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4月试阅 ✿] 石秀《就怕上司变老公》

0
回复
492
查看
[复制链接]

3072

主题

3560

帖子

19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 滴
9163
珍 珠
193245
功 勋
6
威 望
3
发表于 2019-4-19 13: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C3 }+ u" U4 l7 p0 J9 E8 B9 W% @6 |6 b" n1 o9 p
书名:《就怕上司变老公》) U1 f9 h  V7 }9 A- \" \# j1 g: Z& V
作者:石秀4 D0 I* e( }$ t* o9 K# c
系列:脸红红BR1056/ N$ [! B* q: f
出版社:喵喵屋文化
% W2 v# S6 ]  f' V9 `9 v$ [& F( j- b出版日期:2019年04月23日; c7 o8 @- B1 ~; q
- E2 ?; }3 L# z$ ]* \
【内容简介】* ]6 }6 k, ^  I/ B# i$ s2 S

3 g# f! R9 W2 S9 s6 d1 \, X7 T捧在手中的她,傻得可爱,教他宠得翻天;/ ~9 l6 Y6 x' G! M8 g8 W" r2 _
放在心尖的他,霸得迷人,让她爱得很惨。7 Y+ B6 `2 X5 v6 g
3 V6 m, j3 D% \- N5 b1 f
公事上的江皓天是出了名不讲人情的大魔王,现年三十岁,
1 v) d4 l  K1 _3 d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而身为他的小秘书,有些粗线条的陈依蓝,
' x. \, ?* g/ E* U: C1 b天天怕惹火大魔王被开除。人家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y' z, S* K. w
她却被一脸高冷霸气的上司给迷住了。本以为不苟言笑的他
( D; Z  L0 E- O0 z# S; N1 l/ ^! `2 [,是个寡情的男人,才发现原来大魔王上司会宠女人,
3 n7 f: t) i! m+ D不但把她这位小秘书宠得小心肝丢了不说,还教她傻得陪他滚上了床。
- z. E6 G/ V  m# B6 z, r" X5 U( f这样的一夜情,男欢女爱,你情我愿,陈依蓝没想过要他负责,
4 N( k+ G3 J7 n2 I8 \% F谁知大魔王上司是个保守八股男,二话不说扬言娶她。( Z2 |: I4 |( B
婚后更将不谙性事的她,天天压在床折腾得够狠,直到搞出人命了,
$ l7 p5 }0 {/ [4 U4 h, E! E, h6 H她才想起,这男人从没说过爱她。
$ W$ U: ~% H3 M) ~) C+ l2 ^. p; U% L/ ], }
  楔子8 Z" d3 N- X  o% r( r
0 \8 y. U0 e& j+ X
  下午两点多,市区大医院里,长长的走道上,陈依蓝一脸欣喜地把检查报告拿在怀里,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她怀孕的好消息告诉江皓天。
( J  ~% F0 }" I* Y, f4 ]  J8 ?& H% v, [% I  T# t' j# O. X
  她从包里面拿出手机,指尖轻划萤幕,帅老公的手机号永远排第一位,刚想按通话键,突然想到这个时候江皓天可能在公司开会,打他的电话会不会影响他工作?再想到他那张冰山脸,他最不喜欢工作的时候有人打扰他了。
! t" K" C& ^. m& d  V$ x. ^
9 V3 b' U) k/ r1 _1 z/ c5 T  「还是等晚上他下班回来再给他一个惊喜好了。」她这么一想,乐得噗哧一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噙着笑,漾开来,好看的脸蛋上泛起一抹绯红。2 \" [7 x% J' s$ u/ z: t  L( t, ]6 N

