,心想他都知道了还问,是为了确认一下吗?
8 y9 ^" E9 f3 y6 u" {: V5 V9 V. q1 ~& u0 X
  「嘉海是个大企业,沈小姐年纪轻轻就能做到主管,想必很有能力。」周见林恭维起来,满脸堆着笑,似乎对沈博雅颇为满意。, j! D% _; D, ^) g
5 e( W6 Q" C4 ~; H1 V5 l1 |. e
  不过,她的年龄不小了,以她的条件,不该这个年纪了还得靠相亲才是,於是他话锋一转,说道:「但是请恕我直言,沈小姐外貌姣好,经济能力也不错,怎麽会拖到这个年纪还没结婚,是眼光太高了吗?」- d4 ~$ l: a; C5 R+ |; D# X, }

- e" n  D& ~2 ]6 D/ f  这种问题简直就是相亲必问,要如何回答,沈博雅大概也早已倒背如流了。只见她很公式化地答道:「没有,只不过平时工作比较忙,经常出差,不经意一晃,就到了现在。」/ B5 q$ T6 ~4 Y) a

: ], \  m1 x5 V3 C  周见林却皱了皱眉,露出一丝为难,「其实我对妻子的要求不高,但是一定要顾家,不知道介绍人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们家也有开公司?」: @5 r/ ?' a. M3 x' X- u) ?
; }( w% N9 C  }" b6 k5 g5 W
  沈博雅摇了摇头,看他身上的穿着,以及像是刻意放在桌子显眼处的高级轿车的车钥匙,不难猜出他的经济条件,不然也不可能约在这里。
, u- Q3 j6 v: Q
, ?/ B7 Y/ v  j8 L8 n  只不过,没想到他是自己家有公司。8 F6 x; F+ Q4 _2 A1 C" G& W
) F: E1 }7 m+ u' W$ j8 H% ^, |, `7 s
  她爸是位司机,虽然自身工作不错,但是父母介绍的,多半都是和她家庭条件差不多的人。虽然因为工作关系认识很多企业老板及小开,但是她还没想过要嫁入豪门,所以嘴上淡淡地说道:「是吗?我并不知道。」: Z1 H: V. U+ ]# a7 S
5 m$ R% S9 w5 y& d) s
  周见林露出自信的笑容,开始介绍起来,「我们家是做出口贸易的,刚起步不久,生意还不错,但是毕竟是刚起步,各方面都还不成熟,你待过跨国企业,要帮忙协助一家公司肯定是得心应手,我希望你可以跳槽到我们自己家来。」7 K% `0 h5 n% t2 ]1 B" ^8 s

9 h8 T7 x+ U" F9 t  什麽?沈博雅挑挑眉,这是她工作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挖人的。1 i" ~! ?& G, V

: b  k- R' X' g: U/ ~/ g  「听说沈小姐工作能力很强,专业知识更不用说了,所以我父母也没有太介意你的家庭。」
/ J0 E  q& a5 _6 R) N8 d% {9 C# N  f$ S9 A& ]: m
  沈博雅乾乾地笑了笑,没说话,且不说婚後怎麽样,他们之间这才第一次见吧?现在就讨论这些,不觉得有点太心急了吗?2 k: Z$ G- I+ w  X' a9 o

9 Q# j0 k* y& \* J" p3 {( _  「还有一点,我们家公司刚起步,所以父母他们要忙着在外应酬,因此,家里就有点忙不过来,我想婚後家里的家务可能都要由你来负责。」
& W. I2 f6 E, f) G  w/ q
9 k) V+ u" ~$ u( k* R) M" b- J  沈博雅闻言,眼睛不由得微微瞪大,惊讶地看着周见林。
4 ?# U3 U$ l0 O8 z8 @; ]) r7 M5 p0 J- f/ h; H8 _
  周见林急忙补充道:「其实也没什麽,也就煮饭、扫地、洗衣服,不会很累人的。我有空的话也会帮忙。等以後生意好起来,肯定会雇佣人。」他又继续说道:「其实以我们家现在的条件,也能请得起佣人,只不过我父母他们节俭惯了……」* w8 a* G6 t" S! T- }$ Z1 T* C  o

