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5月试阅 ✿] 七季《花了十年试婚》

0
回复
704
查看
[复制链接]

2970

主题

3208

帖子

9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 滴
8799
珍 珠
91422
功 勋
0
威 望
0
发表于 2019-5-20 18: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9 n+ X/ v5 j$ k6 j
# p2 h% @, x4 Q5 K9 ~& A# x* n% x
书名:《花了十年试婚》( }& y5 g& P# c* |3 J2 H
作者:七季0 L1 p" U* N( |7 [1 E9 w
系列:脸红红BR1057
! |0 p' i; C- Y! g0 R出版社:喵喵屋工作室1 j5 O: I0 E# J, N' K# s
出版日期:2019年5月23日
4 d  a- Q" h' o/ z" @: ]
& C) T8 _: h6 ~. ]【内容简介】
3 a% \' y/ B. n; n- Z
- W5 g2 ]4 G8 |# }2 p男人想婚时,看中的女人,哪能让她逃了;" c1 |& ~( G: H7 x! H3 R' `
女人不想婚,男人的追求,说什麽也不肯。
; R- Q% n) L; C6 V: b
" m) U; v, P# S# ]7 C手上拿着一份包养契约,冯向晚乍看时, 还以为自己学了多年的中文白学了。) Z4 @/ O( f+ I
先前边舟说要追她时,她甩脸不给他追, 可他说想跟她当炮友时,她却同意了。$ v2 X% X7 C7 Z8 K
人家都说女人一旦没良心起来,男人根本不是对手, 冯向晚想不懂,$ J. G" K6 N/ u" g' |
她这麽没良心怎麽赶不走边舟呢。4 U( ^! N9 H3 T
十年前,他三天两头就爱往她住处蹭饭蹭睡, 十年後,当了炮友,3 E& N" Q, Y8 G7 k
花钱是大爷,她成了陪吃陪睡。
2 L- I( Y$ c( U% x! c本以为,自己跟边舟这辈子已注定没名没分了, 谁知,
, k/ v3 P. H% Y5 ~2 `! y" z边舟这男人心眼多又有坏心,跟她同居不过是幌子,包养也只是手段,) \* j2 y/ y! j2 g  W
原来他这人,早在同居时,就非她不娶了。( K' `, i. }% j* V6 j( A4 S, |( C3 I
楔子
7 ~* u2 p7 f) c- N$ l9 M4 {! m; ?
  以卖古玩玉器为主的街道中,夹着间与周边店铺风格迥异的小店,店内放满各种招财进宝的小物件,店员只有一人,除了接待客人,主要负责张大师的预约工作。7 ]. |/ w; P% A5 ^9 q5 h

- s) u( L# j! g, ^. @2 p" G  这间命相馆的张大师非常有名气,预约基本都排到三个月之後,问的事情包罗万象。7 E! E+ T2 ~% i
' b3 L# ?, \. |8 ]. k" s
  张大师每天只接九个客人,这会外面有四个人边喝茶边等待,里面的客人进去了好久,听着里面不时传出东西碰撞的声音,不免让人心生好奇,里面的客人在问什麽事。% B! X0 K3 e1 `% ^; \2 s# g
/ A/ ^3 t; A, Z& S
  此时,在张大师的工作室内,一对年轻夫妻紧张地将目光定在大师身上,而大师则紧张地盯着那个在他工作室横冲直撞的孩子。
+ l( {( x4 S0 u# f2 ]# B+ a2 y6 |; B. ^# k0 c
  那孩子长得可爱,七八岁的年纪正是活泼,可他的活泼大师让出一身汗。' X3 j3 z# T' F9 U  b. y- z

) u2 U2 W: C( T3 @' U$ q  「那个不能动,那瓷瓶是清朝咸丰的!」张大师扶着桌角差点蹦起来。: q) A/ q! O( B8 r6 R* Y

' x( G) l% L! i* a; L2 Z& ~  小男孩垫着脚晃荡着桌上的瓷瓶,看样子是想看看瓶子里有什麽,被张大师这一声吓了一跳,收手间瓶子惊险地晃了两晃,张大师眼都瞪圆了,直到那瓶子再次稳当地立住,他才吁了一口气。, m; q7 E6 F! d$ i  p  p' u