! e8 D; {  [4 j$ s! Q6 |1 U+ J  为了怀孕,她这难孕体质自从婚后吃过的苦药,扎过的针不计其数,但总算把宝宝盼来了,她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要知道医生看过检查报告,恭喜她说她怀孕的时候,她喜极而泣的样子很丢人。6 g; |8 d) Y2 {- @) a
  ?- c' A  y6 m* i1 s
  走道转弯处,蓦然一张脸跃入她眼里,只见江皓天搀扶着一个于她而言面孔陌生的女人,低头轻声和她说着什么。
. d+ @4 t7 t# q! d- \, j4 u( ~0 |- U
  那女人有孕在身,很明显了。- \  z3 b* \0 x* x- ^5 ?
! d4 m* m/ B  `+ d+ ^5 A$ I2 c* K, m
  尽管江皓天大手近乎于揪着那女人的胳膊,动作并不温柔,但看得出来,他是很照顾那女人。
! v9 p9 M9 c8 }' G( Z
) B; }2 Y  [. b* ?; b. o0 p  陈依蓝身体一僵,脸色发白,脚下像是灌了铅,怎么也迈不开。自从嫁给江皓天,虽然两人一直温存,但他性格更多是冷冷淡淡的,因为江皓天是一个从骨子里就很冷漠的人。! A' T) L4 g( c) Q6 g0 l# A
. V4 ?( P. Y9 N
  可她没想到他也有对另一个女人温情脉脉的时候。# J1 }" |% j9 W. A6 k

# _. e# n! V6 Q# `* B, L/ H3 g& K  她的心底冒出阵阵寒意,是她犯傻,是她天真,当初他会选择她,无非是想让她给他生孩子,可是婚后整整一年,她的肚子都没有动静。她也感觉得到,他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因为他要生孩子给他家里交差,只是万万没想到,他会在外面找别的女人生!
  q% N1 h; F; U) s. C' P/ A( j* G0 \- r8 v5 A7 @9 v4 P
  她看着眼前那渐行渐近,没有注意到她的那个男人,大手按在小腹处,指节按压的力量越来越大,两个月了,医生说她怀孕两个月了,可是还是迟了!0 [: U) I0 i- O; ^/ h

* D# \5 Q: n. k  F4 F  她双眼泛红盯着前面的男人,心里是深深的冷意,恰好这时,他注意到了她。
5 I8 B1 F: W- |
/ W, i  \' _1 w. N' W) C; ]  她看着江皓天脸上由惊讶瞬间又变得波澜平静的样子,她就知道,他根本不会在乎她!手中的检查报告已经是深深的讽刺,她快步走到江皓天的面前,将那张已经毫无意义的纸重重地按到江皓天的胸口,无比失望的语气咬牙切齿道:「江皓天,既然你已经另作打算,那我肚子里这个也不必留了!」
! t! U" f5 j, |9 x0 b
7 q5 v, `) j; f$ l2 K# k  江皓天皱起眉头,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待他迅速地把陈依蓝按在他胸前的那张薄薄的纸上的字看清楚,顿时伸手想去逮住那转身就要走的女人,可还是慢了一步,让她从他眼皮底下跑了……7 a* h3 i( H' U
2 [8 [7 ]- B7 H* E0 ~' N: \
  第一章
7 Z  O% o% M* Z6 j' w
' w. M) g% p& j0 G8 c  一年前。/ I5 e  l( z% ?0 X% Z7 }

. @% F; V9 j; d6 V- _+ w. C  陈依蓝坐在办公室属于自己的小小的天地里,感觉自己特别地倒霉。本来从学校毕业,元气满满地过三关斩六将进入这家台湾数一数二的建筑公司混了个小助理的闲职。可没想到椅子还没坐热,就遇上公司高层人事调动,好死不死地,她竟然被分派到江皓天所在的部门,成了他的秘书!. ?6 h/ g1 ^4 q3 k3 f
; n% r" X( ?4 s! g0 ?0 ^! R
  江皓天是公司里面出了名不讲人情的大魔王,她在休息室里听人说过,以前在他手下做事的人,因为一点点失误被骂跑骂哭是常事,听到那消息的时候她还不以为意,可眼下这事竟然落到她头上,说她不紧张是假的。
- k% S' s0 d4 k3 s5 L- `( Q4 r% {' f8 O3 C1 E  ^' b7 P6 d( d, t
  隔着落地窗看着那个正神情冰冷专注工作的男人,陈依蓝心里有些不踏实。( V1 \( s+ }# ?1 A2 \1 B  W
8 A( H) N# h# Y, m
  江皓天,现年三十岁,名校毕业,现任公司建筑设计部部长,是公司成立至今最年轻的高层精英。公司内他的资料不多,但拿出来的业绩十分惊人,足以表明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 U+ H/ q, g1 v1 Y5 T2 P7 a. f2 |. R8 z" Y- z' I
  陈依蓝看着那张冷峻的侧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虽说是大魔王,其实也蛮帅的,她自己不算非常聪明,但算是一个很努力的人,只要她拿出念书时候那份拼劲,应该不至于让他炒掉。! @! i7 S) I' `; [
. {# D! Y8 c/ e4 `6 G5 G* z  T
  就在她自信满满地握拳给自己打气时,猛瞥见那大魔王冷冷的眼神扫过来,她吓得脖子一缩,躲到电脑前,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m  X% X. n2 ~! o9 J2 k