# m) B+ T! i! [  「那个……」沈博雅的嘴角都抽搐了,内心挣扎了许久,她终於忍不住打断周见林,「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0 a  b* z5 h  g7 X, x; J5 B/ A8 L- V/ S- R
  周见林也是一愣,似乎很意外,居然还问:「为什麽?」
+ |- H! J! I$ A* J0 b& `, ?9 B5 X2 F2 O' d) j% g7 s
  「我想嫁入豪门,结婚後就辞职在家做少奶奶,什麽事也不做。你看,我们的目标是完全不同,所以我们不合适。」沈博雅故意露出拜金的样子,昂着下巴说道。
" ]) T% Y8 t7 P* q6 ~0 S
# Y4 Q: O  A) ~5 p/ e2 J9 o  果然,周见林脸色黑了下去,「你年纪轻轻的,怎麽会想不劳而获呢?介绍人还说你人品很好,父母品行端正,不然的话,以你们家这种条件,我们家怎麽可能看得上?」
; w9 e& D4 ^6 O9 X  y+ x# P" u9 e9 N  g0 W
  「你们家也不过是看上了我的工作能力,彼此彼此。」沈博雅不客气地回击道。
' u7 b8 y' j4 Z2 O# j4 T) J' i- k, {2 K
  「你!」周见林似乎气急了,完全没想到沈博雅会这麽现实,连婉转的话都不会说。# D7 b5 V7 i! E3 X% e9 r
9 L# U; s  s1 F* N
  「我有点饿了,你如果不打算走的话,不如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听说这里的餐点很不错……」
. U- L, y2 f, V
+ a7 L7 U* U2 H8 i* G) [+ X: A* {  目标都没了,谁还有心情吃饭?周见林起身,拉拉西装外套,神情卓然地说道:「抱歉,我还有事,沈小姐想吃饭就自己一个人吃吧!」% Y$ t7 u0 F0 u6 h6 q
9 R" N% e0 d! w+ K) x
  「那不行,你不请客,我哪里吃的起?」沈博雅故意恶心他道。0 B' y8 d& n. q: }

* X  B+ E1 [- d/ ^: K  摆明了是要占他便宜,周见林眼睛都瞪直了,他实在是没见过这麽直接的女人,他怒甩袖子而去。
/ l( n' T; F0 U2 K; m7 m3 z1 U2 L. |
  沈博雅翻了翻白眼,嘿嘿一笑,她也不是故意要说那番话气人的,只不过,突然有点想恶作剧一下。周见林被气得钱都没付就走了,沈博雅无所谓,虽然这里很贵,但是两杯咖啡她还付的起,而且她不喜欢欠别人什麽,尤其是不喜欢的人。
6 Y) g9 d" v; {+ q8 ~
+ o0 O( |# q, M3 i; v) U1 Z0 m# z  ◎             ◎             ◎/ ^! i2 [3 r* e1 v5 F1 M, k

; d, e4 S# q$ P1 W& M  买完单,沈博雅拎着包独自往外走去。- L$ n9 x/ b9 D+ y7 [% h

+ p5 \( \8 w  Y% n5 t9 l  「小雅?」一个低磁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後响起。2 E% k' I$ G0 v, E

1 P" f1 e- g+ }* V; L  沈博雅诧异地回头,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正一脸微笑地看着她。
3 t- y& E, o" e" N
# I/ _0 ~8 ?& G5 _0 F' ?  他穿着休闲式的西装,身材高高瘦瘦,他的脸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些朦胧,沈博雅仔细瞧着,他有一张十分英俊的脸,浓黑的一双眉毛,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两片薄薄的唇,这样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似乎和记忆中的某张脸有些相像。+ e5 {) Z5 V0 A4 W% K4 E

; _" \" ~: Q; k$ }* h( i  「不认识我了?」男人再次笑着开口,轻声细语的,又充满了磁性,煞是好听。! q% @# c+ {4 ]  U

2 R  w6 C7 M6 N7 A% d8 p  「彦辉哥哥?」眼前这张脸和记忆中那张稚嫩的脸重叠起来,沈博雅双目微睁,有些诧异。
6 n5 z& v+ y2 c' d
' U3 i* Q9 S0 N0 H+ a  郭彦辉勾了勾唇角,露出满意的笑来,说道:「还好没有完全忘记我。」
$ t6 X2 c4 Y+ A5 W) v% w" [; Z2 u+ t9 E$ n  J& x" Q
  沈博雅回过神来,展颜一笑,转过身去,走到他面前,「真的是你,你回国了?」2 A* q) Q8 j1 `# s, ?( N$ }