% F  c* o5 q  y' k, s  「不就是个瓶子吗,没关系啦。」坐他对面的年轻夫妻疼惜地摸了摸小男孩头发,「弄坏赔钱就是了,不要吓到小孩子。」/ G+ C6 s0 n$ s( H  \. L" C
. K' x# u/ F! p/ X3 N- O8 c
  张大师倒吸口气,这对年轻夫妻不是一般人,是乾悦不动产的创始人,被誉为靠炒房发家,累积大量财富的商业神话极人物。两人都毕业於知名大学,投资眼光又准又狠,颜值又高,最近更是经常出现在电视上。
; P* T/ q5 l* \: u
6 v( E1 P; t0 G. R% R6 j* {9 n  总之,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会无脑惯孩子的两人。
2 x: q! K+ v2 s8 l7 |' C" K# r3 k% m9 V- h; s
  此时张大师惊魂未定,小男孩又无聊地跑走,爬上他的黄花梨椅子又蹦又跳,而他爸妈全当没瞧见。7 u1 a* a5 v' j2 q. l

6 @! E6 L4 M2 T0 l' q& ^8 l, H  「张大师,我们问的事情到底怎麽样?」边父握着妻子的手,对於张大师总走神有所不满,「我们的儿子从小身体就不好,都说长大点就会好,明明身体也没什麽毛病就是总会生病,是不是有什麽不好的东西在作怪?」
! a2 b: ]5 H% X* ]/ D' o1 l+ {1 `. Q7 E7 o, E0 g4 ^! n
  张大师瞧了眼那孩子,跟体弱多病也差太远了。他捊了捊嘴角的小胡子,这种人的钱不赚白不赚。; P* c- G7 w6 P

: _1 D. R  z# o+ [( e: `9 |  「你们一家三口的八字我都看了,全是大富大贵的命格,你们说令郎身体不好?」  O% g# w" L5 X4 @

: t/ m6 T* B- G! o  「是啊,每个月都要生病一次,一年至少要住三次院,昨天刚肺炎出院。」边母在一旁搭话。, O3 ^" |" \( g% Y: b) I  [

. n! m. p- S7 u8 T% h  「家庭是一个整体,尤其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命格与家庭的气场是息息相关的。虽然你们一家三口都很不错,但你们夫妻两人八字太旺,反而对孩子产生了影响,所谓物极必反也是这个道理。」$ \7 t) i, t" ?7 w# e+ i! L

/ a5 f% o6 ]% N/ V+ w  「我们?」夫妻两的脸都绿了,「那该怎麽办?要买什麽东西转运吗?」- q* s. t/ k, a1 B9 H5 R) o0 E( i

! t; _5 p8 ~! ?* Z; s, k  「只听说过低潮转运,没有运势好要转运的说法。」张大师想了下,「你们家现在需要的是融合,多添一口人吧,中和掉现在过强的气场。」6 H% D, ^& E9 X' S$ k7 h7 |$ s

$ ]4 V' E- H+ H2 |# i; `; J  边家夫妻对这个建议懵了片刻,爱子之心蒙蔽了他们受过高等教育的脑袋。只是边母生完边舟後不适合再生小孩,这也是他们这麽疼独子的原因。
8 H1 E1 U. [! V* I$ J& `5 O9 h8 C8 i: j. N3 ?6 |
  「反正只要是一家人就可以,不然你再娶个二房。」她看边诚。
# i# v1 i" \; q( ^9 b; {
) P" w- I7 s' O* \- R" w  「胡说八道,你以为我们在古代啊,再说万一再添口人还是克儿子怎麽办?」# j6 E5 g9 W' R" o& N5 P, J

, |. ~8 q% Z6 o; _& ~6 _  边舟在旁边吵嚷着要回家,张大师心疼他的黄花梨椅子,叫他们只花几个钱实在难解他心头之恨。
) \; h$ t6 P$ Y# [: G  }' x" _7 h. v% S
  「那要不要考虑领养呢?」他说。
: ]" X/ c1 R, D7 X5 K8 V- Y1 H" P% r$ ?* R
  边家夫妻面面相觑。其实多个人对他们家真的不算什麽,收养孩子这件事他们之前就讨论过,毕竟边舟很寂寞一直想要有孩子和他作伴,可因为边舟总是生病,他们也没心思再去考虑这些。但这话从别人口里说出来,颇有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Y9 ~: p7 R6 r: G& Q$ ]

