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热门视频
N
更多...

[✿ 4月试阅 ✿] 金晶《夜夜催婚》

0
回复
405
查看
[复制链接]

2452

主题

2801

帖子

12万

积分

ღ 管 理 ✍

Rank: 12Rank: 12Rank: 12

水♥滴
7434
珍♥珠
129587
功♥勋
4
威♥望
2
发表于 2019-4-19 13: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夜夜催婚》
作者:金晶
系列:脸红红BR1053
出版社:喵喵屋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4月23日

【内容简介】

前任的她,清雅又勾人,教他忍不住想弄脏她;
前任的他,帅气又高傲,令她忍不住想冷待他。

司宇高中时做了一件蠢事,为了不让女友出国念书,他威胁要分手,
谁知孟慧慧连犹豫都没有走了,让他的青春像是喂了个没心没肺的坏女生!
好多年过去后,孟慧慧只觉得西装笔挺的司宇,比当时意气风发的少年多了成熟男人味。
不过他再成熟,依旧像可恶的少年,坏心的想要将她的生活闹得天翻地覆。
那年的他是混世恶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拉她上床时,犹如恶霸般的,
在她身上烙下他强硬的气息,要她这辈子怎么也别想逃。
而他虽然很帅,很多女生暗恋他,可因为他很凶很霸道,打起人来又狠,
没有女生敢靠近他,唯独她上了他的心,成了他的软肋。
她说她不想复合,似笑非笑的他扯了嘴角说没关系,因为她这女人,
他根本没想放手。大不了,他就再追一次,追上后,直接娶回家就这么宠一辈子。

  第一章

  司宇换上了西装,将病服脱下放在一旁,陈助理拿着行程表,「老板,体检完成之后,中午跟花溪集团的总经理有一个聚餐,下午三点公司开会。」

  「嗯。」司宇慢慢地点头,将袖口扣好。

  他刚走出病房,听到一道清新的女声。

  「502病房的人还没有抽血,杨护士你记得过去一趟。」

  「好的。」

  他停下脚步,看着那道窈窕身影,陈助理奇怪地摸摸头,「老板?」停在这里做什么?

  穿着白色衣袍的女生缓缓地转过身,一头乌黑的直发扎成一束垂放在背后,随着她转身的动作,乌发在空中划出黑色丝绸的视觉效果。

  中分的发型露出她饱满洁白的额头,柳眉细细的,眼睛里似乎含着星光般璀璨,鼻子高挺,嘴巴小又粉嫩,像是草莓味的果冻,看着就想让人咬一口。

  不仅像果冻,而且比果冻的口感还要好……司宇重重地磨了一下后牙槽,他很确定,因为他不仅看过,还尝过。

  女生低着头,看着手里的资料,从他的身边越过去,「孟慧慧!」

  咬牙切齿,彷佛是冤死的鬼从地狱里爬出来一样,孟慧慧打了一个冷颤,抬起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然而,她神情冷淡,连一丝惊讶也没有,「是你,好久不见。」

  司宇恨不得咬她一口,但实际上他面无表情,「确实很久不见了。」

  孟慧慧打过招呼就想离开,但她离不开,她低头看一眼手臂上的那只大掌,「我还有事。」

  捏着她手臂的大掌又重了几分,在她不舒服地想开口要他放手的时候,他突然放开了,「没想到你在这里做医生。」

  「嗯。」她冷淡地点点头,悄然地动了动手臂。

  「你看起来很忙。」他退开一边,让出了空间。

  她颔首,对他挥了挥手,一手插在口袋里离开了。他重重地磨牙,啧啧,她离开的背影还是和当初那样潇洒。

  「老板?」陈助理在一旁看到自家老板不对劲的表现,不知道这位女医生和老板是什么关系,让老板说话腔调都变了。

  「你去查一查她。」

  「啊?」陈助理一脸的为难,他不是狗仔啊。

  「加一个月的薪酬。」

  「好!」陈助理立刻应下。

  ◎◎◎

  孟慧慧是今年才回台湾的,之前她在美国读完书,进了当地有名的一间医院做实习,一步一步地往上走,后来成功地坐稳了权威心脏科医生的位置,也是去年圣诞节时候她收到了这家医院的邀请。