3 v  W. a  Q+ V! `  「回国有一阵子了,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刚才……」郭彦辉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沈博雅,问道:「在相亲?」
- o* B- L# S, E2 ~9 n
9 p# c4 N* T8 L% g* k  q( i  沈博雅苦笑了一下,无奈地耸了耸肩,不想再提刚才的事,遂而问道:「你呢?你怎麽会在这里?」
" o$ A: w& s- u
: @; H  p3 b" m5 w" T  「我也是来相亲的,不过对方走得早,我正准备要走,看到你进来,又不是很确定是你,所以就等了一会。」0 a1 N# H/ }* s
) Z1 F' A$ b& @! k5 m3 {0 h  l
  沈博雅微怔,这麽说刚才的相亲过程他都看到了,她说的话也都听到了吗?
7 D) t. R) z6 \9 J8 i
5 \8 `9 T- k6 j1 ~# L' i! M6 r  思及此,沈博雅的脸上闪过一抹慌乱。
  p) d$ G4 s) i. W1 c0 _' s: `- X0 \0 X$ a
  郭彦辉却依然热情地指了指身後的方向,说道:「别站着,过来这边坐吧,我出国念书後就没见过你,沈叔还好吗?」郭彦辉领着她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0 s6 q4 c+ G; H! A; P. Z3 j5 e9 k" w7 b1 F8 P6 H
  他坐的位置,和她一桌之隔,但是又背对着外面,所以他的视线能看到全场,别人却看不到他。
! z  K1 d9 k/ |
) n1 C- S7 W& c% F3 S7 x  郭彦辉叫来服务生,让沈博雅再点些东西,沈博雅摆了摆手,拒绝道:「不用了,刚才喝饱了。」6 w. M! R* {2 l
) s% v; r3 p. x. d! U8 f
  郭彦辉也不勉强,自己低头抿了一口咖啡。
! a2 q0 i0 ]! w  l4 k. p8 P5 {4 m) t  J0 |; A' {$ F$ N# _+ w
  「我们都蛮好的,谢谢关心。」* A2 D1 ~- C3 H* h+ M" o& u
: Q0 @4 f/ N6 b3 I) A* I) ?
  「你现在应该已经工作了吧?」  \# u: Q0 s- |6 d

3 i4 t- z9 k6 n2 y  「嗯。」
  B' s2 j8 J+ Z
0 m& a4 |6 f  _! e+ B  「自从我出国念书,我们有……十几年没见了吧?」郭彦辉回忆了一下,问道。4 d# q' V+ @! _4 G) E) e  I

* p! Z) N% ]2 c7 _& |$ i3 l  沈博雅微微一笑,小时候爸爸帮郭家开车,妈妈没空的时候,爸爸总是会带她去郭家,那时候郭彦辉总是像大哥哥一样照顾她,和她一起玩。後来爸爸腰不好,就提前退休在家,郭彦辉到美国念书,他们也就再也没见过。' X; V! I# {3 Z/ L8 v- l

, J3 _9 e6 x2 ?, i! q- z' \  没想到,郭彦辉还记得自己,沈博雅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9 E% W! K0 q) I5 l4 e! Z* G4 X9 ?7 O0 t. X9 p, f
  叙旧叙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话说完,郭彦辉看了下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8 S/ b7 R6 A' A" Y$ I

9 X& H! i! D) l0 M& |+ Q' w7 c, L3 d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来的。」沈博雅立刻说道。
9 g7 f. k4 B3 `! o, v
- \! l/ {, F& l  郭彦辉点了点头,也不勉强,「那好,路上注意安全。」
4 K6 r6 @- k. Z
( T* m2 z  ^! K" j" o% N  两人告了别,却没有留下联络方式。
+ p# H7 Y. r2 M$ ^" ?7 s9 i; t$ k' _6 N7 _$ {5 A
  他们现在的关系,也最多算是点头之交罢了。; }. Q0 ^! L' Y6 n: |/ z( c- n