3 u9 b; g9 i* v, K  张大师已经做好了他们反驳他的准备,却见边家夫妻激动地站了起来。
! |( [1 Q9 M4 g. z0 B$ |8 U6 f, V1 k9 W. W* D0 {
  「大师真是高人,这建议太好了!」% T+ \8 z' Y3 e1 ]
第一章7 M( r$ O% c" w7 x  |
  o  c" g# ]1 }
  以边家的财力信誉跟社会地位,领养小孩的手续很快就核准下来,他们直接挑七岁以下的小女孩,因为边舟闹着说想要一个妹妹。
7 {' Q5 Z! R% p7 P' k$ y2 D6 b
7 e% V; [$ W& ^$ S  边家父母觉得自己儿子很有爱心,边舟则只是认为妹妹会乖乖听他的话,比较好欺负。- M9 V& y1 A6 w/ S
* ?5 b6 R6 S+ ?
  约好到育幼院那天,符合他们要求的小女孩都被叫过去。这天边舟穿西装像个小绅士,边家父母跟在他後面,眼前是一排穿着朴素的小女孩。' `2 X; X7 |8 F& H; g
4 f- s! C! i$ d" k  d* h! p& s8 Y
  院长为难地看着他们,想跟边家大人说几句话,边舟却并不理会,慢悠悠地走到第一个小朋友跟前。9 X3 E+ T' b5 x3 Y1 ?& V
& F; d" [: I; e; c, i8 r4 T5 n; {/ J8 f
  小女孩眼睛圆圆的,胖嘟嘟很可爱。
2 N8 q- ~5 i. E5 A( R
9 z+ \4 i2 @  U0 K9 h, ?1 v  「你看起来好香!」边舟的赞美小女孩没明白,睁着无辜的大眼好奇地盯着他。
4 ^0 J$ O" ?, T8 _' k, n& V
$ M6 p# O+ r& Y$ S& u0 j9 ?  边舟捉起小女孩的手臂低头咬了一口,这一口大人小孩都猝不及防,院长愣住,小女孩嚎啕大哭了起来,圆眼落下豆大的泪珠。  K& E; w8 O/ Z

1 ?$ P2 }  I; M; `- Z- T+ d  边舟嫌弃地甩开小女孩的手臂,边母尴尬地笑了下并拉了拉他,「边舟,你怎麽能咬人?」
6 @& K4 ]# {$ i$ [9 Z8 v& M  d" x' k; q; R+ G  F) R  T
  「妈妈,这个妹妹太会哭了,我不要。」
3 c4 q$ J- j" K
* C) d) Z! B2 _' h- w) Y  「妈妈知道了,这里有这麽多小妹妹,你不要急。」
- K6 r/ v3 T; d$ t- R- w2 f! Z
$ U6 }2 `( k# h5 B3 F  院长搂着那个哭泣的小女孩,错愕地看边舟又走向旁边的小女孩。那小女孩精明地躲开,育幼院的生活教小女孩学会不顶撞人,但内心的恐惧却让她逃开。" {7 K. J' [! ~- Z$ T
2 `" t1 r+ o1 n5 A0 P9 y2 Q
  「你跑去什麽?回来。」边舟拧着小眉毛,学他爸爸的样子。
5 e! b$ p1 s! j; Q/ {$ l! ~  b% X0 Q- y3 {6 _, _1 B, ]( C
  小女孩摇了摇头,跑得更远了。0 d# }$ H, N8 k. O+ {' M7 O1 l- c
: _4 n: i, {, e) r2 R  H' D
  「不听话,我不要她。」边舟哼了声。
* s2 Y) g& G9 ]: Y
2 }! U4 O+ _4 {3 J1 u) j- o* @" G  院长来到边家夫妻身边,带着掩不住的怒意,「我们要不要先进里面聊一下?」
* ~$ P' h; L, x0 l/ _1 J- ]
* Z9 {9 @) {, B% s( L* p; y- H  「不用不用,我们下午还有个重要会议。对了,这是一点心意,给孩子们买零食吃。
3 P+ C  y. e0 @. D
2 X; g( [  T; t! i& o8 s4 E) Y  边家夫妻的话,把院长气得脸都白了。
5 C" j. O( X# D4 h: L2 X( I0 p3 e2 l% g  U& ]
  边舟也一副买完东西赶紧要回家的样子,在第三个小女孩手臂上又是一口,小女孩忍了一会後也哭了起来。他生气的训斥起那些吓得哆嗦的小女孩,「你们这麽胆小,又不能吼又怕痛,我才不要哄着你们玩!」' Z0 O4 @8 h" U