: n& t, [+ s) S  「叩叩……」突然传来声响,陈依蓝猛地看到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敲在她桌面,猛抬头,便看到江皓天西装革履,侧过身站在她桌子前,也不看她,只是把一叠厚厚的资料放下,随即冷硬的声音道:「这些报表各影印二十份。」7 h, G+ }8 z) m4 T

0 |. }/ S4 P9 G  「哦,好。」陈依蓝忙点头。0 h  o5 ]$ h2 w. x: `& d
( z( A" y0 s" A- Y! `1 R
  「下班之前交给我。」江皓天说完,颀长的身影离开。: r7 a/ Y6 t1 r3 @7 P' w2 o

) V" C- ]; X0 G( b' M  陈依蓝看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下班了,她翻了个白眼,手忙脚乱地抱起文件去影印。
! q9 o! t8 \% q- ?( V
+ o* a$ F% H/ C. T/ {0 n  f  终于在下班前把资料影印完,交给江皓天后,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把任务给完成了。3 k0 s- v& t1 B9 E- r* \* T3 T- L$ x' R

3 ], ^6 C7 Q8 K3 U  江皓天点点头,示意她可以离开他办公室了。, R8 }5 I* c* m
4 b! c- }8 M1 k8 I% f
  陈依蓝回到自己办公的位置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桌面上的手机响起,她看到是爸爸打来的电话,她脸上浮起笑,很快便接通了手机。
0 X$ X* ^$ T8 T% D% b, X  I! i! |( ^% S% y7 _6 H
  「小乖,什么时候到家?爸爸今晚做你最爱吃的青椒牛肉,还有葱爆肥肠,现在在煎黄金排骨,等你回来开饭。」陈父的电话里传来炸排骨嗞嗞的声响,很诱人。
8 D: \1 m7 R; i. z8 `5 \: s
' O) r* ^, ^: b" J  「我马上回去,你们要等我,不许先吃哦!」陈依蓝加快收拾桌面的速度,严肃道。  O- T7 o( s! h% Q8 w
8 g4 O. z7 T* }2 y8 h
  「呵呵,当然,小乖没回来,谁敢先开动,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陈父爽朗的大笑声。
7 F' y$ }3 l& @3 U7 Z" ~* k
7 |" D. L  m' @# p, y/ I- o+ U3 m7 x  虽说陈家有一儿一女,但陈父是个宠女狂魔,第二胎的儿子还是因为怕女儿一个人孤单才要的,生出来纯粹是想给女儿当玩具玩。; N- s. r9 ^4 A$ F
9 |, N  ?) u3 B8 V( t7 E$ z. H6 _
  「爸爸最好了。」陈依蓝拎着包走出办公室。. m, W: Y3 T, p+ D' t
! K+ `1 k& W, M2 n7 D+ n: h
  江皓天走出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恰好空气中飘来这一句,不过这新秘书工作效率还算可以,起码没有他原来料想的那样要加班完成。
3 t5 X) w3 t: W* @& {3 r6 p5 o4 F# j; S, O* o. a* t2 }. \
  车子开出公司地下停车场没多久,他透过前窗玻璃偶然看到正在等公车的新秘书,那张清纯的脸再次出现在他视线范围,从来目光不会停留在女人身上超过三秒钟的他一踩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 p6 h: M+ Q/ D$ x) `$ |. P. T( t8 Z" A4 i* i, ?0 y, _/ F3 K$ j
  ◎◎◎! v! p5 N. ^+ m. E2 b& |& x