  她父母很希望她能回来,而且这家医院的待遇非常好,她也打算尝试换一个工作环境,就收拾了行李回台湾了。

  但她没想到,她才刚回来就遇到司宇这个男人。

  下班时,她在更衣室里换衣服,想到司宇那张脸,依旧很帅,只是她现在看着毫无心动的感觉。只因为,他们当初分开时闹得很不愉快。

  没错,她和司宇是前男女朋友关系,根据司宇的想法,他认为她是一个渣女,为了学业,为了前途,抛弃了他,离开了他。

  她嗤之以鼻,就他不缺女朋友的那张脸,还好意思叫她渣女,当初先提出分手的人是他,不是她。

  与她冷淡的神色不同是,她身上是一件甜美的连身裙,上身搭配一件针织外套,拎着水桶包,她离开换衣室。

  她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辆超级炫耀的跑车,这种夸张到让人不得不注意的跑车,令她想起一个人,司宇。

  说曹操曹操到,司宇推开车门,从车上跨下,朝她挥了手,「一起吃饭?」

  她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过,他懒洋洋地开口,「孟慧慧,一起吃个饭不敢吗?」

  她停下脚步,头也没转,「司宇,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吃饭?」

  「一起吃饭,我能把你吃了?」他笑,笑中带一点挑衅。

  孟慧慧盯着他,摊手,作为一个医生,又是心脏科的医生,冷静是她每日必须有的状态,不管是上班还是下班,她的状态都没有变化,「再见。」

  他要挑衅,耍嘴皮子,她懒得理他,他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她并不介意,她走得依然很干脆。

  司宇直接下了车,走到她的面前,一双黑眸里似乎有火花在冒着,「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

  她被迫停下来,双手环在胸前,扬起下颚,「这么多年没见,你也还是老样子。」

  两人说完话,同时不开口,孟慧慧忽然开口,「你这么缠着我,该不会是旧情难忘吧?」

  司宇彷佛被踩到尾巴的小狗,生气地说:「怎么可能!」

  「那么,你有礼地邀请我吃饭,我有礼地拒绝你,你干嘛缠着我?」她问。

  他一瞬间安静了,她的模样和以前一样,长得好看却始终是一张面无表情的小脸,花样的年纪却是老太太的性格,真是瞎了他的眼,为什么就是对着这张脸特别的有感觉!

  高中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她,他就喜欢她,没追她之前,他身边有一大堆的朋友,吃喝玩乐,每天都很精采,开始追她之后,他眼里心里就只有她。

  她呢?呵呵,她眼里心里就只有一件事,读书!读书读得跟书呆子一样,可即使这副样子的她,他还喜欢得不得了。

  追到她之后,他这个男朋友始终是排在读书后面,他们约会的地点不是图书馆就是书店……但他居然觉得,不错!

  在陪她逛书店之后,买了第一本正正经经的英文书回家,他爸妈吓得以为他中邪了。

  想起这些事情,他觉得痛并快乐着,跟她在一起,就算是待在图书馆,他也是开心的,可她在联考前突然决定要去美国,这一点他不能接受。

  他做了一件蠢事,那就是威胁她分手,对他而言是威胁,对她,却是解脱,她连犹豫一秒钟也没有,直接点头同意。

  他的青春他的感情喂了一个没心没肺的坏女人!

  瞧瞧她,见到他就好像没见到他一样,没心没肺德让人不知道说什么,他就这么差劲,她连一秒钟都不愿意停留?

  孟慧慧越过他,直接往自己的车走去,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开着车出去,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身西装革履的他。

  比以前少年时多了一抹成熟,不过他再成熟,她觉得他本质里还是那个可恶的少年。

  总是想搅乱她平静的生活,将她的生活闹得天翻地覆……

  ◎◎◎

  孟慧慧开车回家,她搬出来一个人住,回到公寓,关上门,将钥匙扔到了玄关处,她四肢展开地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了十分钟,接着她起来走向厨房。