% L! W# t% e4 \  「边先生、边太太,我想这中间是不是有什麽误会,我看这次就先这样吧。」院长使眼色,叫人把其他小女孩带走。
+ Y/ C8 R% @  T( J8 E3 R* b( r2 \5 e+ ^- j" z4 I- B5 ^. S3 e% y
  「院长不用担心,小孩子是想找个能玩在一块的伴,我们儿子的方法虽然直接了些,但本意不坏,不会真的伤到小朋友的。」
6 N0 D9 E! T2 g, h7 |2 v! i
! R# W- J& c0 N2 W  Q' ~  都看见牙印了还能怎麽伤害!院长觉得她忽略了领养人对小孩的爱心,领养这件事情需要再从长计议。
; J* _/ [: F6 k8 B
. k8 `5 K! e7 w: t  这时,有人拉了拉她的袖子,她转头,一个小女孩乖巧地站在那里,等她回过头,小女孩才轻声开口道:「院长,茶水已经准备好了,王老师说可以带客人过去了。」& L; {4 m4 N3 Q! d+ r% h( t

7 V% T4 v5 D5 R. }5 _' G* x2 S; A  看到她,院长的气顿时消了一半,甚至还挤出个笑容,「我知道了,谢谢你。」
1 P$ `! l2 B! B  y0 ?+ R. F% O
' d/ J* [4 `+ {  小女孩点了点头,转身要走,边舟却不知什麽时候跑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8 x6 P5 M" s1 i4 R# K( n: Y! d8 ?# c( E" j
  她打量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小男孩,小男孩也在仰着脑袋看她。知道小男孩是今天来的贵客,冯向晚站在那任由他打量。, Z; ]* h4 \% s$ b( l2 N9 K
, _: v: p; {' {/ R9 h9 z- U
  「你今年几岁?」边舟问。7 D3 Z% Z5 c7 T

) S5 p: ?2 w4 r5 _$ e4 d  「十一岁。」
$ w# r. D' i; r, ^6 ^- G+ z/ S
& j& @$ b* U# F) J2 y6 t6 f& }' {  「你们这里的小朋友很没意思,又土又无聊,还喜欢哭,怎麽会有人愿意带你们回家?」
8 Q+ d4 W5 h, B: m- u2 a0 c! P
2 i% D6 P; v5 R! \5 ]' N  「向晚,你去找王老师。」院长说。/ }$ R$ I$ ]& p2 O+ ^$ U* j
6 r6 {, l- Y3 j2 D
  冯向晚的嘴角动了动,一旁小妹妹们抽噎着,害怕又不敢出声地看着这边。小妹妹们有些是她看着长大的,虽然她也是个小孩,但在这里已经算大姐姐了。8 ^7 M5 G8 c: k/ |4 F8 w; h

7 o# B9 ~4 [4 A7 W  像她这麽大的孩子很少有家庭会考虑领养,成年前大既都会住在这里,所以她负责照顾小弟弟和小妹妹。
8 K1 b: Z/ @; S; p
! r% g' {5 x( p1 a2 a5 N- q  看了眼前的情况,她卷起袖子,露出皮包骨的手臂,递到小男孩嘴边,「给你咬人。」" n# j- h1 o! u! H$ b* r

7 P9 m* S& f  L7 ~+ Z3 d6 l& G( U  边舟像见到骨头的小狗,还真不客气地一口咬下去,这一口又快又狠,咬住就不松口,院长倒吸了口凉气,见边舟使劲咬时还抬着大眼不服气地瞪冯向晚。
, _1 R6 j+ C. @) b: K2 Y- _8 `, I
( V; v  H; D6 F' _6 Q* o  冯向晚咬着下唇,小脸发白却没哭出声,「小舟,可以了。」边母这次不再是作样子,少见地去拉边舟。" q( E# f" U+ _4 v, a: o, i" B& l
4 p. w0 {: Q/ o2 H: y% s! T
  冯向晚的手臂上两排深到发紫的牙印,再多咬一会可能要见血了。院长刚要发怒,冯向晚却问边舟,「咬人的游戏是不是不好玩?」6 ?2 B$ ?4 _  V) {# z