. f  p# T2 t% x  如往常一般,江皓天准时到家,停好车走进家门,玄关处换了鞋,他踱进客厅,冷冷清清的家里,晚饭很准时。! F( N7 C+ P7 [
  g% J: k2 L/ r$ b/ X
  饭桌上,江父一贯的严肃,不发一言吃着饭。江皓天性格像他爸,为人冷漠,不苟言笑,也是安静吃着饭。
; u! Z( d$ R# P  n" b& I& y
  y3 H$ ~( j* H7 C+ E; |5 V  江母也是一个女强人,管理一家大型化妆品企业,只是看着她唯一的儿子,她有点沉不住气。别人生儿子她也生儿子,她的儿子从小帅到大,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她本以为儿子念书留学,毕业工作,娶妻生子,按步就班,一切都非常顺利。( W* h# a# H9 N
" e+ H) H0 l8 v+ L5 P, f6 o
  可万没想到的是,她这儿子一钻进工作里面,就什么都不管了,这么多年,别说是老婆,女朋友都没一个,她都怀疑他是不是不近女色。
7 U- e7 g  C" j- W3 q
1 ~0 m1 |- k$ r3 u2 R2 u6 g, k# Q: W  这么优秀的儿子,如果不赶紧娶老婆生孩子,把他们家优良的基因传下去,她都无法向远在国外一直在催婚的公公婆婆交代了!! l9 r3 Y8 t( k! R+ X# H

# d& v/ P0 R: I( s  b% x  e  「皓天,吃完饭先别回房,妈有事要和你商量。」她用严肃认真的口吻对儿子说道。
8 e7 ~( H! j+ ]& B: ?
7 l0 j# c' w* {9 K& k; k  江皓天自然知道他妈要和他商量什么,他只是轻描淡写的口吻说了个好字。
! c8 J. g/ o; b$ z& }& u) _9 Q/ @: z- |
  晚饭过后,江皓天跟随江母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他仍不忘打开平板电脑思考白天工作遇到的难题。8 b4 F1 b* B  a8 I3 Q  B, ~+ P- u

. ~2 E: ?6 O: U2 O; V$ h( g) s  江母把他的平板电脑夺过来放到一边,看着儿子,责备的口吻道:「皓天,你不要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工作上好吗?妈还是希望你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毕竟你年纪也不小了。」$ h9 |" B/ G; g5 u
* }( k; |3 k! m1 B1 q/ n% g
  因为早就料想到他妈是要和自己提这个,江皓天不以为意,淡漠地点点头,「我说了,你安排就好。」
( D1 w- Z" @2 ^$ v9 h. c" C) j% c9 L' J8 E: w! Y; X5 p
  「可是你总得去见人家,彼此沟通一下,看性格是不是合适,才能把婚事定下来对不对?妈不可能随便就绑一个人回来和你结婚啊!」江母看着儿子没好气地说道。7 }# S& v6 p/ u1 e3 z2 n" p& C! P4 L
* \/ @9 T& e: I. r
  「可是我最近有个很重要的案子,真的抽不开身。」江皓天沉吟片刻,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迅速地伸手抄起自己的平板电脑,「妈,先不说了,我要回房做事。」, `; G+ d' q. ~5 g2 S
7 B9 X/ a8 H6 l. s- o2 e
  「皓天,你怎么就这么不听劝?」江母继续唠叨,她真的拿她这儿子没辙了。
5 [6 w  t8 _9 d7 _% w" I4 v/ I# h! p2 P8 M! W
  江皓天没有回头,迅速地上楼回房,他真的没有时间去相亲,但如果父母给他物色到适合的女人,他不介意和她结婚。前提是,所有的人以后不要再为他的婚姻大事打搅他的工作。
3 D! \' R- ^+ W* w$ _' Y6 a+ [9 b+ y& M& ]
  ◎◎◎! i4 c2 r7 o. S( D4 m- G