  晚饭吃什么,她只考虑到了营养问题,好吃不好吃,完全不在她考虑范围,拿出一条朋友寄过来的广式腊肠,洗好米放入电子锅,再将腊肠也放进去,按下煮饭键。

  等饭快煮好了,她煮了一个不算好喝的青菜蛋花汤,有蔬菜有蛋有肉,一切完美,她吃饭速度很快,吃完之后,将碗筷放入洗碗机里。

  她休息了半个小时,拿着手机玩了一会,接着换上运动服,去楼下跑了一圈上来洗澡,等她躺下要睡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她快速地闭上眼睛,明天有一个很重要的手术,她必须保持体力,好好休息。

  ◎◎◎

  司宇脸色阴沉地开完了会,走回办公室,办公桌上放着一份资料,是有关她的。

  一想到她,他心里就排山倒海地翻腾,想到他全心全意喜欢的女人最后为了读书抛弃他,他真的很恼火。

  但最令他恼火的还不是这一点,而是他冲动地提出分手,她答应了,接着快速地将他们之间的联络方式全部斩断,最后她连出国时间也不告诉他,将他们之间断得干干净净。

  他那时候后悔,想挽回,都没有办法了,因为她连一个反悔的机会也不给他,比起他来,她真的是冷静过了头,理性果断的可怕。

  一想到她,他就想喊她一声妖女!比武侠小说里的魔教妖女还要可怕,让他对她死心塌地,还不许他有一丝挣扎!

  最可怕的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放不下她,当他看到她的那一眼,他心里最深处的某一地方又在蠢蠢欲动了。

  他磨磨牙,努力地控制着冲动,警告自己不要再做傻事,她就是一个没天良的女生。

  他木着脸,对自己心理暗示了好几遍,做了一个深呼吸,平复了心情,按下了内线,「陈助理,进来一下。」

  「是。」

  陈助理敲了敲门,走了进来,「老板,有什么吩咐?」

  「这份资料用碎纸机碎掉。」

  「好。」陈助理拿了过来,见司宇没什么另外的吩咐,安静地出去了。

  司宇拿出前几日设计的图纸重新修改,他没有继承家业,家中有哥哥,他作为小的,从小就是混世恶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大学时选了珠宝设计,毕业之后开了一个小公司,从事珠宝行业。

  他拿着画笔,慢慢地修改,其实他做这一行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曾经浪漫地想将世界上最美珠宝捧到她的面前,咔嚓!画笔被他捏坏了。

  妈呀,又想到那个妖女了,这日子没法子过了!

  他面无表情地换了一只画笔,深吸一口气,不准再想她了!