6 c3 t* t2 U/ {4 e9 k" K& s  边母检查着儿子的牙齿,怪他干嘛咬这麽大力,把牙咬坏了怎麽办。
7 ~) U: \% \. U. d9 T' g2 n2 B% C& l7 {0 ^% t: f  c! g
  「妈妈,我要她!」1 f$ S$ n! ]9 p  G4 _; Q
/ \6 i; ]; c  N
  他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了,包括冯向晚自己。
( G, [5 X2 I9 y$ B- \+ B& ?# q" I! T* E. L: N5 K
  「儿子,你不是想要个妹妹吗?爸爸、妈妈也想给你找个妹妹。」, r" Q9 e0 X8 ]* E4 b+ a1 |
; D, a" M9 n( h% ^; D) |
  太大了养不亲这种心知肚明的话,她不好意思说出来。6 Y6 q% y0 a4 F% N  H6 R

. N6 E# r) [( Q  「边太太,领养的事我们院方可能还需要再想一想适不适合。」这种人家再有钱也不能让孩子去受苦,院长暗暗咬牙道。# n$ w3 |0 t1 E9 ~6 C8 r- d

- |+ G2 H) B/ N+ r) ]6 N; @3 E' p+ L  这时,嫌小女孩哭很烦人的边舟却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一会一个妈妈骗人,一会一个不管不管,哭着哭着还咳嗽了起来,这可把他父母吓坏了。
7 W4 q4 B2 ^* }9 A$ W
- y8 `# h. I, `6 R( Y  「算了算了,反正都是一样的,随他吧。」边父赶紧说,反正他们只想给儿子找个玩伴,又不是给自己找女儿。- B; g+ B8 N* q: r
! H6 ^9 m6 b8 H' N: A% u1 Y) ]5 v
  又不是买水果,哪有这样说话的,院长压下火气,「向晚这孩子,可能不适合被领养……」' V  h. q* C: \' d. f3 c

1 |6 w' s6 c7 {* x! _3 Y  「叔叔阿姨,我有先天性心脏病。」冯向晚看都没看撒泼的边舟。
3 G- v: y. d- O& X8 E# Z
0 e: A2 [  u8 q' T( [2 Q  「没关系,叔叔有钱给你看医生。」边诚倒真不觉得这是个问题,「你愿意来叔叔家吗?你看这弟弟这麽喜欢你,你要是愿意的话一会就跟我们回家,什麽东西都不用带,家里已经为你准备了房间,里面什麽都有。」
; |: x0 \% n4 F7 ]2 ?! l$ Q4 J
/ r' f- I: o2 h1 R  边舟哪里是喜欢,只是觉得欺负她比较有快感吧,冯向晚心想,有钱人家的小孩肯定过惯了饭来张口的日子,想要的东西哭两声就有,到了手又马上腻了扔在一旁。# @; C3 S4 e: Q* w7 y" m

: D, ~& C, o" i* N* @8 [  冯向晚看院长紧张的样子,相信自己说了不愿意,院长一定能拒绝这家人。  z% Q7 V/ g, q, G% v4 e

) ^5 r/ [+ v+ N+ m' V8 F  但她却同意了,看到边家夫妻脸上的笑和院长错愕的脸,冯向晚知道自己也许作了错误的决定,因为这个叫边舟的小鬼肯定不会让她好过。, {( ~5 `% ?/ }. f
  y. z) ?  X  `7 g
  小鬼的哭声戛然而止,跑过来一把拉过她的手,得意地笑了,就是因为自己目的达成,眼泪才能收放得那麽自如。
# ]% F0 n- S$ }- C( @9 T
% Y6 w/ b4 J- z% \! S  她已经被领养家庭退回来两次,她知道被收养的日子很可能还不如育幼院,她也不稀罕漂亮的房间,但她还是想试着离开育幼院。' A" p2 o4 J  O' j3 O
$ T6 C& b: E0 m( K8 W
  这个机会来得突然,临走时院长千叮万嘱,如果觉得委屈随时可以回来。冯向晚点头,边舟则不耐烦地拉着她的手让她快点上车。
* s- J$ f) z  }5 b( |- s7 ]( t1 O! Q' d. a
  她没和院长说太多话,她就像是一件生日礼物,被边舟搬回了家。, _& V; M  ^# i% ], g9 w4 [9 e

7 O7 w) D$ n" x, I/ k( M& U, L
; ?0 H( z! c3 v0 z1 I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