$ F' Q$ |1 R  P: Q9 D4 Q  与此同时,另一头,陈依蓝终于挤完公车到家,一进家门,大狗小白就扑过来,伸出舌头舔她的脸,她一边笑着推开,一边换上拖鞋。
! @3 A8 J2 A5 Y5 A& Y+ H4 G1 b: g5 o; \  K1 D2 @+ E
  进了屋,收养的流浪橘猫从沙发上跳下来,在她腿边蹭来蹭去,她抱起它摸一摸。
9 q4 [+ ~8 p% l! N4 d! D) i8 _
6 l9 O8 I: g# k  陈母一脸嫌弃地拔高声音道:「一进家门就玩猫玩狗的,快,洗手开始吃饭!」( U% o% u9 a! I. J

% B4 g2 y3 F$ _; u$ Y, C3 `  「知道了。」陈依蓝把猫放下,走进厨房,看着爸爸还在忙碌的身影,她凑了上去闻了闻,一脸陶醉的样子,「爸,你做了什么菜,好香。」; H9 @1 I; a- J5 Y
( l3 U3 w9 E2 r3 M, ^
  「最后炸一条糖醋鱼,马上可以开饭了。」陈父笑说着,望向他最宝贝的女儿,「小乖,去把你爷爷奶奶叫来,马上可以吃饭了。」+ E- X0 D8 c% U* H& _  v. N

" A+ Z: r; d# @( ?- L  「好!」陈依蓝洗一下手就往屋后跑,这个时候,爷爷奶奶一定在后院打理他们的花花草草。
9 l  ^, {6 D( K, \& r$ f7 s4 y: n/ }$ T! i  x
  「爷爷奶奶,我回来了。」她一下子跳到两个老人面前,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p/ @* y3 O( O! ^
1 w! a# D3 G0 H. ]: S- c
  爷爷笑呵呵地看一眼孙女,便继续浇花。- y0 \$ a) `* k7 [; {" V0 P( J

; p8 U  R( `, h2 m. o6 |  奶奶笑着道:「都出来工作了,还像小时候一样调皮,你弟弟都要比你有大人的样子。」3 p3 O1 a" v4 \. U