- m, D5 T) @! H# @8 N( j+ `2 t% k  还能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和她打声招呼,沈博雅已经很满足了,总比四目相对却不再相识强得多。
8 a6 F* N( L9 \6 y8 n  H8 B1 f" F
8 d$ {: T, Q* l3 p8 b! I. C  可是……心里似乎隐隐有一丝失望,又夹杂着一丝期待。
5 y' C3 d& h6 ]4 F. g: T9 z: h4 Z' j% X2 W- S4 ~6 C
  失望的是什麽,期待的又是什麽,沈博雅有点捉摸不透。但是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与他面对面时曾经加速跳了起来,不过是小时候喜欢了一下而已,这麽多年过去,怎麽再见到时还会这麽不镇定呢?, D/ x' B1 e6 X6 {) p. {9 y& L

  q, a! ]* p  ]  路上,沈博雅开着车,心里有点乱。# m. {  P+ y& ^! I: Q) L' Z) g
' c2 c2 t" a0 `# m9 p  l5 v! q1 l, b. ]
  能重新遇见郭彦辉,她真的很开心,刚才他说要送她,她恨不得立刻就坐进他的车里,和他再多相处一会,但是理智阻止了她这麽做。每天晚上,只要她不是正常下班回去,父母都会站在楼上看有没有男人送她回来,她不想被父母看到误会。
$ U# C* t4 ~4 f  g8 S$ ~* y% q. X, G! ?3 {
  她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很大,父母肯定不想她在没希望的事情上浪费青春,所以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她还是忍了吧。7 u$ l1 J$ W! K: x" n( J
: ~# X$ O3 q8 ^; y6 p
  他们的世界相差得太远,想必以後也没有多少机会再见到。" m# v6 s$ d7 i

. y7 }9 Q& u8 H7 o/ ]4 \* E  ◎             ◎             ◎  {( T/ W4 D, C7 P  [: _0 v

/ h$ b% f  b# X" S. H+ ?  沈博雅有些泄气地回到家,原本饥肠辘辘的肚子此刻早没了食慾。开门进去,妈妈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茶几上放着她的手机。
4 Q2 c2 \6 q; I/ E8 \2 O+ e
& A7 q* O% p$ h0 ?  沈博雅心里感觉有丝不妙,不安地低声叫了句妈,准备回房间。) g& w! w7 p6 l, I( ~+ R9 q, Y4 s

" I4 @, t7 R% n9 o; K1 X  但是沈母是特意等在客厅的,怎麽可能就这样放过她?沈博雅刚进门,她就关了电视,朝沈博雅说道:「过来,我有话问你。」
% s: P+ @! U! T, j6 |8 I
4 H; ?7 O( K+ A( I/ }- K( ~  完了,又要挨骂了!3 N  g& m) l: Q* C
0 |+ k5 B- a( O% v
  沈博雅硬着头皮朝她走去,将包包放在茶几上,在她身边坐下,转了转头没看见父亲,便开口问道:「爸呢,睡了?」
# P* }# S9 O$ Q* ?/ Y  ~
. I% ?5 Q7 f- b1 Z& n) ^  「嗯。」沈母看了她一眼,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说说今天相的怎麽样?」
$ L/ I6 Q4 p; n6 }5 g
' j/ G  @' w1 T& E, L( t  「人不错,蛮好的,但我跟他……可能不太合适。」沈博雅尽量说得委婉些,她不想在别人背後说人坏话。7 ^2 l4 Z+ q4 F; r
; p% E" F$ R& t
  沈母脸色忽然沉了下去,说道:「有什麽合适不合适的,人合适不就好了?你都相过多少个了?要不就是嫌人家长得不好看影响下一代,要不就是嫌人家工作不好,这个哪里还有得挑剔?」8 o$ {' ?  I" f+ k' O

$ W  L! z+ i$ e0 }5 E5 Y! h  「不是,妈,我跟他目标不太一致。」沈博雅解释道。0 W, Z2 U. \  Q% r; B8 s9 X

  b6 e" M, b- Y+ n  「什麽目标?嫁入豪门是你的目标?」沈母陡然话锋一转,声音变得严厉起来,「我养你这麽多年,怎麽不知道你原来这麽拜金呢,还想嫁入豪门,我平时就是这麽教你的吗?」" N; t6 c/ g2 H+ W$ ^4 n( ^