  ◎◎◎

  孟慧慧拿下口罩,走出手术室,对着家属道:「手术很成功,接下来还要观察一段时间。」

  「谢谢医生!」家属激动地道谢。

  「不用客气。」她淡淡地说,说完之后便回办公室休息一会,一连几个小时下来,精神高度集中,有点疲惫。

  坐在椅子上,她端起桌上的杯子,先喝了一口水,眉头一皱,水凉了,虽说她在美国生活了七八年,可她还是没有养成和美国人一样喝冷水的习惯。

  她将杯子放下,她现在需要热呼呼的水以及甜食,她有轻微的低血糖,她拉开抽屉,找到巧克力,放在嘴里,甜甜的味道融化在嘴里。

  她又找到了保温杯,里面是枸杞水,她倒了一杯出来,热呼呼地直冒热气,先放着凉一会,她拿出本子,记录今天的手术状况。

  写到一半,她喝了一口枸杞水,接着继续写,写完之后,她起身去医院的餐厅吃了饭。已经下午三点了,因为医生护士的工作特性,餐厅二十四小时都提供食物。

  回来之后,她看了看时间,准备休息一下,结果手机响了,「喂,妈?」

  「今天忙不忙啊?」孟母在那头问。

  孟慧慧应了一声,「还好,今天就一个手术,不用看诊。」

  「那你晚上就回家吃饭,妈今天做麻油鸡给你吃。」

  孟慧慧皱眉,「不要,我不喜欢吃。」

  「对女生好,傻瓜,好了好了,我挂了。」孟母说完挂了电话。

  孟慧慧吐了吐舌头,将手机放在一旁,趴在桌上休息一会,回家倒是没什么,就是怕回家听父母唠叨婚姻大事。

  所以她才一个人住,免得每天听他们说这些事,结婚吗?她并不着急,遇到了合适就结,没遇到合适的不结,她并不是一定觉得要结婚才会有幸福的人。

  想着想着,她开始想到了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司宇做他的女朋友。

  她是一个读书很优秀的人,在她有意识开始,她就是别人家的小孩,那个很优秀很优秀的别人家的小孩,是其他小孩羡慕的对象。

  她的父母从小教导她做人要善良、有礼貌、要自律,所以在别的小孩因为贪玩不做功课的时候,她可以控制自己先完成功课再去玩。

  所以,在遇到司宇之前,她的人生就好像是已经规划好了,一条直线走到底那种。

  唯一的意外就是遇上了司宇这一条岔路。

  她不知道司宇为什么喜欢她,他那时候追她追得很疯狂,她在那个年纪时也有了好奇心,男女朋友是怎么样的,怀着这样的疑惑,她答应了。

  但她丝毫没有作人家女朋友的自觉性,她照旧看书、念书,做她自己喜欢的事情。

  挺有趣的一点就是当他陪着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明明很不想,却还是会陪着她。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笨小孩,只有不努力的人,他的念书成绩进步了,他也会提出要求。

  例如两人一起去游乐园玩,这次成绩比上次好一点,他就会提一个要求,这些要求很简单,就是简单的约会。

  她答应了,甚至很好奇,如果他的成绩比之前退步了怎么办?但神奇的一点就在于他一直保持着成绩缓慢提高的进度。

  一个人能控制他自己的考试成绩,这个人一定不是一个蠢蛋。她很庆幸,她的初恋不是一个蠢蛋。

  但这个蠢蛋做了一件蠢事,在她决定出国的时候,他问她,读书和他,她选哪一个。

  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选了读书,他当时的脸阴沉得如雷雨天,乌云密布,雷鸣轰轰,雨水湍急中带着愤怒。

  她现在还记得他那时的神情,愤怒之中带着悲伤,像一头绝望的野兽,在愤怒之中释放着他的悲伤。

  以至于后来离开台湾之前,她的心情也一直不是很好,好几次作梦都会做到他那副样子,最后她干脆地将他的联络方式全部删除,将他送的东西全部锁进了铁盒里,放在床底下生灰尘。

  她终于体会到了情绪不稳的感受,她并不喜欢这样,所以后来她就没有谈过恋爱了,她试过了一次,已经不好奇了。

  谈恋爱也没什么,就是这样吧,还会影响人的心情,她不想再尝试。

  到了下班的时间,孟慧慧换了衣服,背着包离开了医院,开车往家里去,去吃她妈做的爱心晚饭。

  ◎◎◎

  一个小时后,孟慧慧黑着脸从家里走了出来,脚步极快,没走几步,手机响了,是孟母,「慧慧,你怎么这么没礼貌,把客人……」

  「相亲都相到家里了,妈,这一次就算了,你下次还这样的话,我不回家了。」

  孟母生气中带着一丝心虚,「你说什么顺其自然,那我邀请人家到家里,一起吃晚饭……」

  「顺其自然不是这样用的,妈……」孟慧慧揉了揉头,「你这样做简直就是逼婚,逼着我相亲,逼着我结婚,你真的太过分了。」

  「我还不是为了你!」

  「我知道你和爸爸很担心我结婚的问题,可问题是,结婚了也有可能会离婚,你们要操心的事情多得是,不如什么都不用操心,好吗?」孟慧慧语气微重地说。

  「你!」

  手机被孟父拿了过来,孟父斯文地说:「慧慧,你妈的性格你也知道,不要生气了。」

  「爸,你管一管你的老婆。」

  「好好好。」孟父答应道。

  「爸,我再说一次,如果遇到适合的人,我会结婚,但前提不是被你们逼着。」孟慧慧重申道。

  「好,我知道了。」

  孟慧慧对着好脾气的孟父不知道说什么了,「那我挂了。」

  「路上小心一些。」

  「嗯。」

  孟慧慧挂了电话,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是没想到她妈让她回家,居然是跟一个陌生男生一起吃饭,气氛太尴尬了,她匆匆吃完了饭,找了一个藉口就走了。

  真不知道她妈妈这么奇特的想法是怎么来的,她真的是小看了一个渴望女儿结婚的中年太太的可怕。

  孟慧慧把手机放在包里,刚走到外面的路上,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暗骂了一句,台北真的是太小了!