, Q$ _* }3 Z3 F! a: R  「才怪!奶奶你都不知道他今天早上有多幼稚,在大门口吓我一跳,我还没回过神来他就跑了,等一下回来我非揍他一顿不可!」陈依蓝跟奶奶忿忿不平地控诉。5 f( b# V$ |8 G( v5 d( F$ A& Z" s
% l" v1 e3 W' R& O- z; r
  「奶奶,你少听我姊恶人先告状,明明是她想躲在花丛后面准备吓我,被我发现了,我当然要先发制人,结果她说我吓她。」陈晨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倚在门边,一脸高冷地看着他的白痴姊姊,说出事情的前因后果。
- I5 X! v8 m# B, ^. V% D
! J  q$ _6 w& X' S" n' U* b5 Y  当场被拆穿,陈依蓝咬咬粉唇,杏眼瞪一眼弟弟,「哼,恶人先告状的人是你!」/ T0 P' ?) z2 j7 k6 _1 o" a: e+ v+ w
& S" ?! [# |' T. u; @
  「我不想和你废话。」陈晨也是个不好惹的。
% K+ M9 _8 W( _2 V& C7 w7 l5 d
- {2 H- e; g9 i: h* u3 A- z% l! t! Q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起来,陈奶奶看一眼这对冤家,哭笑不得,这两姊弟都是嘴上不饶人的,可是私下感情好得很,这也是老人家最欣慰的事情。
" Y4 @/ p+ v$ q. M, A/ ^; p# k  p5 @$ f2 l& P' z7 |% ~
  ◎◎◎  F+ n; j" v0 D$ ]
- R5 d3 j& H+ @* s2 b. Z: W0 G
  等一家人入席,饭桌上满是热气腾腾的饭菜,大家有说有笑,特别地开心。$ V& k% z% C# r0 H: y+ V
; ^/ X6 S" L1 _
  陈依蓝席间说起她的顶头上司,表情很丧气。, ~) C% }% |5 y
% c5 J3 E* ?4 b( s" q! ]1 a
  陈父把排骨挟到女儿碗里,笑呵呵地鼓励她道:「好啦,我女儿这么讨人喜欢,再凶巴巴的上司也会慢慢欣赏,认可的。」
/ x6 ?* {5 f1 M$ W8 V" i4 J9 H
9 K! f: ^9 v8 m; n7 O$ j9 y# Q  「我觉得很难,你们说我怎么这么倒霉?人家说他是公司里面的大魔王,会骂哭人。」陈依蓝诉完苦,还不忘生无可恋地咬一口排骨。
9 S, j$ Y! I' K9 h+ T- w. Q; k- e6 j& \5 d
  陈母一看女儿那副样子就笑了,「你啊,要是工作尽职尽责,就不用担心上司责罚,好好加油就是了。」她对子女一向有信心,再怎么说她这个女儿念书的时候也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不然也不会一毕业就被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录用。# [! o3 b9 O; b1 t; X
) G/ Y( r5 \' d3 u- F* K* [
  爷爷喝了点酒,脸上红通通地,一脸宠溺地看着孙女,「小乖别怕,他要敢把你骂哭,爷爷就去收拾他!」
2 k5 j/ E/ w" H  l( l. d9 z9 _
0 ?' g! A- \( o7 M  「爷爷,你这么宠姊姊可不行,她都无法无天了!」陈晨在一旁吃着糖醋鱼,免不了提醒一句。9 M; p3 c- {( U0 d( `4 E: l4 Q

* h) W: C2 i& G+ c; S+ b1 x  陈依蓝瞪一眼她的弟弟,继而对爷爷一笑,「爷爷最好了,我要是被欺负了,爷爷一定要给我报仇。」
: z# c+ l. K5 j5 \5 b' M8 F) ]8 u
/ L8 v/ w4 V1 x6 S  「又不是血海深仇,报什么仇?」陈晨没好气地说道。
) K, u0 u' h; d
; {5 _5 x0 L  N9 q! ]  「好了,你们两个快吃饭,一天到晚斗嘴不累吗?快吃饭,别闹了!」奶奶一看这姊弟俩又开始拌嘴,往他们碗里挟他们爱吃的菜,阻止他们继续闹。9 u  }, o5 c% Y' b2 i  {, Z1 D" T; ~

  z  |* |* Q9 g  静谧的夜,一家人在热闹的氛围里,边交谈边用餐,是一天中最轻松快乐的时光。
$ ?4 z: n8 q, C8 `4 e& D# C2 G1 I4 B
  ◎◎◎# d0 M- n! o1 L+ v4 r
' d' r5 H8 e+ z% K# D6 p
  一早回到公司,江皓天发现秘书的位置上没人,他不悦地皱皱眉头,以为他的秘书比他还要晚到,却瞥见桌上摆着透明的便当盒,里面摆着精致的饭团,看来,人是到了,只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 k+ l! Y" Z( U' w& w& m4 o7 ?3 d
3 P" n; ?% W! z  m! G- d, B  这时,他发现她桌面上摆着一盆黄金葛,已经爬藤了,还有几盆不知名的小花,他只扫一眼便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m9 J9 E! b# |9 ^5 x: A

/ V6 ^. U7 s2 ?  没多久,办公室门口传来敲门声,他抬头,便看到他的秘书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走了进来。
$ c; \+ f% @/ `0 L2 ?/ A  N* @' p( U7 V0 N
  一杯咖啡轻轻地放置在桌面一角,陈依蓝礼貌地一笑,「部长,这是我刚泡好的咖啡,我听说你咖啡不爱加糖,所以我就没加,请慢用。」
) N1 q/ s4 S3 R8 v$ i( @: h) f4 G0 Q
  「嗯。」江皓天冷淡地应了一声,继续专注自己的工作。
$ R, I: E6 }( d$ u: k% y9 d( z/ I' e$ e0 g: W
  陈依蓝下意识地看一眼她的顶头上司,深邃的五官,眉宇冷峻,她还没见过眼睛这么好看的男人,不由得看呆了。4 l- V$ `# _* M+ ^* P
$ ^6 M' a3 r  S3 j
  「愣着干什么,还不回去做事?」江皓天冷冷的声音传来。6 j) ~3 M0 Z* q+ P% V