/ K0 u2 R+ s7 X& g! }5 J  沈博雅一怔,原来在她回来之前,那个周见林已经恶人先告状告到了介绍人那里,介绍人是沈母朋友的朋友,虽然算不上很熟,但至少是认识的。他质问介绍人为什麽要给他介绍这种女孩,弄得介绍人非常难堪。, n$ R: t; }! n6 {- f- P9 Y

3 Q. }0 T) s( K5 d" Z  介绍人好心办了坏事,这受的气自然要转回沈母那里。
9 k  ]  O2 m; C9 ?7 C; R* D& I3 z' ^
% o  R3 S' I( e: m# t8 W  沈母是了解自己女儿的,起初她并不相信介绍人的话,所以也就一直忍着,想等女儿回来再问问看。
8 Y$ R2 r' B4 z% O) d( s* Y6 R! s
  T) `. ~) Z. J6 I4 O  可是看到女儿这态度,加上之前的相亲都是这样不了了之,浪费她的一番苦心,气不打一处来,再也控制不住了。0 _* {& f2 c- w7 ]

# F8 j; F! @$ ]% _7 b" c- W  「妈,我……」' l8 H- t8 m" [# g! _8 e+ w1 b
. a+ C% F7 G* y1 [; _) W% F+ U
  「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你就是想让你妈妈在朋友面前出丑是不是?你不想去就不去,干嘛非要装成那样,让人家笑话?」: ]1 G- e6 q  o2 v
8 }- `: w) e/ f; L+ [! t9 d& a
  沈博雅委屈死了,自己说了不想去,她妈同意了吗?* y6 Y- i  k& e/ v" e, U* y3 ]

' |; b, Q! ^( x4 P& t  被一顿猛批之後,沈博雅不敢还嘴,委屈地转身进了房,躺在床上,她只觉得眼睛热得厉害,努力忍着不让自己的泪落下。5 ?) X" G, b+ ?. t0 ~
* M6 V. N; q$ \& A. n9 k+ R
  不用父母说一句,她本身压力就够大了。之前仗着年轻,身边追求者众多,她没去理睬,一心栽在事业上。现在年龄渐渐变大,追她的人少了,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只不过她都没感觉,她又能怎麽办?难道她不想把自己嫁出去?她不想结婚生子,有自己的小家庭,有老公疼吗?  o- r% s; A1 J5 I
+ c; v9 d7 N: l3 y# w
  「啊!」沈博雅抓狂地拿起枕头捂在脸上,恨不得将自己和这个世界澈底隔绝。$ x2 Y4 ~- A- j9 f- o

6 d) q  \1 D) _9 {7 [  ◎             ◎             ◎
) ?9 w5 l3 d8 P' Z/ c+ F/ X* M7 V, q( `) o6 ]: n- H
  女大不中留,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女儿早点结婚,不要过了生育年龄。但不仅仅是女孩子家这样,男孩家的父母也是这样希望的,倒不是生育问题,而是成家立业,先成家,更有利於立业。
& W# j2 [" t. A8 N  }1 P
0 C0 Q! L" n% ~  郭彦辉相完亲回到家里,父母都在客厅。母亲看了他一眼,露出担忧的眼神看着他;父亲不用说,万年不变包公脸,不管什麽时候见到都是那样,但是母亲已经用眼神给他提示了,郭彦辉能预感到,接下来家里的气氛会很糟糕。1 \' K4 W# L5 I3 W8 \
5 O) M5 a  N# o' V
  「爸,妈。」郭彦辉过去在他们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很自觉地主动等着他们发问。, S, F( ]% D$ `: z5 w: Z) t
# D0 H  e. R! X( K* o6 B' e. e& t4 V
  郭母勾起嘴角,笑眼弯弯,语气很温柔地说道:「回来啦。」
' B0 [$ t3 B4 w. l5 K+ u; h
) \# O7 p1 u8 {$ s  「嗯。」
- ?# x& W. N! F6 O1 n8 c' [. y; a0 c- |! B/ q! l  ^3 u
  「这次感觉怎麽样?」郭父双手抱在胸前,语气不冷不淡,暂时听不出喜怒。1 b  z9 k" ]; G0 v: ~
2 }) v- v! `* E, U  l$ H
  郭母的视线漫不经心地转到了儿子身上,似乎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但是三个人心里都清楚,他们非常地想要知道这次相亲的结果。
3 Z$ i1 |' T/ L. ~8 {" I" W3 y$ W5 b8 h5 \, [* i! r4 C3 d
  「大概应该没什麽下文。」郭彦辉根据相亲的过程判断了一下。& K6 N' @  A: l: f+ w