  那人倚在墙边,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儿,对着她笑,「怎么了?被催婚了?」

  孟慧慧真想将包包往他的脸上丢,「说得好像你不会被催婚一样。」

  司宇的脸色一僵,悠闲的面具裂开了,孟慧慧摇摇头,这个幼稚鬼,她转身往停车的地方走。

  司宇跟了上来,他的腿长,走一步是她的两步,她走得快了,他依旧走得很自在,她索性也慢慢地走。

  他跟在她身后就像甩不掉似的,她停下来,看向他,「这么巧?同路?」

  他舌尖轻弹了口腔,「不巧,不是同路。」坏坏地笑着,「我是跟着你走。」插在裤袋里的手却是握得紧紧的。

  他心里很不想跟着她走的,可脚好像不是自己的,她一动,他就跟着走了,白天还暗自发誓绝对不会再想她,结果出来买晚饭碰到了她,他直接就被她勾走了。

  「你有什么事?」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她严肃的样子就像那种嫁不出的老修女,可是她长得白白净净的,很讨人喜欢,她穿着白大袍的时候,更是多了一抹禁欲感,宛若神圣不可亵渎的圣女。

  总之,无论她什么模样,对他都很有吸引力,他真的是吃了她下的毒,才会这么变态。

  「要不要一起吃宵夜?」他问。

  孟慧慧想了想,如果她长期待在台北的话,免不了会碰到他,如果次次都要针锋相对,那真的太烦人了。

  「好。」

  司宇很惊讶她会同意跟他一起宵夜,最后两人一起去了附近的一间居酒屋,选了一个隐蔽的角落位置,两人坐下点了食物。

  孟慧慧一言难尽地看着他,司宇点完了菜,注意到她的眼神,「怎么了?」

  「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他点菜的时候并未问过她,但却都是她喜欢吃的。

  她其实很奇怪,司宇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这么长情,他不该在他们分手之后谈恋爱,沉浸其中,不亦乐乎吗?

  她想了一下那个场景,嗯,应该就和古代帝王那种差不多,美人在怀,左拥右抱。

  司宇皮笑肉不笑地说:「这么巧,你喜欢吃的和我喜欢吃的一样。」

  孟慧慧皱眉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他以前的口味是什么,于是她松开紧皱的眉,淡定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哦。」

  巧个头!她根本不知道他喜欢的口味,而他呢,被她荼毒得养成跟她喜欢一样的口味。

  他深吸一口气,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一种自作自受,痛并快乐。

  孟慧慧心中释然,原来不是他长情,只是碰巧口味相似而已。

  司宇喝了一口茶,微微冷静,「你没有男朋友?」

  「没有。」

  司宇挑了挑眉,「在美国没找到?」听说不少人去了国外,生活很多彩多姿,不是忙着玩耍,就是忙着交男女朋友谈恋爱,不务正业,不好好念书……越想,他的牙咬得越紧了。

  孟慧慧轻轻地说:「没有,读医科很忙,没时间。」

  司宇松了一口气,看来她还是原来那个小书呆子,根本不懂得什么叫享受生活,就喜欢遨游在书海之中。

  真想不通,书,有什么意思!

  孟慧慧又补充了一句,「自从跟你谈过恋爱之后,我深刻地意识了一件事情。」

  司宇瞬间提起精神,是不是觉得他很好,任由她翱翔在书的世界,而且还小心翼翼地照顾她,经营他们的爱情世界……

  「我发现,我不适合谈恋爱。」

  「什么?」

  「谈恋爱很麻烦。」微顿,她道:「特别是遇上黏人的男朋友,而且男朋友又很脆弱小心眼的那种。」

  咻咻!无数的箭刺到他的胸口,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不好意思,请她说明白,谁是黏人又脆弱小心眼的前男友!

  他不承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_言情站 〗