; v/ p) f5 U8 S) R  Y$ f  「哦,好。」陈依蓝反应过来,立刻转身,但瞬间她的脸就红了,盯着一个男人来看,还被他发现了,哪里还有比这更糗的事情了?她不自觉加快步伐离开他办公室。
; A: V3 y; i  ?$ \& M  c( i/ x+ g0 d" D$ \
  江皓天看咖啡的温度应该可以了,端起来轻尝一口,味道很香浓,口感很好,看来是用上好的咖啡豆磨出来的,他总算从别人给他泡的咖啡里尝到了独特的味道,视线便下意识地透过落地玻璃窗望向那抹身影。9 P4 ~! m$ a8 H7 {5 E4 `
. [2 M5 e# R. G/ p4 ?  M& r" R$ ~# Z
  她回到办公位置把便当盒放好,已经开始工作,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做事很认真的女生。当初他从秘书人选里面挑出她来,就是因为她的履历表做得很用心,他想着与其用一个聪明人,倒不如用一个用心的人,毕竟他身边爱耍小聪明的人太多,他偏是最讨厌那种不务实的人。
9 C- s7 {2 i2 z$ u1 x8 k9 T  p
: `4 q( o0 R$ w9 V* P3 Q  何况,他这新秘书才刚毕业,年轻、有活力,可塑性强,可以一点点把她塑造成他希望的那个样子。
% E* {# U9 }( X5 J, N' f
+ Q* G' y. e# J8 L- @  只是……他皱皱眉,只是他没想到,履历表上那么一张清纯脸的女生,身材真的与她的脸有点不协调,她身材高挑,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的样子,胸围目测是三十四C,一向对女人没研究的他,难得这样认真地打量一个女人。
0 r4 w- A' \) L! E8 o: f# P
6 ?4 i5 ~7 p. k  待他意识到自己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的时间已经够长,他回过神来,感觉有点匪夷所思。3 T$ [: B' c, v! W
5 J: a2 R7 D2 N" \/ R! |
  ◎◎◎
* v" j! \# B1 K" N2 p' @* L  P2 X
8 |1 [  E2 t. [* Q/ u6 [$ m  午饭时间,江皓天从办公桌前起身准备去员工餐厅,不经意的一瞥,见陈依蓝正坐在室外的长椅上,膝盖上放着便当盒,正一口一口吃着饭团,胃口很好的样子。
5 @) k8 a, Y; D. G% o& k6 _* `' c* S" Q
  看她白皙修长的指尖拿起那块挟了肉块的饭团往嘴里送,江皓天感觉自己好久没有的食欲都被她勾出来了,于是加快脚步准备赶往员工餐厅。& q1 V9 V. V) g9 B6 {
0 V; u" D* X5 b
  听到脚步声的陈依蓝回过头来,她手中的饭团也一半送到嘴里了,看到是江皓天,她瞪大双眼,一时之间吃不是,不吃也不是。
+ {5 v, H2 {/ x
" Q  r  G* g+ a8 l* W  「便当不错。」江皓天说完,便大步地离开了。
, E. a$ z4 \2 x5 s' I" a0 N( x0 ]5 j( C& S
  陈依蓝看着江皓天的背影离开,有点意外,她把饭团送到嘴里,视线回到那盒便当上面。她发现,她的新上司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嘛!还说她便当不错,那可是她前一天晚上精心为自己准备的,嚼着美味可口的饭团,她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来。
( U( |+ e( i& X" C% X; u  B
3 A1 p; q% P7 t* r: Y+ g4 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