3 U" @0 u! n4 v  郭母嘴一扁,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郭父没忍住,抢先一步不悦地问道:「这次又怎麽了?」9 e: D& u4 G. E

7 E4 `2 b2 v! r" S- Y  「爸、妈,你们能不能别介绍生意上客户家的女儿给我?连兴趣爱好都不问一下,就直接问一些公司的事,目的性太强了。」郭彦辉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2 K; L! K- R0 B) \" r8 Y6 Y- Z3 w4 f0 |' Z5 a2 _
  郭父不以为然,双手一摊说道:「兴趣爱好结婚以後自然会了解,有什麽可问的?我看多少夫妻兴趣爱好不一样的,也照样恩恩爱爱过一辈子。」
+ c% T' H, j3 s$ F! m, a4 h0 l# O3 z6 A( X
  「我不是说要一样才能过一辈子,但是……」郭彦辉话语一停,他觉得父母根本就不了解他的需要,说了也是白说,想了一下,他说道:「我们郭家的实力,什麽时候沦落到需要联姻来巩固了?」3 q" N% ^( [5 i2 K; Y! h# b" J

- q. R4 i6 n5 `) b  「你!」郭父气了,「你以为我们是为了利益牺牲孩子幸福的父母吗?我们家的条件摆在这里,身边认识的女孩自然都是差不多的,总不能去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给你做老婆吧?」  H' Z: w# q$ G& U& U/ v

( |& N; a$ S# i" M  「你不喜欢我们给你介绍的,你可以自己去找一个。」郭母担心父子两人又吵起来,连忙柔声打圆场道:「总不至於三十几岁的人了,还不想着结婚吧?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怎麽说你的吗?」9 b! X9 l( V9 C7 A$ O
' t$ `( v1 u5 ^+ z
  因为郭彦辉最近几年都没有交女朋友,就传出了他不喜欢女人的消息来,这个谣言传到郭父、郭母耳朵里,真是两张嘴都解释不清楚。
) N3 U2 x% e( Z. s# r! t! |4 E8 Y7 l4 M* n( F4 w
  「我工作那麽忙,哪有时间分心?」郭彦辉无奈道。8 S" i" u0 H# v! K8 {

. Q2 w0 f7 k0 \2 d9 I; q% ?9 B  前几年郭父因为一个失败的决定,导致家族在海外的公司损失惨重,他在美国念完书以後就留在那里处理,忙了好长时间才填上那个窟窿,这几年又为了稳定总公司,逐渐把公司业务重心转了回来。
6 s0 J. v4 n; y/ k' p! A, q9 o" m& j
  郭父、郭母也知道儿子这几年为了公司付出很多,没有像同龄的人一样享受生活,吃喝玩乐谈恋爱,但是现在公司稳定了,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了。0 H5 ]/ o4 h. a6 R: s

! n: i) R0 H. b& ~' |  「我们也不是要求你一定要娶什麽门当户对的,但是总比找一些不知根知底的,贪图我们家财产的女孩子强吧?」郭父松了松口,语气缓和了许多。
8 ?) e8 W5 _9 [) y! |' k8 K7 L' F  a8 J6 ^) S$ L( k- k0 a
  郭彦辉的眉间露出了疲惫之色,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我下次一定认真点。」
& r+ D, \2 m! w; c
1 n: f+ z8 m2 r# ]  郭彦辉和沈博雅小时候成绩都很不错,所以没有体会过因为成绩而弄得家里鸡飞狗跳的生活,反倒长大了以後,因为婚姻的问题搞得家庭气氛紧张,狠狠地体验了一把小心翼翼,不能触及的雷区的感觉。
# \- h! l+ j' a2 e& L: z+ `; T/ z6 a5 J$ m) |( C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